置頂

NVIDIA創辦人暨執行長 黃仁勳 IC設計巨人如何面對狂風暴雨?

文 / 楊方儒    
2008-09-01
瀏覽數 36,600+
NVIDIA創辦人暨執行長 黃仁勳 IC設計巨人如何面對狂風暴雨?
Line分享 articlefont

身手矯捷的熊貓阿波,一個鷂子翻身大展功夫,對抗大反派殘豹!一招招絕妙出手,還有極具笑果的有趣橋段,讓全球愛看動畫電影的大小朋友,大呼過癮。

《功夫熊貓》票房迄今突破4億美元,不僅是《赤壁》的兩倍以上,更是夢工廠動畫(DreamWorks Animation SKG)繼《史瑞克》(Shrek)系列大成功後,再攀顛峰的年度鉅作,但極少有人知道,夢工廠動畫這些風靡國際的動畫電影,隱身幕後的關鍵推手,是NVIDIA。

繪圖效果強 動畫界強力擁戴

NVIDIA是世界第二大IC設計公司,也是首大繪圖晶片業者,全球桌上型與筆記型電腦,內建NVIDIA繪圖晶片比例分別高達61%、63%。

NVIDIA不只滿足了你我玩線上遊戲、電腦處理圖形的基本需求,更在夢工廠動畫洛杉磯總部的大批工作站伺服器裡,突破先進的繪圖效果。

「你們開發出什麼新的科技玩意,就趕快拿來吧!」夢工廠動畫執行長凱森柏格(Jeffrey Katzenberg)總是這樣對扮演軍火商的NVIDIA說,「因為我們的科技飢渴度真的非常高。」

仔細一點看,阿波黑白相間的每一根細微毛髮,隨著他的身手律動,一根根都會隨風飛揚!對比2001年推出的《史瑞克》,片中白馬王子(Princes Charming)愛甩頭髮的招牌動作,在動畫技術的進步下,現在看來就顯得僵硬且不自然。

在暑假檔期與《功夫熊貓》對決的,是迪士尼皮克斯(Disney Pixar)出品的《瓦力》(Wall.e),同樣靠著NVIDIA的繪圖晶片,塑造出極具未來感的環境,以及純情機器人打掃家園的每一個精細動作。

美國動畫電影雙雄,都是NVIDIA的死忠擁護者,讓創辦人暨執行長黃仁勳笑得開懷,豪氣地說,「這世界每一部動畫電影,都少不了我們的貢獻!」

產品引熱潮 經營卻臨最低潮

只不過,在阿波與瓦力狂掃大小影迷的同時,NVIDIA與黃仁勳卻陷入近五年來最大的低潮。

股價會說話!NVIDIA股價從去年底的40美元,直落至10美元上下,可說是腰斬再腰斬。

首先傳出的是,NVIDIA大批繪圖晶片品質出現問題,甚至無法賣到市面上!回收總金額達1.96億美元,相當於60億台幣,可以買下超過30戶帝寶豪宅。繪圖晶片供應鏈上,晶圓代工供應商台積電股價首先因此被摜至跌停板,日月光等封裝測試廠也都不好過,因為後續賠償責任歸屬問題尚未談定。

緊接著NVIDIA第二季財務數字大壞,由市場預期的14億美元劇降至8.9億美元,上半年每股僅賺進0.09美元,幾近虧損邊緣。

還有記憶體廠商Rambus控告NVIDIA涉嫌侵犯十多項專利,每天都有律師與記者,緊纏著黃仁勳不放。

最為關鍵的是,全球半導體龍頭英特爾(Intel),宣示將在明年走進高階繪圖晶片市場!英特爾市值是NVIDIA的20倍以上,這簡直是一場大衛對上巨人哥利亞的艱鉅聖戰。

回收晶片慘 他卻沒躲起來

這是NVIDIA最近的窘迫近況,但黃仁勳沒有退縮,更沒有躲了起來。

兩年前,黃仁勳在矽谷總部,與《遠見》越洋採訪團隊深談時,臉上滿是霸氣。當時,與NVIDIA在繪圖晶片領域長年捉對廝殺的ATI,剛被AMD(超微)買下,合併後內部陷入大調整,導致出貨不順、市占率節節敗落,NVIDIA趁勢大幅領先。

但兩年後,台籍背景的黃仁勳回到故鄉,再次接受《遠見》獨家專訪。談及巨額的瑕疵晶片回收,雖然穿著T恤、牛仔褲的他神情一派輕鬆,但確實能感受到他肩頭上的壓力,愈來愈重。

