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走過的德黑蘭

文 / 莊文意    
1988-10-15
瀏覽數 6,750+
走過的德黑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和朋友共度了一個愉快的夜晚。我們聊到外面的局勢,也聊到一些朋友的近況;深夜中,在他家的門階前握別。再相見,可能是幾個月後,或許更久,當我再來德黑蘭時。

我決定走回「國際大飯店」(如今已改名為Laleh,伊朗語意為鬱金香,為義殉身之花),再看一看這座城,好好地想一想。

我快步地走著,品嘗著夜間溫暖的空氣。空氣中糅和了一縷似有若無、令人心曠神怡的氣息 是伊朗城市裡特有的,摻雜著熱氣、陽光曝曬過的磚塊和牛兒糞便的氣味。周遭的黑暗中,各種聲音此起彼落。

喜歡群居的民族

波斯人是世界上最喜歡群居生活的民族,即使深夜,仍然可在街上看到他們--與朋友聊天、閒蕩、開著車子四處尋找熱鬧--一九七九年一月巴勒維國王遜位之前是如此;今天,雖然發生了回教革命,革命改變了許多事,這一點依然未變。

我來過伊朗許多次,漸漸愛上了這兒的人。他們之中,有些既沒有宗教狂熱也不殘酷,有些既狂熱又殘酷,但不管怎樣,他們有許多都死了。

這場革命是用殘忍的手段教人團結起來。所有反對現有政權的政黨都被嚴禁;巴勒維時代的軍人和秘密警察固然遭到殺害,連參與推翻巴勒維的溫和派、左派政黨人士和知識分子,以及其他許許多多人都未能倖免。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