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以傳產為師 走出高科技未來路

文 / 朱博湧    
2005-04-06
瀏覽數 25,600+
以傳產為師 走出高科技未來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經濟活動進入微利時代,台灣一向引以為傲的高科技產業也步入未來發展的十字路口,不知該何去何從。相對而言,傳統性類股經過長期間的洗禮,既未受經濟或產業政策的厚愛,也未受新一代科技人或年輕人的青睞,再加上市場開放、國際化等的無情衝擊,原本對投資人來說如同棄嬰一般的傳統產業反而自成一片天。

雖然傳統產業的成長潛力不若高科技產業那麼地亮麗,但是由於市場自然淘汰機制,唯有最適者才能夠生存下來,而且也都成為具備全球或區域性競爭力的大企業,例如石化業中的台塑集團以及傳統產業中的正新輪胎、巨大機械等。

高科技產業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由於台灣一向都是利用國家的經濟政策來扶植具有潛力的產業,過去的成效非常卓著;好處是集中國家的資源培植重點產業,例如科學園區、科專、國防役等的扶植。但當高科技產業製造面籌碼大增的同時,卻對其他領域造成了排擠效應,這有點像人的每個器官都想做大腦,卻沒有器官想當手或腳。其他像是跟市場接觸的工作,例如市場行銷、市場機制的設計,甚至國際化等,這些功能都很不完整;就如同人體內大部分的能量都集中到大腦,但卻沒辦法落實到市場面一樣。

第二個是代工的問題。高科技公司給專業經理人很多的機會,尤其在員工分紅,這是很大的誘因,激起大家努力工作的動力。但是這也有短期與中長期的效應;短期來說,可能會驅使大家帶領公司去追求短期的成功,為了追求這些短期的獲利,很多中長期的目標往往被犧牲了。

以長期思考,擺脫代工宿命

以園區公司為例,很多公司的都很類似,如果這家公司產品成熟不再獲利,大不了再換一家公司即可,反正都是做製造。其實這些公司都是在追求短期的回收,並不是在做長期的思考,他們常認為只要做出來的產品最便宜,就表示很有競爭力;但事實上這些產品做出來後,很可能根本沒有市場存在。再加上很多公司為了成長,不得不舉債籌資。一旦沒有訂單,或是沒辦法鎖住客戶,就幾乎表示沒有明天。這就是我們常說的「逐水草而居的代工產業」。在台灣,這個問題其實是相當嚴重的。

台灣高科技產業碰到的第三個問題是高獲利能否持續。廠商高獲利持續與否,端視能否建立「有效的進入障礙」與「高供給轉換成本」兩個假設為前提。因為大家都是用同樣的思考模式,變得彼此有很多的替代者。因此國外的品牌公司常常利用訂單做誘餌,去砍、去選最低的價格;結果拿到訂單的公司往往獲利也非常的少。面對大陸成為世界工廠的趨勢,這樣的商業模式是否可以永續沿用下去?

為什麼傳統產業的發展可以視為高科技產業未來發展之師?第一,很多產業發展的軌跡是很相似的,即便是不同的創新過程卻都有相似的發展路徑。第二,台灣是屬於海島型經濟,傳統產業(例如紡織、石化)很早就必須與國際大廠競爭;國內市場狹小、資源有限,這些都是高科技產業和傳統產業共同的限制因素。但台灣有不少傳統產業發展得很好,它們是怎麼做到的?

傳產以策略思考勝出

以台塑集團為例,石化產品的利潤其實不高,但台塑集團在今年已經追過杜邦成為世界第三大,獲利能力也完全不輸這些世界級的競爭者。在台塑石化完工之後,台塑集團完成垂直整合,並不斷在製程上做改善,最令人驚訝的是台塑在引進別人的技術後,甚至可以將改善過後的技術再賣回給原先的技術提供者,顯現台塑在製程創新上的優勢。

台塑集團的成功可做為台灣晶圓代工及LCD產業研究的對象,一個技術引進者如何成為技術的輸出者?如何有效的建立進入障礙?如何創造優勢?這是非常值得思考的。尤其在晶圓代工產業,台灣雖是全球市占率第一,但是大部分的機器設備都要靠別人,而且也沒有能力修改機器;但外部環境一直在變,有能力修改製程的三星已宣布要跨入代工,這將會造成台灣代工業者強大的壓力。

在LCD方面,台灣業者所有的設備也都是跟別人買,三星有能力自製這些設備,成本馬上就降低50%。晶圓代工和LCD這兩個產業設備成本都占很高的比例,在競爭上有很大的壓力,而提供設備者將先進製程技術標準化,未來甚至可以賣給台灣業者的競爭者,這是台灣淺碟性經濟很大的隱憂。

另外是品牌的建立,例如捷安特,當年因為美國最大腳踏車廠Schwinn臨時抽單,體悟到唯有自我產品或品牌才能掌握自己的發展命運,因此從代工轉入自有品牌,成為世界知名的自行車設計和品牌公司。正新輪胎從小車胎切入,現在在所有的大車胎、卡車胎都存在雙品牌——正新和MAXXIS。這些傳統產業的成功典範,顯示在代工之外還是有其他路可走。

另外,在香港最有名的例子是利豐集團。利豐集團是有近百年歷史的貿易公司,在全球網路發展及去中間人的發展趨勢下,它反而發展得更好,因為它是一個貿易平台,集合物流、通路和銷售,整合世界各地的工廠和供應商系統,來支援像沃爾瑪、玩具反斗城等大企業的需求,利豐創造出來的價值就是在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

這些傳統產業之所以能夠成功,就是因為它們願意透過重新的策略思考,思考三年、五年以後所處的產業會變成怎麼樣,而它們又該如何提前應變。台灣高科技產業應該開始體認到,「策略思考」比「作業上的效率性」重要許多。而高科技產業過去追求生產效率、生產規模必然成功的邏輯,可能反成為台灣發展的限制。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系教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