黃仁勳跟台灣始終密切,除了血緣關係外,NVIDIA繪圖晶片的上中下游供應鏈,有九成以上是台灣廠商,更不用說,NVIDIA不僅是台積電前三大客戶,他個人更與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情同父子。位在內湖的分公司最近正式落成,台積電總經理暨總執行長蔡力行,更從竹科總部驅車前來祝賀。

在外界眼中,瑕疵晶片代表著NVIDIA供應鏈出了問題,但最大的影響,還是NVIDIA在消費者與投資人心目中的印象,跌了大大一跤。

在黃仁勳口中,這是不需要解釋的錯誤,NVIDIA與供應商都必須要汲取教訓。

「我們的第二季表現,確實讓人失望!」黃仁勳也不諱言地談到業績的大幅滑落。

至於官司:「影響不大!」

至於與Rambus的智慧財產權官司,黃仁勳則雲淡風輕地笑說,Rambus早就不再做產品了,整個公司都是律師,變成了一家「授權公司」(loyalty company),「他們非常希望NVIDIA的產品能夠賣愈多愈好,能夠申訴的金額也愈高!」

的確,國際上的專利商戰愈來愈多,類似台商在德國CEBIT資訊展上公開被抓、宏碁被惠普(HP)控告侵犯專利的智權陷阱,現在也落在了NVIDIA身上,但大都在判決前就會和解或談好授權比例。在黃仁勳口中,同樣認為對NVIDIA營運影響性不大。

有自信 大方邀英特爾共舞

至於面對來勢洶洶的英特爾,明年將推出代號「Larrabee」高階繪圖晶片,準備與NVIDIA跟AMD決一死戰,但在黃仁勳眼裡,絲毫沒透露出一點懼色。

事實上,NVIDIA同樣有向上研發中央處理器的能力,繪圖晶片如今轉做資料處理的高速運算能力就是證明。只是要取得英特爾在x86架構的授權,還有是否真正要與英特爾全面開戰,都是縈繞黃仁勳心頭的大哉問。

兩家公司競合如此緊密,也因此每隔一、兩年,華爾街就會傳言:英特爾要併NVIDIA。

黃仁勳強調,NVIDIA面對英特爾與超微,不只是單純的競爭關係,一直以來,在不少技術上也都會攜手合作,是一種特殊的競合關係。「完全封鎖我們的Geforce繪圖晶片,對英特爾的使用者來說,也不是一件好事!」他微笑著分析。

現階段,NVIDIA在繪圖晶片的獨立地位,好比是文書處理軟體霸主Adobe與微軟、蘋果的關係,互相有競爭、又有合作!NVIDIA與英特爾,也總是你進我退、我退你進,好比是在跳一支精彩的雙人國標舞,全球吸睛指數一再破表。

的確,NVIDIA在今年6月,已經宣布推出代號「Tegra」的MID中央處理器,就被視為衝著英特爾來的。

英特爾一直把MID與UMPC這類螢幕4到6吋、強調隨時隨地隨身上網的掌上型便利裝置,視為下一波成長動力!主打「Atom」處理器,也希望通吃低價電腦與掌上裝置,自然不會讓NVIDIA在這嶄新市場坐大。

這就是英特爾與NVIDIA之間,剪不斷的競合淵源!誰能勝出,誰的晶片能夠價格低又效能好,消費者眼睛都是雪亮的。

今年,將是非常挑戰的一年!

回顧NVIDIA的成長,以營業額來說,已經從五年前的10億美元出頭,至去年躍升將近四倍,達到40.8億,僅次於高通的54.95億,比台灣首大IC設計業者聯發科還高出400億台幣以上。

NVIDIA前一波的低潮,是在2001年。當時,NVIDIA員工涉入內線交易案,接著還被美國證管會查帳,臉上頓失光彩,更驚悚的是,NVIDIA年初股價才創下歷史新高的70美元,但在不到十個月之內,只剩下7美元,市值更從110億美元,慘跌至10億美元,不到1∕10。

回想起2001年,黃仁勳直說,那時真是太糟糕、太糟糕了。言下之意是,現在NVIDIA面對的,只是一個小起伏。

「當然,今年是非常挑戰的一年!」黃仁勳也直言不諱地說,包括問題晶片、對手AMD趕了上來,以及全球整體經濟情勢的險峻,都是他為NVIDIA掌舵時,亟需一一跨越的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