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領導者的恩師 司徒達賢誨人不倦半甲子

文 / 張經義    
2005-02-10
瀏覽數 40,750+
領導者的恩師 司徒達賢誨人不倦半甲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他就像《倚天屠龍記》的張無忌,」許士軍教授在司徒達賢《管理學的新世界》新書發表會上,如此描述高徒司徒達賢的功力,就像忘記一切宗派,自創武林絕學的大俠,「整合了,才是自己的武功。」

而這畢生精華,是政大企管系教授司徒達賢,用近三十年教學歲月點滴累積的。

三十載,足以讓半山腰上的政大,從一片平房變成如今林立的教學大樓;三十載,司徒門下一群無名青年,如今已是稱霸一方的產業要角:紅頂商人尹衍樑,當年還是潤泰建設剛冒出頭的企業小開;裕隆集團副執行長徐善可,更還是個念研究所的學生。

但是,隨著歲月輪轉,三十年來,司徒達賢卻始終緊握著教鞭。

問起司徒終身執教的心得,他想也不想便答:「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不知老之將至,」三言兩語勾勒出自己的人生態度。

考倒一票大老闆

誰一輩子,沒有數十個老師。但唯有司徒達賢,能讓眾多國內頂尖精英沒齒難忘。

教了超過三千名學生,指導過兩百篇以上碩博士論文,司徒達賢的紀錄,台灣少有人出其右。而且門下「質量均佳」只要師出司徒,似乎就是種品質保證。

交大管理學院教授朱博湧在交大艱辛創立EMBA後,對司徒達賢益發佩服:「他對管理學界最大的貢獻,就是創立『政大企業家班』。」

成立超過三十個年頭的政大企業家班,提供企業經營者在職進修的機會,而企家班的活招牌正是司徒達賢。透過企家班,司徒達賢成就了前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宏碁公司董事長王振堂等五百位主宰台灣政經圈的名人。

司徒達賢的嚴厲,遠近馳名。很難想像現今台灣呼風喚雨的政經、企業要角,都曾在他的課堂上被逼問到脹紅臉,一句話說不出來。若是答非所問,囉哩囉唆講不到重點,司徒也會不留情面說:「這位同學,下次請你講重點,不要講人聽不懂的話。」

然而司徒達賢不是只重答案的人,他更在乎學生們「傾聽」的能力。企家班學生多是公司高階主管,鎮日在辦公室頤指氣使,司徒也會藉此酸這批學生:「你們這些大老闆,每天只發號施令,聽力都很差。」他認為,知道答案與否是另一回事,但是能否聽進其他同學的答案,才是「聽力訓練」的宗旨。

研揚科技公司董事長莊永順十一年前受教於司徒達賢,至今回想起上課情形,還是忍不住緊張。

由於課堂上難逃老師咄咄逼問,被問到瞠目結舌是常有的事,其他同學就會試著發言挺身相救。但這位嚴師可不是那麼好應付的,等其他學生發表完畢,司徒達賢還是會對答不出來的同學窮追猛打。不過至少給了學生喘息思索的時間。莊永順憶起當時同學間的「義氣相挺」仍不禁莞爾。

司徒達賢的學生都知道,一旦請假超過四次就明年再見,而且絕不能遲到。不少大老闆趕不及用餐都忍著飢餓,戰戰兢兢的上課。雖然司徒達賢貼心地說:「你們這些大老闆,上班上課都很辛苦,可以吃東西,但是不能有味道,不然會影響到同學。」不過,「誰敢吃啊?」台灣華特迪士尼總經理曾文泉回憶說,「大家都是『ㄍ一ㄥ』三個小時,結束後才大吃大喝。」

電腦般的記憶力

司徒達賢另一項令學生們津津樂道的,就是他驚人的記憶力。學期開始的第一堂課,他會請同學簡短自我介紹,包括做哪一行、公司營業額、組織規模等。僅僅五分鐘的自我介紹,他下次上課就能如數家珍,一一點名!

更令人咋舌的是,在學生一片兵荒馬亂的討論聲中,雖不見他做筆記,「但在下課前他竟能精準重述同學在上課時、什麼情形下講過的話,」擔任目前企家班班代的友尚公司董事長曾國棟佩服不已。

「我不聰明,我用功,」司徒達賢謙虛答,「沒有才氣,只有靠努力。」但是司徒達賢在其他人的眼中,無疑是聰明又努力的天才。

莊永順說,從司徒達賢將無實務經驗的碩士班學生與來自業界的企家班學生混合編組的形式,就可以看到他的智慧與創意。不僅讓碩士生有機會接觸業界觀點,也讓企家班學生在解釋決策過程時,有機會自省,並接受學理挑戰。

理論實務互相激盪,雙方都受益良多。交大朱博湧教授也肯定:「司徒老師讓事業有成的老闆學會管理,讓未出社會的學生體驗實務。」

司徒大俠闖蕩人生

司徒達賢的求學生涯,對他日後的教學風格影響甚巨。回首人生路途上影響司徒達賢最深的,是母親、恩師許士軍、和他負笈海外的經驗。

燕京大學教育系畢業的母親,崇尚人本教育,從小放任司徒達賢整天打籃球。鄰居閒言閒語怪他母親太放任,年輕的司徒達賢為了替母親爭口氣,立志成為有出息的人。今天司徒達賢如此成就,「就是要證明母親的教育方法是正確的。」

