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設計實務第1名〉實踐設計學院 眾望所歸,設計圈喻為哈佛

文 / 楊方儒    
2007-01-01
瀏覽數 53,550+
設計實務第1名〉實踐設計學院 眾望所歸,設計圈喻為哈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實踐大學設計學院院長安郁茜總訴苦說:在教育部大學評鑑中,實踐的設計學院,總是最後一名。

雖然不是真的墊底,但官方對實踐的「意見」,一直很多。實踐設計學院共48名專任老師,有博士學位的,用十隻手指頭都數得出來,教授級師資更少得可憐,連安郁茜自己都只是碩士、副教授資歷。更不用提,實踐的實務導向,在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科學引文索引)上吃了大虧,研究分數只能掛蛋。

不過,在《遠見》全國大學設計科系排行調查中,實踐大學,卻是設計實務圈子裡,眾望所歸的第一名。

從結合理論與實務、跨領域課程、設計技能,到學生獨立判斷力與師資陣容,在台灣這群設計達人眼中,實踐在15個項目,樣樣奪得壓倒性冠軍,是績優狀元。業界眼中的第一名與教育部評鑑的差距也太大了。

從前新娘學校,現為高度自由創意環境

走進實踐設計學院大樓,日本清水模建築,低調簡約,偌大前廳,經常展示學生作品,有大型裝置藝術,也有極端鮮豔的後現代設計。特別聘請知名建築師姚仁喜設計的大樓,摒棄了傳統校園必備的高大校門與封閉圍牆,挑高的開放空間中,創意似乎就在之間遊走。

這是台北一個自由度極高、充滿打拚能量的地方,學生從不死氣沈沈。

凌晨3點,工作室裡,沙發上剛倒了一個男學生,正呼呼大睡。旁邊的個人工作桌旁,一排20出頭的學生,仍跟一堆鐵線、布條奮戰著。

一眼望去,數百幅塗抹再三的設計草圖,一張張認真的紅潤臉龐,這間近200坪的寬敞工作室,是100多個工設系學生的求學重心。不論忙或不忙,他們可以兩三天全「住」在這裡,吃喝拉撒都不回家,讓創意空氣中帶著刺鼻酸味。

設計學院現有四系兩所,1900名學生,同樣規模大的工作室,在這棟建築裡,還有四、五間。

實踐大學的前身是由曾任副總統與省主席的國民黨大老謝東閔,在1958年創辦的「實踐家專」。在1997年改制為大學前,台灣社會對這所五專的刻板印象一直是:上些輕鬆家政課的新娘學校。

縱使是升格大學後,考上實踐,仍不是件光彩的事。「我爸朋友的小孩,都是台大、政大,每次長輩問我讀什麼學校,我都想挖個地洞鑽進去!」一位1979年生的企業家第二代說,在學時,他從不主動跟人提自己念實踐。

12年拿下500獎,就是拿不到5年500億

然而,近年台灣人對實踐的觀感,已完全顛覆。

「我媽有一次打麻將時,聽到一個老朋友的兒子說,實踐是台灣設計學校裡的哈佛,把她樂死了!」從小是父母眼中的叛逆女兒、實踐時尚與媒體設計研究所所長曲家瑞,笑說難得在家裡受到肯定。

外界對實踐的形象大翻轉,原因就在於12年前成立的設計學院,已經得到愈來愈多的肯定。實踐設計學院學生,在國內外總共得了大大小小近500個獎,在安郁茜口中,得獎已是家常便飯。

但是在主流教育觀點裡,實踐的績效,是寫不出來的。這些獎狀、獎盃,換不到政府挹注資源、經費:整個學院一年辦公經費只有1萬元,不到國立大學學院的1%。

官方評鑑中,實踐總會在「其他」這一欄,填上學院裡滿滿的國內外得獎經歷。不過,附錄厚厚一本得獎作品集,評審委員沒辦法評、沒辦法看。

「頂尖大學有五年500億的特別預算,實踐連報名表都不用送,就知道得不到!」一位實踐教授玩笑話中帶著些許怨懟。

來念書的都是匪類,來教學的都是瘋子

沒有錢、沒有援,實踐如何成為台灣設計界的哈佛、耶魯?安郁茜的答案是,靠一群「匪類」。

挑染著一頭長直金髮、窄短T恤露出小蠻腰,剛滿40歲的曲家瑞,外表看不出年紀,是經典匪類。

她常帶一大群學生上夜店,觀察酒吧裡頭的人與空間,還曾帶著兩個男學生,環台訪問100多個檳榔西施,田野調查她們服裝穿著、家庭背景,甚至是初吻何時發生。

在好友、清庭創辦人石大宇口中,曲家瑞簡直就是個「瘋女人」。

不過,就靠這群幾近瘋狂、再另類不過的老師,帶著學生走上離經叛道、卻備受業界肯定的路。

包括謝大立、官政能、陸蓉之、阮慶岳、李清志、顏忠賢等一票創意圈的崢嶸人物,現在都是實踐的專任師資。他們的共同特質是,積極與業界接觸、頻繁出書、參與社會各領域運動,知名度都很高。

