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抑制中國的失衡成長

文 / 華而誠    
2005-06-02
瀏覽數 20,300+
抑制中國的失衡成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國經濟在今年第一季驚人成長9.5%,較中國政府在2005年預估的8.0%高出一截。布希總統近日形容中國經濟成長幾近瘋狂。然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它的《世界經濟展望》卻指出,仰賴美國與中國驅動經濟成長,將使全球性不平衡加劇,並且讓未來經濟大幅趨緩的風險升高。

經濟失衡擴大

自1979年底採取市場導向經濟改革,中國經濟每年以平均9%的速度成長,而且未出現高通貨膨脹率。

這樣驚人的經濟表現,使中國成為東亞經濟奇蹟締造者的一員。但是中國無制衡的急速成長,使國內所得不均日益嚴重。過度工業化,使得服務業的發展受限。大量的投資排擠了消費。迅速成長同時也危及環境品質。逐漸升高的貿易順差,也引發保護主義與貿易摩擦。

這種不平衡的經濟成長模式提高了資源成本,降低了經濟效率,也使經濟發展暴露在不確定的國際政治風險下,而難以維持長久。中國政府乃在其近年的經濟發展計畫中要求改變經濟成長的方式,強調穩定、健康與和諧、「以人為本」的成長。

所得不均惡化

世界銀行研究顯示,中國的貧富不均較崇尚資本主義的美國更為嚴重,甚至逐漸逼近南美的阿根廷與巴西,這些長久以來所得不均最為嚴重的地區。其實,貧富不均的增加也並不完全意外,因為經濟改革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打破「鐵飯碗」與「平均主義」(egalitarianism),以追求經濟效率為優先考量。

中國政府在經濟改革初期的1980年代率先在南方建立了四個「經濟特區」,享有優惠政策。其後,於1990年代初期提出以上海浦東為龍頭來推動長江流域發展的戰略,最近則把焦點放在落後的大西部的開發與東北地區的振興之上。這個「不平衡」的發展策略在經濟成長上帶來顯著成果,然而區域所得不均卻愈形嚴重。現在長江三角洲的人均收入(2004年為4230美元),已經超過全國人均收入的四倍。

一些從公共利益不當取得的私人財富,也加重了所得不均的問題。侵吞國有財產,或是所謂「在地私有化」(spontaneous privatization),就是箇中要點。這個現象自然與不透明、貪污脫不了關係。唯一說得過去的地方在於,這是向市場經濟轉軌引致的典型成本,例如另一個大型轉軌經濟體俄羅斯,付出了更為高昂的代價。

就業與成長失衡

另一項令人擔憂的地方在於,每單位產出所需要的資本投入呈逐年提高的趨勢,並成為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這使較資本遠為豐沛的勞動力資源無法充分利用。最近幾年的投資狂潮使此一趨勢愈見明顯。故快速的工業化並未創造相對數量的工作,導致就業壓力加重,為經濟帶來高昂的社會與經濟成本。即使報導指出,幾個繁榮的沿海地區已經沒有勞工過剩的問題,但這不能代表國家整體的狀況。

美國指責中國偷走了它們的製造業工作,但諷刺的是,1996到2001年間,中國竟減少了一千七百二十萬個製造業工作機會。一些經濟學家以1970年代台灣與韓國重化工業化的經驗為例,來證明中國現階段成長模式正常,然而這並不能改變中國經濟雖然成長驚人,卻不是一台大型創造就業機器的事實。原則上,中國進入WTO是讓本國服務業現代化並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的大好契機,然而地方政府過度強調工業發展的老習慣,卻必須先被改變。

控制投資以促消費

另一項因為過度投資所造成的潛在經濟風險是,投資泡沫終將幻滅,而滿足企業大量外部融資需求的銀行,也將面臨不良資產快速增加的後果。

其次,投資也快速推高了能源與原物料的使用,中國在關鍵原物料,如石油、金屬方面,已是全球第二大的使用者,僅次於美國。

在使用效率不彰的情況下,造成了資源的浪費。因此中國政府希望藉由刺激消費以取代投資成為經濟成長的動力。但是在中國經濟過熱的情形下,控制投資本身就是刺激消費的最佳策略,在工廠不再都忙於生產投資品之後,才有機會生產消費品。

貿易關係失衡

另一項可能出現的經濟失衡,則是國內需求趨緩造成的貿易順差。

因為國內製造商擁有豐沛產能,足以出口過剩的產品,所以中國在鋼鐵產品與其他原料上開始擁有巨額的貿易順差。

國外投資人把中國當成高效率生產平台,再把產品出口到世界各國所形成的加工貿易(processing trade),是中國對外貿易成長最快速的部分,也是對美貿易順差的一大主因。貿易順差的節節高升,給予美與歐貿易保護分子充分的立場,也加大了人民幣重估的壓力。

中國必須善用財經與區域發展政策來調整經濟激勵架構(economic incentive framework),使經濟發展不再以失衡為代價,並推行法治與民主達到公平正義,才能使成長持續不輟。

(作者為前世界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現任世新大學教授;王怡棻譯)

本文出自 2005 / 06 月號

台灣企業最需要的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