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東京遊設計

文 / 楊瑪利、藍麗娟    
2007-07-01
瀏覽數 31,850+
東京遊設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全面更新城市

為無臉都市刻畫出人性與文化輪廓

若說中東的杜拜,是從一無所有的沙漠裡,無中生有興建起來的21世紀創意城市;那麼台灣人最熟悉的鄰國日本,首都東京,則正從一大片老舊都市景觀中,一點一滴,從點、到線、到面,大幅改頭換面,崛起為亞洲新興的創意城市。

最近去東京,不論走到哪裡,最常看見的字眼就是:「新」。

光2007前半年,東京就完成了三個新城市建設,每一個都吸引日本國內的眼光,還頻頻引起國際的重視。

新‧丸之內〉白天的金融華爾街,夜晚變時尚第五大街

4月27日,東京中央車站前的新丸之內大樓開幕,喜氣洋洋的紅色、充滿歡樂氣息的「新」字布旗四處飛揚。在地鐵車站通連新丸之內大樓的出入口,偌大的大廳裡,每一支樑柱的櫥窗都張揚著大紅色的「新」字海報,一眼望去竟有類似聖誕節的歡樂氣氛。

一走進大樓裡,木頭裝置的歐風大圓拱門首先吸引目光,商店裡販賣的東西,僅管是熟悉的衣服、鞋子等,但是裝潢、擺設均很有設計感,逛街的人潮更是絡繹不絕。

「這個區域原本像是東京的金融街、曼哈頓,下午過後、週末假日都沒人。現在平均每天有13萬人到這裡,紅的原因在哪裡?因為大家都想來看,這裡變商業街是什麼樣子,」帶著《遠見》記者走訪的三菱地所株式會社廣報部副主事石井隆弘說。

事實上,新丸之內大樓只是這個總面積約110公頃區域內的一個開發案而已。

自從1990年代末期,這個靠近「皇居」、約有100棟大樓的日本金融經濟心臟地帶,就開始進行日本人稱的「再構築計畫」(都市更新)。

而當地最大地主、在該區擁有30棟老舊大樓,甚至每天提供該區免費旅遊觀光巴士的百年企業——三菱地所,正是丸之內都市更新的帶動者。

石井隆弘說,丸之內的舊建築多數完成於1950~1960年代,當初規劃的概念、外觀均已過時。因此從1998年開始,三菱地所就在思考大幅翻新這個區域。「預計到2008年有六棟大樓重建完成;明年又進入第二期十年計畫,再改建六棟,我們會一棟一棟來做,」令石井隆弘興奮的是,今年9月將完工的新大樓內,將有國際知名的半島酒店(THE PENINSULA)進駐。

經過改造的新丸之內區域,都市慢慢恢復了生氣。過去假日、下午無人的都市中心,現在咖啡廳、商店林立,已成為工作、休憩舒適的空間。

新‧六本木〉Tokyo Midtown自信和風設計,日引10萬人朝聖

就在新丸之內大樓開幕之前的30天,在東京另一個精華區六本木,中城(Tokyo Midtown)經過七年規劃興建,終於面世。

中城是一個結合住、商、辦、遊、憩、文化的複合式開發。10公頃基地中,40%保留為綠地、附有四座美術設計館、132家商店,動員了美國知名的SOM建築設計事務所、日本知名的建築師安藤忠雄、青木淳、隈研吾等,一開幕就吸引了全日本最好的企業與商店進駐,比新丸之內大樓,更聲名大噪。

直到6月中、開幕兩個半月內,已經近800萬人次被吸引到該地購物、休憩,或者只是純粹參觀。

台灣的知名設計師姚仁祿就慕名中城,5月中旬特地去參觀。

在中城仔細踏過一遍後,姚仁祿有感而發地說:「過去十年日本景氣蕭條,但是我發現日本人沒有浪費時間。他們又站起來了,而且不是從原來的高度站起來,而是在21世紀的高度、21世紀的概念再站起來。」

