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升學體制斷背山 台灣「三李」啟示錄

文 / 宋秉忠    
2006-04-20
瀏覽數 20,950+
升學體制斷背山 台灣「三李」啟示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座斷背山」,最近常被人拿來做為「性向」的隱喻。奧斯卡最佳導演李安做了這樣的解釋:「我在台灣成長,我的藝術細胞從小被壓抑,因為華人社會普遍認為當醫生,才算是一個有用的人。」

不務正業作育奧斯卡最佳導演

李安一語道破了台灣教育長期以來的那座「斷背山」,一座與「天生我材必有用」「因材施教」理念背道而馳的「斷背山」。

即使事隔多年,李安在自傳《十年一覺電影夢》中,還是忘不了那個下午,十歲轉學到台南公園國小的第二天,下午五點多,李安和其他考試不好的同學在教室旁跪成一排,老師依次打耳光,打完之後,李安還要向老師鞠躬說:「謝謝老師!」

李安說,當時「覺得自己沒法活了!」

往後的求學之路對李安來說,只有不斷的自尊受創。尤其,當父親是南一中校長,而他卻是南一中的末段班學生。

李安在自傳中多次提到,他在台灣教育過程中一次又一次受傷。李安感歎,在台灣升學體制下形成的士大夫觀念,以考試成績為唯一標準來評判一個人。

今年春節,回台宣傳新書的旅美作家陳之藩也提到,中國近代「瘋狂搞理工教育」的結果,讓社會上瞧不起像李安這種「不務正業」的學生,這種心態不知道已經「害死了幾個李安」。

自習旁聽熬出諾貝爾物理家

陳之藩特別提到,1957年為華人掙得第一個諾貝爾物理獎的李政道,就不是正統大學教育培養出來的。

連中學文憑都沒有的李政道,抗戰期間只在西南聯大以旁聽生的身分上課,二年級的時候,由於受到已故中研院院長吳大猷的賞識,破格被送到美國留學。

由於沒有大學文憑,李政道到了美國,只能就讀不需要文憑的芝加哥大學。但是當時的校長哈金斯要求所有大學生必須念完一百本西方經典才可以畢業。

如此一來,據陳之藩的看法,李政道至少要多一年的時間才可能畢業,他會因此失去和楊振寧合作的機會,後來的諾貝爾獎得主可能也會改變。

不過,李政道福至心靈,主動去找芝大讀經計畫的負責人,表示他念過《老子》《莊子》這些相當於西方經典的東方經典,沒想到,竟然過關。

換言之,諾貝爾獎得主李政道,根本沒有上過完整的中學及大學教育。

自然體驗造就諾貝爾科學家

第三位「李先生」:中研院院長李遠哲,雖然身處台灣的聯考制度下,卻只考過一次初中入學考試。

3月份在淡江大學演講「一個科學家成長歷程」時,李遠哲特別提到,受教育多年,但回想起來,真正「受教良多」的卻是小學時休學的那兩年。

剛進小學,李遠哲整天忙的不是上學,而是拿著頭巾,跟老師預習如何在盟軍空襲時,防止頭部受傷。

不久之後,盟軍投下的炸彈,就在李遠哲家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爆炸,把家門都炸掉。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一家人只好躲到山上的姑姑家,一躲就是兩年。

這兩年當中,由於父兄不常在家,李遠哲每天光是挑水,就是山上山下來回十五趟。雖然辛苦,但回想起來,那兩年卻是他求學過程中收穫最豐富的光景。

李遠哲從捉魚、捉文鳥、看白鷺鷥、摘甘蔗當中,體會到四季的變化。看到老農夫劈下竹子皮編竹籃,他也跟著學。

恢復上課後,整個小學期間,李遠哲就是打棒球、打桌球,上午一到校就先跳繩,中午過後,打球,一直打到天黑、看不到球為止。記憶中,雖然有補習,但課業壓力不大。

台灣聯考逼得人對河談心

李遠哲生平中唯一經歷的聯考,只有升初中的那一次。

李遠哲還記得入學口試的問題是:「你將來要做什麼?」當時,每個人都說自己將來要當總統,只有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回答老師說:「將來想當科學家。」

由於高中、大學都是保送,李遠哲笑說,雖然經常談升學考試的為害,但他個人則是從未受到升學考試的為害。

即使未受聯考之苦,但對台灣整個教育價值,李遠哲仍然有切膚之痛。

他在淡江大學的演講中坦率指出,過去在台灣受教育期間,瞭解他的人不多。高中時,有一個非常談得來的同學,但是某天上課時,這位同學突然被人帶走,從此就從人間蒸發,理由是「思想有問題」。

同學的事情發生後,李遠哲更覺孤獨。有一段時間,他經常一個人到頭前溪的出海口靜坐,看著夕陽西下,把自己的理想、想走的路,告訴頭前溪。

在那段最苦悶的歲月裡,頭前溪就像李遠哲的母親,分享著李遠哲無法與老師討論的人生觀。

美國老師只問有什麼新發現

直到在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追隨Manan教授時,李遠哲才第一次體會到台灣與美國教育方式的差異,或是教育的真諦。

有一回,李遠哲找Manan問如何做一個光化學的實驗,沒想到教授反問他:我就是不知道,才要你把這個研究當成博士論文。往後,李遠哲每次找Manan教授,教授都只問:有什麼新發現?下次要做什麼?然後點點頭,就離開。

李遠哲回想以前在台灣,高中老師最厲害,什麼問題都懂;大學老師遇到不懂的問題,就推說:「遠哲,這個問題太深,你還不需要懂。」相形之下,美國老師什麼都不懂。

台灣老師當然不是什麼都懂,李遠哲想:大學上課應該是老師聽學生說話,讓學生自由地發揮;但台灣課堂裡,卻是要學生乖乖地坐在位置上,聽老師講。

對於李安、李政道,甚至是自已,都不是正統教育下的產物,李遠哲認為,並不能因此而否定台灣教育的價值。但對於李安這類「走不同於傳統路子」的學生,如何給予他們更多的空間、如何啟發他們,卻是台灣教育必須思考的問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