說起司徒達賢與恩師許士軍的淵源,就必須回到四十年前。當時司徒達賢還是個正準備大學聯考的年輕學生。任職教育部的母親,消息靈通,得知政大將延攬一批包括許士軍等年輕有為的極優師資。於是以幾近全國榜首的聯考成績,捨台大而就政大。

上了許士軍的課後,發現當一個讓學生終生難忘的好老師,是件多有意義的事,也從此認定了教書這條路。他學成歸國後的第一份工作,亦是許士軍一手牽成。司徒達賢從嶄露頭角,到如今鋒芒萬丈,一連編著了十多本好書,每一本都是邀許士軍作序。

此次由天下文化出版的《管理學的新世界》新書發表會上,兩位管理大師相聚一堂,沒有學術論壇的高來高去,只有師徒間濃濃情誼在會場上溫馨流動。

另外,司徒達賢這輩子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大學畢業後從近五千人、擠破頭的公費留學考脫穎而出,成為第一個以四年公費出國攻讀企管碩士的留學生,日後更成為台灣第一位專攻企業政策的博士。

在美國西北大學求學的經驗也深刻影響他的教學風格。「千里迢迢來到海外,就要學些在家裡學不到的,」他始終記得一位美國西北大學教授的話,「聽講、看書可以在家裡做,但互動式的討論是無可取代的,也才能培養獨立思考能力,」從回國教書的第一刻起,他奉行這樣的理念不渝。

上他的課,痛快!

司徒達賢最知名的「個案研究」,就是有種上課時被嚇出一身冷汗,下課後卻又念念不忘的「痛快」。匯豐管理公司台灣區負責人宋文琪也形容每次上完老師的課:「體力不濟,但精神抖擻。」

雖然他的課無疑是魔鬼訓練班,但台灣華特迪士尼總經理曾文泉還是大歎「他是神!」三個字總結對司徒大師的萬分崇拜。

嚴歸嚴,司徒也是個充滿幽默感的老師。曾文泉憶起有次發考卷,司徒達賢緩步走到他面前,冷冷地把考卷發給他說:「看看自己考幾分。」曾文泉忐忑地看了考卷:九十二分!原來司徒老師是故意嚇曾文泉的。

還有次曾文泉答出了全班都解不出的難題,司徒達賢因此酸了其他大老闆說:「難怪你們這些老闆都要花千萬年薪聘請像曾文泉一樣的專業經理人!」

這樣的誇獎,讓朋友眼中一身才氣傲氣的曾文泉,事隔三年後還是得意洋洋。「任何人稱讚我我都不太在乎,可是被他稱讚,真是樂到那天晚上睡不著覺,」堂堂外商總經理曾文泉,就像小學生一樣愈講愈興奮。

課堂上的嚴師,私底下卻溫暖如父。

司徒達賢除了會突擊學生的讀書會外,也熱衷參與學生的休閒活動。只要有空,就會陪大夥兒吃飯、打高爾夫,甚至還跟碩士生到KTV大展歌喉,「看老師嗓音渾厚地唱『用心良苦』『把悲傷留給自己』真令人印象深刻,」曾和司徒達賢一起「K歌」的碩士生曾麗心說。

有次學生們找他洗三溫暖,他幽默婉拒:「有兩種情況我會去洗三溫暖,一種是跟不認識的人,另外就是跟很熟的家人。但是師生關係半生不熟,所以不能跟你們洗。」

此外,學生們的電子郵件他都一封封親自回覆。目前任職於中信證券企業理財部的王伯達記得求學時,常常凌晨一、二點才發電子郵件給司徒達賢,不過十分鐘後老師竟然已回信,末了還加上一句「很晚了,早點睡!」

教書如打球 打也打不膩

即使四年前就可辦理退休,領終生俸享清福。但司徒達賢仍對教書樂此不疲。

司徒從「打網球」中悟出「誨人不倦」的教學理論:「教書就像打網球,動作雖然一樣,但是跟不同的人打,就會有不同的樂趣,」司徒達賢做出手握球拍的動作,笑顏逐開地說。

每當有人問:「三十年了,你教不膩嗎?」他會再搬出「網球論」反問:「有人打球打三十年會膩嗎?」

「他就是enjoy teaching!」在政大企管系任教已十五年的洪順慶教授,既是司徒達賢的學生,也是西北大學的學弟,他眼中的司徒老師總是永遠充滿教學熱忱。

司徒達賢的眼光也從不局限企管領域,對於國家、教育、非營利組織等,他也多所著墨。其中,耗費三年所著的《非營利組織的經營管理》,就是因為感動於非營利組織的精神而生。

儘管已是令產官學界折服的大師,司徒達賢對投身業界毫不動心。「就跟拳擊選手與教練一樣,選手要身強體壯,但有教練指導表現會更好,」司徒達賢不忘自我幽默一番,「但這不表示教練可以上場打,因為兩秒鐘就會掛掉!」

也許正因這股瀟灑無欲,讓許士軍冊封的「大俠」名號不脛而走。這名號起於許士軍在《為管理定位》一書的評註:「大俠也者,除了武藝高強,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之外,最重要的,乃是一股豪邁不羈、瀟灑自如的氣概!」

司徒大俠也許無心闖蕩政壇、商界,但在所有學生心中,他的大俠風骨,更因此令人銘記。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