什麼是21世紀的高度呢?姚仁祿認為,除了設計、創意、文化外,整個中城展示的「低調奢華」氛圍,最令他印象深刻,「低調奢華、或是素華,將在未來幾十年內慢慢取代奢華,成為主流。」

新‧美術館〉循環型都市縮影,素材納入新舊、人與自然元素

時間再早一點,今年1月底開幕的國立新美術館,也是國際矚目的建設案。

坐落在青山靈園森林區旁的國立新美術館,像是蓋在森林中的美術館,高大波浪型的玻璃帷幕外觀,由日本知名建築師黑川紀章設計,一下子就打開知名度。每天開館前一、兩個小時,就有人在大門口等著進場。

東京正在蛻變中。不只是在新大樓、新區域開發。老舊建築的重新復舊,也將是新東京風貌的元素之一。

就在5月31日,東京各大報紙均報導,1914年完工的東京車站,將預計花500億日圓(約新台幣130億元),全面恢復老火車站將近百年前的舊觀,也留住城市的記憶。

6月9日來台北演講,吸引3萬多人索票、只有1萬多人得以進場的安藤忠雄,被形容像是「萬人布道大會」「堪稱台灣有史以來最轟動的一場演講」。

安藤曾經形容,東京是個「二次世界大戰後大量興建、經濟效率掛帥、沒有任何歷史紀錄的無臉城市……,問題就出在,日本都市建造的過程中,明快的視覺感始終無法被顯現出來。」

過去作品集中在日本關西一帶的安藤,近幾年把力氣轉移到東京。在台北演講中,安藤提到,他希望把東京打造成為循環型都市,並以正在參與一個區域與學校的改建為例,「希望把電線桿地下化,增加綠地的空間;把操場綠化,讓小孩更有精神、更活潑。」

新.東京〉永續未來觀,連諾貝爾級建築師也深受影響

1990年代陷入景氣衰退的日本,經過長達11年的低潮後,終於從2002年2月起開始正成長超過60個月,至今維持每年約2%的成長率,被譽為日本二次大戰後景氣擴大期時間最長的一個階段。

就在日本景氣復甦的好消息中,日本首都東京,也正以嶄新面貌,迎接新的世紀來臨。

今年6月4日,在英國獲頒建築界諾貝爾獎——普立茲克獎(Th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的英國建築師李察.羅傑斯(Richard Rogers),以打造倫敦千禧巨蛋(Millennium Dome)、馬德里機場第四航站知名全球,但是從1990年代起,他關心的不只是獨棟建築物,而是更廣大的都市規劃,曾經多次發表對都市發展的看法,也被英國政府聘為城市規劃委員。

為什麼李察轉向注視城市計畫呢?

因為他覺得,大多數的人都住在城市裡,那是給人們快樂與希望的地方,「城市才是經濟的引擎,文化的基石。」

李察認為,未來的都市將不再像今天一樣,分區嚴格,反而會走向過去複合型態的城鎮風貌,「讓生活的、工作的、購物的、休閒的、娛樂的、學習的、文化的,都複合存在一個永續型的開發案裡,」在很多場演講中他提到。

這位新出爐的「諾貝爾」建築獎得主理想中的未來城市風貌,事實上正在東京落實中。

因為分析21世紀東京新面貌,除了建築重視創意設計外,也正朝向空間更人性、環境更講究、機能更多元、精神更富足、設計更和風等方向邁進。

【形】創意1∕外觀更進化

競豔.建築代言奢華精品

其實,這一波東京城市面貌翻新,是以一棟棟建築獨特的外觀開始的。濫觴正是從2001年初,歐洲奢華品牌大舉展開的旗艦店建築大競賽。

2001年,法國奢華名牌愛馬仕(HERMÈS)以1億3000萬美元的造價,聘請建築師倫佐.皮安諾(Renzo Piano)在東京銀座設計、打造一座由透明磚堆疊而成的旗艦店,從此,東京的城市面貌就開始進化。

