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兩性擂台〉示弱的男子氣概

2008-07-01
瀏覽數 21,700+
兩性擂台〉示弱的男子氣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白領公司的經理人,可以向近海鑽油平台上的壯漢和粗工學些什麼?有件事不妨學學:不強調男子氣概的行為,也能交出亮麗的成績單。

這是我們在研究兩座鑽油平台上的生活後,得到的重要發現。

長達19個月的研究期間,我們花了好幾個星期和近海工人一起生活、吃飯、工作。

鑽油平台是骯髒、危險和吃力的工作場所,一向鼓勵勞工展現陽剛力氣、膽大氣壯和技術本領。但大約15年來,我們研究的鑽油平台,刻意揚棄拚命工作的壯漢文化,轉而營造這樣的環境:男人願意坦承犯錯,並探討焦慮、壓力或缺乏經驗,可能會如何造成錯誤;彼此公開表示讚美和感激;經常找人幫忙和幫忙別人。這些勞工從只顧證明自己的粗壯結實,轉而投入更大和更吸引人的目標:盡量提高同事的安全和福祉,以及有效執行工作。

這種轉變,需要對工作抱持新的態度,而這是由上而下推動的。

管理階層的想法是:如果不能揭露錯誤,然後從中學習,就無法保障安全,工作也不會有成效。員工體認到,要在可能危害生命的環境中改善安全和績效,就必須敞開心胸,接納挑戰他們原有假設的新資訊,而且做錯事情時必須坦承不諱。

使命感比力氣重要

他們的立場有這樣大的轉變,透露了兩件事:第一,他們展現男子氣概的行為當中,其實有很多是不必要的,甚至會妨礙他們把事情做好;第二,對於什麼是強而有力的領導,他們的觀念也要改變。他們發現,以前升到最高職位的人不見得精於改善安全和效能。相反地,最擅長做這些事的人,是身懷使命感的傢伙,他們關懷同事,擅長傾聽,也願意學習。

15年來,上述那些在工作實務、常規、認知和行為等方面的變革,在全公司各處推動實施。公司的事故率減低84%,生產力(生產桶數)、效率(每桶成本)和可靠度(機器有效利用時間)都上升,超越業界以前的標竿。

如果,像鑽油平台都能揚棄男性陽剛的理想典型,美國其他企業的男人或許也能跟進。

不少人研究過,從航空、製造,到高科技和法律等各行各業的環境中,展現男子氣概所付出的成本。研究結果顯示,男人試著證明他們的陽剛氣概,會干擾新進人員的培訓、決策品質打折扣、女性員工遭邊緣化、違反公民權利和人權,以及使男人疏忽了自己的健康、情緒和人際關係。

一般人總認為某些形象才算是有能力的人,但企業應該營造一些狀況,讓人專注在工作的真正要求上,而不是想符合那些刻板印象,如此一來,員工才能不受束縛地盡力做好工作。

蘿賓.伊莉(Robin J. Ely)哈佛商學院組織行為學教授。黛博拉.梅爾森(Debra Meyerson)史丹福大學教育與組織行為學副教授。

行銷新局〉今天放棄享樂,明天會後悔

▍原著∕艾納特.凱南、藍恩.吉維茲  翻譯∕羅耀宗

我們都曾懷著愧疚的心情享樂,平常做的決定,也往往受到內心深處的某種感覺左右:如果多工作、少玩樂,買必需品、不買奢侈品,多存錢、不要一時衝動亂花錢,才有美好的長遠未來。但這樣我們就會更快樂嗎?

我們的研究顯示,今天放棄享樂,日後會懊悔不已,而且,自我放縱即使短期內令人良心不安,但那種感覺會隨著時間而急劇消退。

我們發表在《消費者研究期刊》(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的一項研究,探討大學生對他們最近一次寒假做的事是否後悔,並請畢業校友回憶是否後悔40年前寒假的所作所為。後悔沒有在假期多花錢或多旅行的感覺與日俱增,而後悔沒有在假期工作、念書或存錢的感覺卻愈來愈淡。

隨著時間的流逝,曾經縱情享樂的人,對自己的選擇愈來愈不那麼內疚,而努力工作的人,失去生活樂趣的感覺卻愈來愈強。

過度抗拒縱情享樂的人,會因為太過有遠見,或是說「遠視症」(hyperopia)而傷害自己;這和典型的自我控制不佳問題相反。這種遠視症抑制了消費,既傷害自身的福祉,也傷害了企業行銷人員的業績。

不過,我們當然不主張鼓勵消費者沒想清楚就亂買東西,但行銷人員可以幫助顧客適當放縱自己,做出日後會感到欣慰的選擇。

奢侈一下的「遠見」

我們即將發表在《行銷研究期刊》(Journal of Marketing Research)的一項研究,要求57名消費者在前往購物中心前,先想想兩種可能性:購買一件昂貴的衣服,讓自己高興;或者買一件比較便宜的衣服,好把錢省下來買比較實用的東西。我們接著請其中一半的人,預測這兩件事中的哪一件,隔天會令他們最感後悔;並請另一半的人想想幾年後,對這兩種情況可能有的後悔感覺。

正如我們所料,預期隔天會後悔的人,傾向於購買比較實用的產品;想到較長遠未來會不會後悔的人,買比較享樂性的產品。

換句話說,短期內可能後悔的念頭,會使消費者表現傳統的節儉美德,想到長期會不會後悔的人,則願意奢侈一下。

根據我們的研究結果,奢侈產品和休閒服務的行銷人員,可以提醒消費者思考如果放棄眼前的享樂選擇,將來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比方說,旅行社可以請顧客深思:錯過這次全家度假旅遊的行程,一旦兒女長大離家,到時他們會怎麼想?