「我們還有一票30歲上下的年輕老師,看起來比學生還像學生,」安郁茜說,像是視覺傳達等新興實務課,業界所謂的重量級人物,可能都還不到30歲、也沒有碩士學位,實踐卻大膽晉用。

如果有博士前來應聘,設計學院評審團的第一個考量是,「有沒有把腦子念死了!」

另外,設計學院裡的兼任老師,有多是業界優秀人物,「紐約有數十所設計學校,台北只有這一間,實踐頭上的確有光環!」漢邦設計創意總監顧明德認為,有想法的學校非常稀少,業界的人只要有能力,都很樂意為有想法的學生上課。

只要對的學生,就是不要好的學生

外界常好奇,在大學志願排行中,實踐收的都是成績後段學生,如何能夠教出哈佛等級創意精英?

「我們只要對的學生,不要好的學生!」安郁茜答得直接。她還說,台灣的好學生,都是不可靠的。

安郁茜自己是美國賓州大學建築碩士,從小是長輩眼中的乖巧學生,但她回想起自己的人生,「值得回憶的,都是叛逆的故事。」於是,實踐塑造了一個叛逆中的創新環境。

「有一次選修人體素描,我記得第一次上課,模特兒就把衣服全脫光了!」一名實踐學生回憶,人體模特兒絲毫不扭捏,反倒是同學都嚇到了。

實踐畢業、剛從英國攻讀碩士學位返台的嵇文勤則說,實踐的學風真的非常活潑,「我相信,全世界絕對找不到一個學校有這麼多瘋子!」

阮慶岳目前擔任建築系副教授,就非常同意這樣的教育邏輯說,「我們是有意識地慢慢讓學生變瘋狂。」

如何做呢?第一步,老師們要求學生只要進了實踐設計大門,就要真誠面對自己。18歲新鮮人的第一件功課是:搞懂自己,面對自己。實踐鼓勵學生,不會就要說不會,懶惰就要承認懶惰,老師也習慣把問題都丟給學生回答。

實踐相信,真正非常有天分的學生可能只有5%,剩下的95%,要磨練成為創意人之前,態度、出發點一定要對。

要學生業精於嬉,至少當個有質感的人

招生時不考術科,實踐設計的教學特色還強調40%的人文課程。學生一學期必須閱讀一本經典書籍,每週上課討論,「有時候一學期也讀不完一本,」安郁茜說。

每學期安排的十多場大師講座、鼓勵學生出去旅遊、到海外當交換學生、研究台灣傳統的本地文化,也都是實踐設計教育創意的作法。老師們不僅鼓勵學生去自助旅行,也安排很多實務參訪機會。

2006年9月,實踐請來五位歐美建築師,帶著學生一起研究台灣本土的鬼月儀式,探討各種鬼神信仰論述,讓參與學生、老師,個個樂在其中。

2006年底,高鐵開放試乘,老師們千託萬請,讓上百位建築系大四學生從台北出發,坐到台中。中間抵達新竹,還特別安排設計車站的姚仁喜現場講解。這種機會,連國立大學建築系學生都羨慕。

「實踐今天的成就,不是偶然,」政大科技管理所教授李仁芳觀察,設計學院是一個優質的創新組織,有意識的累積創新基因與know-how(技術),不斷交流與傳承,「是一個重要的核心能力。」

李仁芳也認為,創造力的課程,必須「從玩中學」「業更精於嬉」,實踐做到了這一點。

現在,每年都有來自建中、北一女等各縣市明星高中的學生,以第一志願申請念實踐。實踐設計學院轉學、轉系錄取率,每年僅僅15%。

「從實踐校門走出去的學生,就算沒有成為一個好的設計師,但希望是一個有quality(質感)的人,」這幫匪類老師是如此期許著。

本文出自 2007 / 01 月號

創意是教出來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