愛馬仕的旗艦店驚醒了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PRADA等其他歐洲奢華名牌。

因為LV、PRADA等奢華名牌,日本消費實力幾乎占全世界的1∕4左右,這些總部設在歐洲的名牌明白,如果不加入這場旗艦店的建築競賽,就無法打贏這場搶奪日本消費者認同的心理戰。於是,它們紛紛跟進,聘請國際頂尖設計師,在東京的重要商圈銀座、青山、六本木耗費巨資搶建旗艦店。

表參道上精品比美,點線面網羅視覺焦點

2002年,青木淳設計的方格狀路易.威登旗艦店在表參道開幕;2003年,妹島和世與西澤立衛設計的克莉絲汀.迪奧(Dior)旗艦店在路易.威登旗艦店旁矗立;而PRADA聘請赫佐&莫諾(Herzog & de Meuron)設計的一個個玻璃菱形外觀組合而成的旗艦店,也在附近的南青山開幕。

2004年,伊東豐雄在LV旗艦店旁邊設計的TOD’’S表參道店也落成,搶眼的視覺令人不記得也難。今年初還有一群台灣伊東豐雄建築旅遊迷,組隊登上這棟建築,仔仔細細地拍照與欣賞一番。

從點到線到面,這一波奢華名牌旗艦店如雨後春筍般矗立在東京街頭,東京市的商業區變得既前衛、新潮又具設計感。

2003年,當六本木之丘開幕,開發商森集團要求店家的裝潢不能與其他地方相同,因此,路易.威登再度請建築師青木淳設計店面建築,而附近林立的精品品牌店建築也更加爭奇鬥豔。

融合新舊傳統,安藤手法打造表參道之丘

2006年,建築師安藤忠雄設計的表參道之丘開幕,更是將名牌與商場的建築競豔,推到最高峰。船艦般獨特的建築設計再度引爆國際性話題。

表參道之丘的基地面積1.2公頃,原本是1923年關東大地震後,由世界各地來的救援捐款金額而興建的同潤會出租公寓,後來因為老舊、阪神地震後住戶擔憂安全因素,改建的議題討論了10、20年後,最後才由森集團主導改建。

儘管如此,原本公寓兩旁樹木扶疏的景觀,早已經成為東京市民的記憶,因此,接下建築設計工作的安藤忠雄,為了要保留東京市民的記憶,又不希望建立高聳建築破壞行道樹景觀,因此只興建地上六層,四到六層是住宅,其餘用做商業空間,基地還保留一小部分的舊公寓以為紀念。

走進表參道之丘內部,挑空的天井,從天花板射下的光芒,仿照日照透過樹蔭進入公寓的氛圍,而天井周邊採用斜坡道設計,保留原本行走在公寓外面表參道上下坡的感覺。「你可以沿著斜坡從頂樓走到地下,好像走在表參道的感覺,」開發商森集團總合計畫統括部長稗田泰史說。

夜裡走出建築物,來到街道另一面,望向表參道之丘。定位為「媒體旗艦」(media ship)的它,燈光隨時變換,另有一番風味。

【合】創意2∕機能更多元

複合.貫通分區機能格局

就從一棟棟建築的設計講究起,近幾年來東京的都市規劃,也正走向機能多功能、複合的新時代。

日本最大、也是最老牌、超過百年企業的都市設計規劃公司日建設計,副社長安昌壽在東京總部內接受《遠見》訪問時就表示,曾經,東京市中心的老住宅林立,在1950年代以後的經濟起飛時期,紛紛改建為辦公大樓,愈來愈多人住到郊區;因此,東京從都心往郊區朝扁平化發展。

但是拜日本11年不景氣之賜,辦公室的需求沒這麼高,使得都心改建反而不蓋辦公室,而是蓋住宅 或是高級住宅混在辦公區域的情況出現。「在過去10~20年內,東京的市中心出現很多高級住宅,這在過去是沒有的,」安昌壽說。