已故的美國麻州參議員保羅.桑加斯(Paul Tsongas)說:「沒人臨終時會說『但願這輩子待在辦公室的時間多一點』。」

艾納特.凱南(Anat Keinan)哈佛商學院企業管理學助理教授。藍恩.吉維茲(Ran Kivetz)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行銷學教授。

尖峰對談〉聰明人總是和聰明人在一起

▍原著∕傑佛瑞.瓊斯  翻譯∕羅耀宗

哈佛商學院正邁進第二個世紀,我們請商學院的商業史講座教授傑佛瑞.瓊斯(Geoffrey Jones)一面眺望未來,一面回顧過去,觀察全球商務。瓊斯質疑世界是平的說法,在本文中,他設想從100年後來看世界,仍對我們身處的現狀抱持著希望。他的談話摘要及編輯如下:

聰明人物以類聚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我們可以從近代商業史,看出全球化的趨勢未來會怎麼發展嗎?

傑佛瑞.瓊斯答(以下簡稱答):首先務必記住,關於全球化的預測總是不太可靠。19世紀時,每個人都認為,全球化會讓更多地方都創造財富。即使是馬克斯(Karl Marx)也抱持這種看法,他對英國將印度納為殖民地帶來的好處,雀躍萬分。結果並非如此。

許多人認為,現階段的全球化將為人類帶來很好的結果,因為在現代,知識和資本正跨越國界流動,所以這一次,全球化會更能夠散播財富。可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能斷定真是如此,除了印度和中國等地的確有一些成功的例子。

說也奇怪,我們現在擁有的技術應該能使知識快速散播開來,實際結果卻正好相反。知識和財富不只在地域上集中,也似乎會比1914年以前的世界更集中。而且現今的世界遠不如1914年以前的世界那麼「扁平」。

問:為什麼資訊的散播愈來愈容易,知識卻反而集中在某些地方?

答:不管資訊科技的功能變得有多強,知識和財富的散播和應用方式,最主要還是取決於人的鄰近程度。聰明人總是喜歡和其他的聰明人在一起。而且,他們希望有某種特定的政治、經濟、社會機制與文化環境。

李察.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在他著作中談創意人才群聚的方式,就探討了這個觀念。約翰.史立.布朗(John Seely Brown)和保羅.杜奎德(Paul Duguid)合寫的《資訊革命了什麼?》(The Social Life of Information,繁體中文版由先覺出版)一書也一樣。財富和知識會留在某些種類的人和機構達到關鍵數量(critical mass)的地方。以金融服務為例,數十年來的發展顯示,如果你想要參與這一行,最好待在倫敦或紐約,這兩個城市在金融業的重要性顯然有增無減。

問:但是從經濟面來說,國界不是比以前更容易穿透嗎?

答:絕對不是,和19世紀的全球經濟比起來,根本不是這樣。人們對原產地的觀感,也大大抑制財富的擴散。

即使你有很棒的新品牌或服務,卻在「錯誤的」地方產製或設立總公司,也會面臨很大的障礙。我正在研究化妝品業,有一點很清楚:任何人如果想在巴黎或紐約(也許還包括另外少數幾個有利的地點)以外的地方設立化妝品公司,一定會面臨很大的信譽問題。

當然,人們對一個國家擁有什麼能力的看法,可能會隨時間而改變,例如,戰後人們對日本製造能力的看法,和今天的看法就有很大的不同,但這得花上幾10年的光陰。大部分創業家沒辦法耗上50年,等待人們的態度改變。

西方稱霸地位不保?

問:你認為100年後的歷史學家,會認為今天的環境對未來商業發展有何影響?

答:我想,許多人會說,此時是中國與印度拉平與西方文明巨大落差的時刻。回顧1700年,西歐與印度、中國部分地區的生活水準、科技、所得,可能大致上相近。

姑且不論確切的起始點是什麼時候,總之,在工業革命之後,東西方的經濟開始出現鴻溝。結果出現了19世紀西方的帝國主義,後來更因為「美國世紀」的科技成就,進一步擴大西方的領先差距。印度和中國顯然正在崛起,成為製造和科技領域的強大力量。縱使它們的興起掀起一片熱潮,但財富的差距不會很快拉近,甚至還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才有可能拉近差距。但100年後呢?我們將看到,西方稱霸世界的時刻,只是歷史上閃爍的一個亮點,雖然重要,卻也短暫。

我想,未來的歷史學家也會說,我們這時終於瞭解:我們經營企業的方式不是長久之計,因為從經濟發展對環境的衝擊、資源分配不公平、未能保障和豐富人的生命,以及我們的所作所為大都是瑣碎小事等方面來看,都無法永續發展。我們希望100年後人們回顧現在的時候,會說:「那時候,他們終於懂了。」

本文出自 2008 / 07 月號

混種消費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