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國如何整頓銀行?

文 / 華而誠    
2006-06-22
瀏覽數 17,900+
中國如何整頓銀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西方關於中國經濟的預言中,常認為中國銀行體系即將崩潰,而一旦銀行崩潰,將對中國經濟帶來嚴重後果。

如果真是如此,為什麼所有西方的主要銀行突然蜂擁至中國,搶著要與中國銀行合作?為什麼走資本主義道路的西方銀行家,會抱持相反的見解,認為中國銀行比預料中更有價值?

儘管銀行的未來表現仍是未知數,但西方銀行之所以勇於投資中國銀行,也許因為他們看上的是活躍的中國經濟,而非中國銀行本身。

因為,中國經濟快速的成長,已為銀行商業化的改革提供了良好環境。

其次,中國政府以謹慎的策略來重新建構、整頓國有銀行。雖然評論中國銀行改革的結果,目前來說還嫌太早,但銀行改革的美好遠景仍吸引西方銀行家來敲中國大門。

尋找戰略性投資者

中國銀行的脆弱體質,經常是西方資深觀察家最關心的議題。中國銀行常被認為將無可避免地爆發危機,並導致一連串後遺症,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即使是沒有偏見的世界銀行(World Bank),也曾表示脆弱的銀行系統是中國經濟的罩門。然而,至少到目前為止,中國銀行改革者很能取信於西方資本派的銀行家,說服他們投資中國銀行,可以取得豐碩成果。至今,中國「四大銀行」裡,有三家已經與頂尖的西方銀行家組成策略聯盟,一些較小型的都市、區域銀行也正這麼做。

中國對外資銀行感興趣,並不全然因為它們雄厚的財力,而是它們現代商業銀行的管理知識與經驗。中國也希望借由外銀的加入來分散中國銀行國有獨資的股權結構,以增強銀行的公司治理。此外,這也能讓國際資本市場認為中國銀行的改革,的確可以禁得起現實市場的嚴格檢驗,以此幫助重組後的中國銀行在市場上籌措資金。所以,中國銀行正在尋找「戰略性投資者」(strategic investors)。

中國第三大銀行——中國建設銀行,率先於2005年與美國第二大銀行的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Corporation),達成協議。後者投資25億美元購買約9%的股權,並取得一席董事——依中國規定,外資最大股權投資可達19%。

同時,美國銀行將對建設銀行在公司治理、風險管理、信用卡及信息技術等多個領域提供「戰略性」協助。新加坡投資公司淡馬錫(Temasek)也投資了約5%,但純屬財務性投資。中國第二大銀行——中國銀行引入的戰略投資者包括蘇格蘭皇家銀行集團(Royal Bank of Scotland Group PLC)瑞士聯合銀行(UBS AG)。

中國第一大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亦於2006年元月引入高盛(Goldman Sachs)、安聯(Allianz)、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三家戰略投資者,共計37.8億美元資金。此外,外資金融機構亦熱衷投資於規較小的城市銀行,比如北京、上海、南京的地方發展銀行,以迎接2006年中國銀行市場開放的新機會與挑戰。

目前國外銀行最多只能擁有中國銀行25%的股權,而無法影響其經營權。唯一的例外是新橋(NEWBRIDGE),以18%的股權,即掌控了深圳發展銀行的經營權。

全力營造希望,吸引投資

但是,中國如何能使頂尖的西方銀行相信,中國國有銀行並沒有這麼糟,反而還具有投資的希望呢?

首先,中國政府設定了一個明確的目標,就是以國際資本市場來檢驗銀行的改革成果。為了達成此目標,中國政府為銀行改革創造一個優良的外部環境,並提供足夠的資源與誘因。因此,以不斷推動市場經濟改革、持績擴大對外開放,來促進整體經濟的成長;一個繁榮的經濟就像上升的潮水,拉抬了所有的船隻。並依五年前中國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時做出的承諾,將在今年底對外資銀行完全開放人民幣業務,以促進競爭。

中國政府並逐步實施金融自由化措施,取代先前中央計畫式的銀行管理模式,以擴大銀行可依市場需求經營的自主空間;包括廢除信貸計畫、對利率和匯率逐漸解除管制。

其次,中國政府擬訂了一套完善的國有銀行商業化的計畫與執行方案,並以財政全力支持。這個方案重整了資產負債表,清理了大多由政府造成的壞帳,同時也為銀行注入足夠的資本(recapitalization),以達到國際標準。

從服務國家轉為商業銀行

西方分析師總是認定,中國國有銀行事實上已「技術性破產」(technically insolvent)。是的!但又如何?中國銀行以前並非真正的商業銀行,它可視為另一個財政部門,同樣為國家的建設計畫提供所需的資金。就這樣,本來應屬國家財政支出的款項,就記在銀行的帳簿上,是為「政策性貸款」。

一旦中國銀行開始轉變為真正的商業銀行,公壞帳就不應再記在銀行頭上,而應返還給政府。因此中國政府對銀行挹注了大量的資金以清理不良債權、健全資產負債表,為其開始正常化的商業運作奠立基礎。因此,2004年底,中國建設銀行與中國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已分別降到3.9%與5.1%,資本適足率分別達到11.3%及10.0%,資本報酬率則為17.3%與10.6%。

同時,中國的銀行也徵募了知名的國際顧問與會計公司,來稽核帳簿並引入國際會計標準,讓銀行運作更有效率,另方面則杜絕人治、內部控制等陋習。

財務指標明顯的改善,與國際銀行界「戰略性」投資者的參與,已使中國建設銀行依計畫於2005年11月在香港成功上市,取得92億美元的資金,是該年度全世界最大的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初次公開發行股票的公司)。也為其他國有商業銀行日後的成功上市創造了極有利的條件。中國銀行計畫於2006年6月在香港上市,目標為100億美元。其次是中國工商銀行。從此,中國國有商業銀行將受到國際資本市場的監督。

雖然銀行改革已初步收效,但要說成功,仍然太早。改革象徵著要革除積習、改變文化,但並非一夕之間可達成。當中國人變得愈來愈富有,他們對銀行服務的需求也會日益增多,新的消費金融業務成長的幅度現已超過傳統金融服務。因此銀行拓展業務的機會相當多,但是難以革除的舊習慣仍是必須面對的風險。

中國銀行,已經就定位,整裝待發。

(作者為前世界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現任世新大學教授;林妙玲翻譯,本專欄由朱博湧、許士軍、華而誠共同主持。)

本文出自 2006 / 06 月號

全球必學杜拜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