「東京從扁平化朝向垂直化發展,新開發案具備多種機能,」最近半年來經常帶團到東京看建築的台灣東京建築專家、實踐大學建築系副教授李清志指出。

新規劃案的機能更多元,可以從21世紀前後陸續完工的開發案看出端倪。

配合人的步調,集住宅、商業與自然於一地

在1986年,森集團於六本木完成的都市更新案「Ark Hill」,因為率先引入集合辦公住宅、遍植綠色植栽,並在一樓引入商業機能,轟動一時。

21世紀之後,森集團耗費17年向500戶地主收購土地並規劃、興建,土地面積約11公頃的六本木之丘,則以更進化的「複合式」開發概念,更進一步引爆都市開發的新趨勢。

六本木之丘不僅具備Ark Hill的辦公與商業機能,還進化到嚴格保安的辦公室、出租公寓住宅與食、衣、住、行、育、樂等的生活需求,連配合上班族時間而延到晚上8點才閉館的森美術館,與24小時的多國語種書店的文化機能都具備了。

在六本木之丘這種多元機能的複合式開發區,上班族與住戶不需跨出11公頃的基地一步,就能滿足人類生活的各種面向。

結果,開幕之後,一年吸引4500萬人次到訪,成為觀光景點。「一開始也想不到會有這麼多人來這裡,」森集團稗田泰史對成效很滿意。

今年3月底開幕,日本有史以來最大宗國有土地開發案:中城,更是以「城中城」的格局,超越了六本木之丘的「複合式」開發格局。

李清志認為,所謂城中城,「意思就是,城市裡面的城市,在裡面,人類24小時生活所需,都能滿足:有公園、美術館、商店街、飯店、辦公室、住宅、地鐵、道路等主要交通機能。」

多元的機能,通暢的對外交通,連結、創造出全新的街道經驗。結果,中城的辦公區吸引了不少原本辦公室設在六本木之丘的企業入主,例如日本Yahoo!。而中城的購物商場與綠帶更是成為國際話題,每天都有觀光考察團特意來此考察、取經。

【境】創意3∕與環境共生

留白.讓出天際線與綠茵地

在複合式功能開發趨勢中,人在空間中的角色,也愈來愈受到重視。

例如綠化與行人休憩的空間,已經慢慢被保留下來了。

以東京車站前的新丸之內大樓為例,環繞大樓四周的人行道就有八公尺寬,是開發商三菱地所犧牲了商業辦公大樓空間而加寬的,行人可以自在徜徉,不再摩肩擦踵。

人行道上的路燈,可在燠熱夏天自動噴下細細水霧,目的是讓行人走過時,感覺一股涼意。

而為了讓行人走到這裡,沒有壓迫感,抬起頭仍可以看到遼闊天空,新丸之內大樓不僅一樓已經為了讓出人行道而內縮,從八樓以上還再內縮。

新丸之內的規劃也配合上班族的生活。比如,大樓內許多餐廳與日式居酒屋營業到半夜4點,就是為了配合熬夜加班的上班族。

為了鼓勵上班族建立新生活習慣,新丸之內還特別設置了一個企業人休息區(business lounge),設有無線上網、休息的空間,有座椅、有音樂,甚至設有沐浴、更衣區,只要是大樓的租戶, 都可以自由使用。

「這一區就在皇居旁,很多人一大早會去皇居附近運動、跑步,就可以先到這裡來洗澡,再去上班,」三菱地所廣報部副主事石井弘一說,他們希望打造蘊含各種可能性的都市(ABLE CITY),掌握舒適(Amenity)、商業(Business)、生活∕活力(Life)與環境(Environment)四個宗旨,並從機能、環境與景觀三方面著手。

響應全球暖化,用綠意隱藏人造建築

整個東京的新建築,也一個個都講究環境與永續。以新丸之內區為例,就十分凸顯對人的價值與生態環境的重視。

三菱地所都市計畫事業室副室長井上成的工作,就是從環境的角度來提供新開發案的規劃參考。

他坐在一個桌面前,用手指觸動桌面,原來,桌面竟是一個觸控式螢幕,可以應使用者的指示,呈現出日本或是東京都在10萬年前、1400年前、過去10年、甚至是現在的樣貌。

