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台資藉私募基金變身 政府擋金蟬照常脫殼

文 / 陳中興    
2007-01-01
瀏覽數 29,050+
台資藉私募基金變身 政府擋金蟬照常脫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近年來台灣金融圈最熱門的現象,無異就是私募基金風潮。

私募股權基金切入台灣市場並不算晚,但直到最近兩年,包括美商奇異資融(GE Capital)、新橋資本(Newbridge Capital)等私募股權基金大舉投資萬泰銀行、台新金控,私募股權基金才在台灣引發密集討論。

直到2006年11月,全球私募股權基金龍頭之一的美商凱雷集團(Carlyle Group)計畫斥資新台幣1700多億元買下台灣最大半導體封測廠日月光,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凱雷早在六年前就已買下台中地區有線電視系統台,並在今年獲利出場。

其實私募股權基金不只在台灣大肆購併,根據全球市調機構Dealogic統計,全球私募基金今年共收購939家美國公司,金額高達3600億美元,全球市場收購總金額更高達6280億美元,從電力、國防工業、鐵路、收費公路、高科技、食品、醫藥等公司,幾乎無所不買。

當私募基金襲來,台灣到底該如何因應?

以日月光為例,一旦獲主管機關裁准購併案,在股權完成移轉後,將立即自台股下市,同時馬上化身為外資企業,完全不受本國企業投資大陸不得逾淨值40%限制。

這種收購方式是台灣前所未有的,也從未看過像日月光這樣的大型上市公司會有下市的一天;私募股權基金對於資本市場、對銀行體系,乃至於「民族情感」上的衝擊,正方興未艾。

政府擋私募,金融用腳投票

也因此,政府已對私募股權基金起了戒心。

例如財政部長何志欽,2006年9月就宣示,在官股銀行公股釋出政策上,禁止私募股權基金單獨參與,私募基金若要參與承接官股,只能找國內金融機構一起合作。

除了財政部有動作外,金管會也企圖截斷私募基金的「金脈」。

金管會副主委張秀蓮宣示,私募股權基金在國內銀行體系籌資,借款成數不得逾60%。由於融資收購(leverage buyout),是私募股權基金從事購併活動的最重要手段,透過向銀行借錢,「自備1元,幾乎可做10元生意」,限制金脈等於限制了私募基金的活動力。

私募股權基金幾乎都以高倍財務槓桿進行購併,而台灣利率偏低,更使外國私募股權基金如魚得水;張秀蓮的宣示,無疑已掐住私募股權基金在台灣發展的咽喉。

然而,私募股權基金在台灣的發展,卻像星火般逐步燎原。

金管會前任委員金文悅說,國內有很多創投公司正轉型為私募股權基金。且國內金融人才也一波波往私募股權基金移動。例如前任ING安泰人壽大中華區總裁潘燊昌,即被美商凱雷董事長葛斯納當面挖角,到中國出掌凱雷所購併的太平洋保險公司管理委員會主席。

不止台灣,亞洲各國對於國際私募股權基金也充滿戒心:韓國立法明定,媒體等文化產業禁止外資投資;在中國,外國私募股權基金介入中國國企民營化,也遭到輿論極大壓力。

美台差異大,私募政商兩棲

除了因文化衝突所導致的反感外,私募股權基金總是在企業有經營危機時介入,如同趁人之危,因而被冠上「禿鷹資本家」的稱號。

「美國社會認為,一家企業就應該讓有能力的人來經營,和台灣文化有很大不同。他們認為,台灣的公司太便宜,可以買的標的太多,但考慮台灣的社會觀感,不能一次『吃』太多,」東森媒體集團總管理處副祕書長林健煉表示。

即使排除文化面與現實面的衝突性,部分國際私募基金深具政商背景,也是私募股權基金帶給市場不良觀感的來源之一。

就以美國凱雷集團為例來說,大部分的金融企業將總部設在紐約,但凱雷卻設在美國的政治中心華盛頓,自1987年成立至今,陸續網羅了歐洲、亞洲、美國等五名總統級的人物出任高階主管。

包括布希家族二代美國總統都直接或間接任職於凱雷集團;英國前首相梅傑(John Major)也在2002∼2005年間,擔任該集團歐洲分公司董事長;菲律賓前總統羅慕斯(Fidel Ramos)也曾是凱雷亞洲顧問之一;此外,流亡海外的泰國前總理塔信(Thaksin Shinawatra),上任前也曾是凱雷的公司董事之一。

私募不禿鷹,且心態很保守

不過,一位熟悉私募股權基金的國內執業律師說,大家都以為私募基金像禿鷹,專門從事高風險操作,其實剛好相反,「私募基金不是創投基金,私募基金的投資動作很大,但心態卻很保守,他們打的不是突擊戰,而是經過長時間觀察,密集溝通後,果決下手。」

以凱雷為例,資產總值逾469億美元,股東來自全球57國的1000名投資機構與個人投資者,主要股東仍以退休基金為主。

東森集團副祕書長林健煉說,「若今年EPS有5元,明年EPS只剩1元的公司他不要,反是今年3元、明年3元的公司他會要。」換句話說,獲利波動性太高的公司,並不是凱雷獵物。

雖然國際私募基金有很大比例,在低價收購後,對於公司營運並沒有多大幫助,但以台灣幾件私募股權基金參與投資的案例來看,似乎對於被投資公司的營運管理,頗有建樹。

以萬泰銀行為例,2006年4月,奇異資融以90億台幣取得萬泰近25%股權,隨後,包括管理長、營運長、風控長、法務長及法律主管,均由奇異指派,且奇異將旗下車貸部門,與萬泰車貸部門合併。

萬泰銀行副總經理施坤良說,憑著奇異在消費金融方面的成功經驗,萬泰車貸餘額可望由合併初期的10億元左右,大幅彈升到200億元,並躋身國內車貸市場前三大。

台新金控的例子也很明顯,在新橋資本、野村證券入股後,台新金控9月1日起,聘請前麥肯錫董事總經理計葵生擔任營運長,接著在11月份再接下台新金控總經理,加速台新金控整頓消費金融的腳步。

台新金控前監察人吳統雄表示,新橋資本進入台新金控是要讓台新的價值重新發揮出來,他們打的是長期戰,預計七年後要獲利一倍。

私募專業高,尊重在地經營

「除了財務報表之外,他們完全尊重在地經營者,絕不會動到人事,他們發揮公司監管能力的唯一場域就是董事會,他們要的席次不必多,只要能掌握公司真實的經營狀況就可以了,他們唯一的要求就是財務管理必須達成他們的標準,」林健煉說。

這類能「看透」產業的國際私募股權基金,顯然專業程度超乎想像,以凱雷為例,整個集團包括基層事務人員在內,用人數僅僅390人,卻管理著高達469億美元資產;其中有160人是企管碩士、28人是法學碩士,還有12名博士。

類似凱雷這種集合人才、錢財、權力於一身的「巨鱷」,正一波一波前進台灣,可能協助台灣產業升級,但也可能產生衝擊,就如同面對中國的崛起。國際私募股權基金大舉來台,究竟是利多還是利空,完全看台灣如何去因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