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企業需要操盤手而非CEO

文 / 陳致中    
2005-12-01
瀏覽數 12,650+
企業需要操盤手而非CEO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二十世紀後半,跨國公司對管理人才的需求,讓MBA教育在1990年代攀上頂峰;但如今,從種種跡象來看,MBA的黃金時期似乎已經過去。

根據美國《Business Week》統計:從1998年到2004年,全美前三十大商學院的申請人數下降了30%,哈佛商學院2004年的申請人數甚至比前一年少16%。另一方面,1990年代前三十大商學院的MBA,一畢業就有九成找到工作;2004年的只剩75%就業率,雖然仍不差,卻較當年遜色不少;起薪上,2000年時MBA畢業生的起薪為8萬4250美元,2004年為8萬4030美元,不但沒有增加,反而出現縮減趨勢。

中國的MBA教育始於1991年,之後一路快速成長,授予MBA學位的大學已經由1991年的九所,增加到2004年的八十九所。然而,即使在MBA教育當紅的中國大陸,雖然MBA畢業生薪水增幅極高,就業機會也多,但企業卻開始出現「不要迷信MBA學位」的呼聲。

大陸《經理人》雜誌所做的MBA排名調查就指出,雖然大陸MBA畢業後兩年的薪水平均較就讀前增加一.五倍,但目前中國的企業已趨於理性,不再讓沒有管理經驗的MBA立刻出任重要職務;有些大型企業甚至要MBA從基層做起;此外,雇主對所雇用MBA評價也偏低。

現代MBA只想當CEO

究竟MBA教育出了什麼問題?而兩岸三地的企業真正需要的,又是怎樣的MBA?

大陸華遠房地產公司董事長任志強指出,一個企業不只需要CEO,也需要能力強的經理人和操盤手;然而,現在的MBA往往只想當CEO,缺乏從基層做起的毅力和決心。「一開始就想當CEO的人,通常永遠也當不成。」由於心思不在當前的工作上,眼光太高的MBA在企業裡經常跌跌撞撞。任志強表示,他寧可自己培訓人才,也不願意用好高騖遠的MBA。

物美集團(中國最大的連鎖超市集團之一)董事長張文中也指出,企業需要的不只是願景、使命或方案,而是確實能解決問題的人才。「MBA或許是CEO的搖籃,但企業需要更多的專業人才,」張文中舉流通業為例:中國的流通業已大量利用資訊科技和行銷技術,自有品牌(private brand)比例也大幅增加,理應需要專業管理人才的協助,然而流通業雇用的MBA卻很少發揮作用。「商學院應該培養真正能做事的人,」張文中說。

中國青年旅行社CEO蔣建寧更坦率表示,「我們寧可讓經理人去在職進修EMBA,也不願用應屆畢業的MBA。」他認為商學院畢業生大多有遠大的抱負,但心理素質和抗壓性往往不足,很容易受傷。「MBA不是精英教育,應該務實一點。」他認為商學院應該更重視加強學生的適應力、心理素質以及挫折承受力的訓練,讓他們明白,成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過,對於「MBA畢業生只能做CEO」的說法,哈佛商學院高級副院長達塔爾(Srikant Datar)並不贊同,他指出,雖然MBA較重視領導力、決策力、策略思考等訓練,這並不代表MBA畢業生未來只能當CEO。「任何職位都需要領導力和決策力。」

加拿大約克大學商學院院長賀維斯(Dezso J. Horvath)也認為,每個階層都需要領導力和企業家精神,「所謂領導者,可不光是指CEO而已。」

道德操守MBA的新考驗

震驚世界的安隆案爆發後,全球企業都開始用放大鏡檢視MBA畢業生的道德操守。香港全威國際控股公司董事長王祿誾就指出,MBA必須有相應的態度和道德觀念;他曾經發現自己公司內擁有MBA學位的員工,在上班時間利用公司的電子郵件對外發求職信,從此對MBA的道德觀持疑。

對於MBA的道德問題,香港中文大學商學院院長李天生指出,現在商學院都非常重視道德教育,但「學校無法真正培養學生的道德感,企業和社會才是更大的染缸。」他認為如果整個社會或企業本身的道德基礎結構不健全,很難要求MBA畢業生事事都符合道德規範。

漢城(首爾)國立大學商學院院長安相衡(Sang Hyung Ahn)則認為,道德本來就是很難「教」的東西。「我們要求教授教學生遵守道德,但是誰能確定教授自己從不違反道德呢?」他也同意李天生的觀點:員工道德不光是學校的責任,社會和企業都要負責。

MBA是半成品 企業得加工

零點研究集團董事長袁岳指出,商業說到底是一種服務事業,但商學院往往並沒有足夠的服務意識。他曾邀請行銷大師科特勒(Phillip Kotler)到大陸演講,當觀眾問到該如何在中國建立良好的服務體系,及如何解決中國市場目前的問題時,科特勒卻拒絕回答。

「即使是世界級的大師,往往也不能實際解決企業的問題,」袁岳表示,事實上中國企業並不需要理論型的大師,而是實際能解決問題的人。他認為,MBA教育應該注重基礎知識和技能,否則培養出來的不是憤世嫉俗的革命家,就是眼高手低的人。「企業需要更多實踐者,而不是理論家。」

換句話說,企業家都希望商學院能培養一大批「隨到即用」的MBA,立刻幫企業解決實際問題。

中國五百大企業中,國有企業占了一大半,然而,願意進入國有企業的MBA卻很少。中鐵行包快遞負責人徐海鋒就表示,中國的國有企業正面臨民營化、合併、與外國直接競爭等挑戰,需要更多懂商業語言的人。不過他認為,現代MBA教育喜歡研究成功企業的案例,可能出現偏差,「用前人的經驗來面對未來,實際上是很困難的。」他認為MBA教育應該著重基礎知識、工具的培養,並且利用企業家講座、學生實習等方式,讓學校和企業緊密結合,讓MBA畢業生馬上成為可用的人才。

不過,廈門大學管理學院院長翁君奕也指出,要求MBA畢業生完全符合企業需求,是不切實際的。「企業自己都很難培養出優秀的經理人,又怎能要求商學院幫它們做到?」他認為培養經理人不是商學院或企業單獨的責任,兩者必須充分交流,共同培養需要的人才。華南理工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院長李業也認為,MBA只是階段教育,企業不應該要求太高,企業和商學院在培養人才方面應該共同努力。

光華管理學院副院長張維迎總結道,MBA畢業生只是「半成品」,企業才是最後的人才加工者;優秀的經理人不可能直接從學校找到,「如果你可以『買』到優秀的管理者,代表你的企業沒有任何核心競爭力,」張維迎認為,不只商學院應該設法瞭解企業需要什麼人才,企業主也應該瞭解MBA的商業語言,否則雙方無法溝通。

企業主認為,商學院應該讓MBA畢業生擁有充足的知識和技能,同時富有道德感、能腳踏實地從頭做起;但商學院院長們則普遍認為,企業負有培育人才的最終責任。看來,在培育新一代企業「操盤手」的路上,學校和企業還需要更多的通力合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