而且,根據指示,甚至能呈現過去十年來東京溫度上升的情形,與全球暖化的狀態相比對。令人歎為觀止。

研發此一設備的三菱地所都市計畫事業室環境部研究員近江哲也指出,「儘管三菱只是一個建設公司,也希望從自身做起,為改善全球暖化貢獻一點心力。」

擔任三井不動產的中城開發案總括規劃的日建設計副社長安昌壽指出,「環境、省能源是所有東京新建築中都很重要的元素,不論在環境、工程,不管是室內照明、水、電梯,都很重視。」

他從日建總部的會議室起身,來到落地窗前,指著窗外看似一般窗簾的葉片說:「這些竹片窗簾擋在建築物外面,會自動感測陽光,自動調整角度來遮陽。在太陽熱氣還未進到屋子之前就已經擋掉了熱氣。所以,這棟大樓好像戴了太陽眼鏡一樣。」他還不忘加上一句,現在每棟樓都要這樣重視環保,例如他所在的總部大樓,只有四個停車位,「連我都坐地鐵上班,上班時間出門洽公才坐公務車。」

【力】創意4∕凝聚社區文化

和風.21世紀城市新美學

過去的東京,開發案一味強調經濟與商業,以購物與辦公為主;但是進入21世紀,東京的開發案已經將文化、藝術與創意、設計,做為開發主軸。

撮合六本木共識,上班族也能享受農家樂

規劃於1990年代的六本木之丘,一開始就想得很清楚,要做「東京的文化中心」。

森集團創辦人森稔的使命,就是要改變日本上班族的生活方式,讓他們在工作之後也能享有足夠的休閒與精神生活,於是,森集團創辦了森美術館,晚上8點才閉館,讓上班族都有機會補充精神食糧。

六本木之丘有別於其他都市更新案的,就是社區文化。

稗田泰史翻出活動照片集解釋,六本木之丘興建之後,許多當初的地主還住在這裡,考量完工後繼續凝聚社區共識,於是,森集團舉辦很多社區文化活動,比如在屋頂種水稻,每到插秧季節就請住戶一起來插秧,秋天一起收割,平日則在廣場一起打太極拳,所以社區意識很強。「在地居民很多,對這裡的感情很濃,」稗田泰史說。

以城中之城為代表,體現新日本精神

六本木之丘以文化中心的開發概念一炮而紅,今年開幕的中城雖然另闢蹊徑,主打設計,卻容納更多能使人精神富足的設施。

事實上,中城所以成為日本最熱話題,還因為其回歸日本傳統文化,挖掘新日本精神的設計取向。

走在中城,隨處可見開發商三井不動產強調的和風設計。從回歸土、風、石頭、木頭等自然素材,加上大樓外觀貼的日本細木條外型、商場天花板貼的和紙,取傳統寺廟大門意向而設計的商場大門等。

「從中城的建築與店面可以看到,日本從自己的文化根源去尋找向上再起的力量,」今年常常遊東京的姚仁祿觀察。

身為日本最大都市規劃公司,日建設計幾乎參與東京都內最多的開發案。副社長安昌壽說,前首相小泉任內推動全日本都市更新,想藉此復甦日本景氣,指定全日本63個區域為「都市再生緊急準備地域」,預期帶動日本民間12兆日圓(約新台幣3.12兆元)直接投資,與23兆日圓(約新台幣5.98兆元)的經濟產值。

這些案子正有40%的土地面積集中在東京。帶著訪客走到一樓大廳,牆壁上展示著大幅都市規劃圖前,安昌壽感受到,「東京已經展現信心,要從日本的中心,變成亞洲的中心,再蛻變為世界的中心。」

經濟復甦中的日本,正在大張旗鼓,高舉21世紀城市新美學。這一次,它要世界不只看到它的經濟力,還要看的見它的文化力、創造力、與設計力。而這些正是新世紀最新的競爭利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