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品味特刊:風馬牛穿衣哲學 馬文興

文 / 李國芬    
2005-04-21
瀏覽數 22,550+
品味特刊:風馬牛穿衣哲學 馬文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服裝」為伯爵錶(PIAGET)台灣品牌總經理馬文興,打開一扇風光明媚的窗。

已經持續十年,每年馬文興都會排出時間,出國靈修一到兩次,機緣始於1989年──在大陸西南研究少數民族服裝的一年。

當時馬文興還在紐約服裝技術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FIT)念大三。學期中,「個案研究」老師要求每人交一篇研究報告,他原來就對藝術史和服裝史感興趣,所以選定「中唐到盛唐的服裝分析」做報告主題。剛巧當時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正展出唐朝陶俑,他特地前去觀看,意外的是,他居然幫博物館發現了錯誤。

豐富的服裝研究之旅

其中一個陶俑身著胡服,頭戴帽、身上是開左衽的男裝、腳穿靴子。博物館的標示寫著「男」俑,但其實應是女俑才對。「盛唐人民思想開放(open-minded),女人有時會穿男人的服裝。」馬文興解釋陶俑女扮男裝的原因。他寫信告訴博物館自己的發現。不久便收到回音,博物館以終身會員資格相贈,感謝他的指正。

博物館承認指正無誤,對一個大學生繼續研究興趣,想必產生相當的鼓舞。畢業後馬文興便獨自啟程往大陸西南及西北,決定以一年時間,研究少數民族服裝。

旅途中遇見的少數民族都很熱情,有人拿出珍藏數代的嫁衣,給遠道從文明都會而來的馬文興看,也有人拿出自己做的衣服,上面有他們獨一無二的手工刺繡和蠟染。

抽象的獅子、老虎刺繡,現在回想起來,都還栩栩如生;「那些蠟染,就算有儀器也做不出來。」十五年後,語氣裡的讚嘆依舊。

讚嘆,是因為服裝裡所有令人眼睛一亮的特色,都根植於少數民族的文化,渾然天成。缺乏相同的文化傳承,根本無從複製,即便是先進的現代時裝工業也模仿不來。

來到大陸西南之前,馬文興已經可以獨力用手工縫製出一件女裝晚禮服;他希望將來畢業後,能用自己的名字在紐約成立工作室,成為新銳時裝設計師。

然而,當少數民族服飾素樸地向他示範文化和服裝工藝之美的關係時,他才學會從人文背景來欣賞服裝。教會他更多的,是當地物質條件缺乏,卻活得安詳自在的人群。

他像海綿一樣,盡情接收新奇經驗產生的衝擊,包括以前不曾接觸的藏傳佛教。1990年,馬文興結束旅行回到紐約,並正式皈依在一位老師門下,學習藏傳佛教。

馬文興十五歲時,已有繪畫作品在省立博物館展出;後來他以第一名成績自人才濟濟的紐約服裝技術學院畢業。他說自己「少年得志」,年輕時對「非我族類」表現出理所當然的不屑,藏傳佛教的道理教他打開心接納,瞭解天地間有情、有靈性的生物都同樣平等,「要謙虛」。

從設計到代理

畢業後他如願以自己的名字做品牌,開始為期三年的服裝設計師生涯。紐約的高度競爭也教給他類似的道理,「在紐約,你必須靠做和實驗證明自己,一步步累積聲譽。紐約讓人學會謙虛。」

現在,他是2003年新上任的伯爵錶台灣品牌總經理。

拜國內貴婦豪門對精品的高消費力所賜,台灣在伯爵錶全球市場的重要性排行榜中,高居前幾名。

馬文興受訪當天,恰巧一位常客來到伯爵錶專賣店,看上一隻主力新錶款,在店裡議價,步步進逼。銷售人員夾在不得罪客人和折扣底線之間,不知如何是好,頻頻打電話請示。

他幾次中斷談話,一面按計算機、一面透過電話和同事討論,如此來來回回,大約一個小時,最後總算守住利潤成交,送走貴客。

看來,有錢人的生意不好做,應對周折之間頗消耗精力。馬文興承認每天要處理的事「真的很多」,唯一的方法就是「在當下、專心的、抓住事情的重點處理。」宗教的訓練讓他不介入太多情緒,他觀察許多與工作有關的困擾,「全都是因為情緒的關係,而且周遭的人都能感覺到。」

馬文興談起服裝設計時的興奮,的確很能感染身邊的人。當他隨著攝影要求調整坐姿準備拍照時,不忘提醒旁人注意他的鞋底,「我的鞋底是紅色的喔!」並立即發揮服裝史專長,附贈一則有關顏色的典故。

依照他的研究,舉凡長期經歷戰亂的國家,男人通常害怕穿上鮮豔的顏色,中國和埃及是兩個明顯的例子。顏色總被賦予負面意義,古埃及人會將敵人姓名用硃砂寫在鞋底,在踩踏間,虛擬殲滅仇敵的快感。

