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追求中華民國「百年之夢」必先要在3月選對新總統

文 / 高希均    
2008-03-01
瀏覽數 25,200+
追求中華民國「百年之夢」必先要在3月選對新總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對歐美社會,2008年的三件大事是:全球經濟、美國大選與北京奧運。對台灣人民而言,只有一件大事:3月22日的總統大選。

(一)熱戰與冷戰之中

不論身在何處,也不論自稱是華人、中國人、台灣人、香港人、南京人、北京人……,我們的先人在1912年中華民國創立之時,曾有一個共同的夢:中國不能再貧窮與落後;不能再孱弱與愚昧;不能再受到列強割據與占領;不能再被欺侮與羞辱。

96年過去了。三年之後的2011年,就是中華民國誕生百年。描述近百年中國的滄桑,既難以開始,也難以收尾。百年來,在那漫天烽火的土地上,靠著千千萬萬炎黃子孫的血、淚、汗,建立了多難的共和國。「山窮水盡疑無路」中,有國家命運的顛簸起伏,有國家領土的喪失與收復,有經濟發展的倒退與起飛,有政治勢力的迫害與扭轉,有社會結構的解體與重建,有民主力量的萌芽與倒退。

百年來的中國,一直就徘徊在絕望與希望之中、毀滅與重生之中、熱戰與冷戰之中、衰敗與復甦之中、分裂與統一之中。進入2008年3月,台灣的總統大選出現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曙光。

(二)兩岸之間

1963年美國民權運動領袖馬丁.金恩(Martin L. King Jr.),在華府燠熱的8月,林肯紀念碑的廣場前,面對20多萬群眾發表了被認為是美國20世紀最動人的一篇演講:「I Have a Dream」。這個夢想是一個黑人與白人共享的自由、平等與正義的美國。(我當時是第四年的研究生,在黑白電視機前,看到他那沙啞有力的演講,深受感動。)

金恩不幸在1968年被暗殺,正是39歲盛年。但是他的夢想已經變成了美國人的夢想。非裔的歐巴馬正以後來居上之勢,角逐民主黨提名;甚至有可能當選為第一位非裔的美國總統。

做為中國人,什麼是中華民國的「百年之夢」?什麼是「我的夢想」?

「夢想」必須要落實到「現實」。誰也不會想到,2000年陳水扁當選為中華民國總統後,民進黨的八年執政的現實會糟到如此地步!令人嚮往的「民主、公義、本土」以及「反對特權」「反對威權」「反對貪污」等理念,完全淪為空中樓閣。

正因為如此,台灣錯失了八年。在全球化中,此刻陷入困境與險境。

在大陸,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後,誰也不會想到,不到20年的時間,中國經濟能如此快速地崛起。它推翻了傳統智慧中經濟成長的推理;它打破了人類歷史的發展紀錄;它居然替代了美國,變成了影響2008年全球經濟的火車頭。對台灣而言,大陸早已超越了兩岸三個重要經濟指標:

‧全球競爭力在2007年超越台灣(15名vs.18名)

‧外匯存底(1兆5000億美元vs.不到3000億美元)

‧八年來的平均經濟成長率(10%左右vs.4%左右)

令人難以理解的是:與台灣相比,大陸還是相對的貧乏與落後:少民主、少自由、少人權、少法治、少社會責任、少人才、少經驗、少文明。那麼,大陸經濟能飛騰,為什麼台灣經濟會下沉?最關鍵的一個因素是大陸的領導階層從江澤民到胡錦濤,都是以經濟民生與和諧社會為念;台灣民進黨的陳水扁則以操縱政治權力、挑撥意識型態為主。因此,在台商間流傳著時光錯置的對比:「台灣在搞文革,大陸在搞經濟。」

兩岸對照的教訓是:主政者操弄政治是台灣經濟下滑的瀉藥,更是台灣經濟發展的毒藥。在今年1月的立委選舉中,民進黨已得到了全面挫敗的後果。

(三)新總統的歷史性機會

3月22日台灣將選出一位新總統,他握有了一個歷史性機會。在他任內,會出現「百年國慶」。如我在上期本刊中指出:「擔任總統最先決條件:一身清廉、一心無私、一家乾淨、一黨自律、一府(總統府)規矩。」

除了「廉潔」這個最起碼條件,領導人更要有大格局的思惟、大開放的政策、大願景的落實、大作為的團隊。

唯有這樣,當中華民國在2011年慶祝百年國慶之時,我們將會擁有新的驕傲:中華民國終於擺脫了八年厄運中的貪腐、空轉、倒退、對立、分裂、僵持。

讓我們有信心的期盼:在新總統無私的領導下,正以前所未有的族群和諧、統獨休兵,朝野團結,不僅改善台灣經濟,也同時改善教育、文化、環保、健保、弱勢團體等重大生活品質議題。同樣重要的是:兩岸之間的直接往來與和平相處,已使戰爭的威脅消失。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人民終於享受到了民主、法治、正義、開放、繁榮、與和平;這也是中華民族百年來最輝煌的時刻。

更進一步,未來三年內如果兩岸化解了台海敵對,構建了世世代代的和平,誰說:兩岸領導人不能在建國百年之時,同時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兩岸最需要的就是和平使者。

這就是我這個生在江南、長在台灣、又在美國教書多年的「百年之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