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讀者回響

文 /    
1988-12-15
瀏覽數 6,700+
讀者回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邊際人的悲哀與期待

身為一個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外省人第二代,我被本期遠見主題深深打動。

自小,課本上告訴我們海那邊的「秋海棠」才是其正的祖國;實際上哺育我們的卻是海這邊的「蕃薯」,我不知道該向誰認同,我覺得自己是個邊際人。

過去一年來,剛聽到有關大陸「繞了四十年,仍舊一場空」的消息,我對那片孕育父母親的土地的憧憬徹底幻滅。覺得生活在台灣真是非常幸運的事。

漸漸的我發現,就是因為付出了沉痛的代價,大陸知識分子才產生了一股「捨我其誰」的使命感。反觀我們這單幸運的、在台灣接受完整教育的年輕人,大部分只關心「賺錢」、「成名」,顯得小家子氣,讓我覺得生活在台灣真悲哀。我仍然是一個邊際人。

相信不少人,包括貴刊編輯在內,都和我有同樣的心情,怎麼把海峽兩岸這一代中國人,由被歷史播弄的邊陲導引到創造歷史的核心,是我對遠見雜誌至殷的期待。

台北 劉啟先

「河殤」座談的省思

我好久沒聽到這樣深沈摯情的言語,我們終不孤獨的,雖然身處這功利彌漫的社會,仍然時有令人激賞的心靈,教人落淚的聲音、教人教佩的情操。「河殤」研討會後,我覺得必須聲援。

我們回頭看一下,台灣,似乎病了!一片囂亂,滿城投機、遍地失性,走下坡嗎?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