曾經擔任瑞士海外公司BALLY總經理六年,直接負責瑞士皮件品牌的所有業務,馬文興對國內男性懼怕顏色,有來自銷售面的直接觀察,他以「鼓勵但不強求」的態度建議,不妨從領帶開始嘗試顏色變化。

而馬文興會為了找到一雙紅色鞋底的皮鞋,來搭配西裝、襯衫而高興半天,是因為他喜歡「風馬牛搭配」法,「儘量把穿著趣味帶進來,尤其是經理人。」

他舉自己身上的藍色襯衫為例,尼龍材質理當被拿來做外套,結果卻做成襯衫,「風馬牛」的趣味於焉產生。看似平常的深色西裝也有特別之處,西裝背後藏著一條直直的褶子,極不明顯。設計師似乎有意藉此篩選心有靈犀的買家。

講究細節的男人

面對有趣的設計細節,馬文興的確毫無招架能力。因為他認為,男人的穿著風格,全由基本的服裝款式加上設計細節和好材質來表現。

材質是馬文興非常在意的穿著要素,他偏愛天然材質,包括:棉、毛、亞利桑納州或埃及所產的長織棉;毛料則是喀什米爾羊毛、安哥拉羊毛或毛海(mohair)。如果天然材質再以手工織就,那就更能凸顯材質純粹的質感。

好材質的重要性,在晚間穿著尤其會被放大,他認為,出席晚宴的穿著「個人風格要非常清楚,料子最重要,是第一優先。」

而在工作中,他認為男人穿著重在表現「韻味」。西裝是基本配備,在目前都會休閒(Urban Casual)的穿著氣氛裡,偶爾可以試試解開襯衫第一顆釦子、不打領帶的穿法,「但若是會因此感覺不夠自信,還是打上領帶,」馬文興建議。

想要找出自己的風格,練習還是必須的。馬文興認為,試著在基本的西裝中,慢慢加入自我風格,透過週遭的人際回饋,自信和美感就會一點點累積。

馬文興本身就是一個愛穿而且勇於實驗的例子。年輕時,他也曾經有過長髮、戴耳環、穿Converse球鞋、美國消防隊皮衣的街頭打扮,「非這樣不出門的!」馬文興的自我揶揄,說明每個人都會經過「當局者迷」的穿衣實驗階段。

建立風格時必須留意細節,馬文興提醒,「對墊肩要很小心」,它應該讓肩膀線條看起來立體,而不誇張;「領子的露出也要很小心」,留意它和外衣的搭配是重點。

馬文興對細節,的確表現出超乎常人的迷戀。如果設計細節還兼具藝術流派象徵或文化特色,就會進一步勾起收藏的念頭。

他喜歡在旅途中的跳蚤市場尋找古董,特別是裝飾主義(Art Deco)時期的玻璃器皿、燈和鏡子,「那些古董都是前人的心血,只要擁有一個,就彷彿可以和當時的人溝通。」

他的收藏遍及各種領域。包括與信仰有關的唐卡、天珠,西藏、蒙古法器;為了浮潛而準備的整套浮潛裝備;每年的高山靈修也給他購買登山裝備的理由,羽絨睡袋、頭燈、各種厚度的帽子;杜邦(DuPont)、Goretex、3M最新推出的科技材質,一應俱全。

回家欣賞自己多年的收藏,的確是樂事一樁,心血來潮時他還會以彩色絲線串起天珠,給女兒當手環戴,戴厭了,再拆開重新組合,串成新的。

不過,面對日益增加的收藏,馬文興決定收斂對細節和藝術風格的迷戀,「不買了、不買了!」他重複兩次,似乎在幫自己下定決心。他也計劃等待適當時機,捐出自己的少數民族服裝收藏,供更多人研究。

入世,也有簡單的時刻

馬文興形容自己一天的生活,有時候像「三溫暖」。白天,身處時尚產業,全身上下的行頭,加上最重要的手錶,有時價值超過百萬;但是到了晚上,參加靈修聚會,全身上下不過一千元。

國內也有可靈修的地點,但遺憾的是,方便和文明多了些。馬文興因此捨近求遠,一再回到原始的大自然中,把自己從講求速度的都市和時尚產業中抽離。

他常常想起每年靈修時遇見的人。有一次,在喜馬拉雅山上,排隊去買點燈用的煤油,在等待的空檔,他看見當地人和一旁的牛,居然就開心地玩了起來。「他們一天的收入大約只有五塊錢,但是笑容卻比你我燦爛。」

或許當1989年的旅行,像一段風馬牛不相及的插曲,突然在人生中出現時,便已經預告他將持續追尋這既入世又出世、滋味豐富的生活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