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娛樂化的學習

文 / 吳若權    
2004-10-01
瀏覽數 14,300+
娛樂化的學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開學的季節,在媒體上看到許多學校舉辦很有創意的開學典禮。有一所學校取材《哈利波特》的靈感,把學校布置成「魔法學校」,女校長打扮成「巫婆」,竭盡所能地取悅孩子們,希望新生能夠很快地適應學校新的環境,也希望舊生經過漫長的暑假能夠很快地收心。

為了提升孩子的學習意願,這樣用心的設計安排,當然值得肯定。但是,當電視新聞緊接著播出下一則消息,是風災過後的山區小學,因為學校被土石流淹沒而無法如期開學。記者把麥克風遞到一位孩童面前,他認真地說:「好想趕快開學喔,不然在家裡很無聊!」

兩種不同的開學心情,也將孩子的學習動機劃分成為兩個世界!看到這些極力在幫孩子創造娛樂環境,以便鼓勵他們學習上學的活動,不免令人有些擔心,我們的教育資源,是不是用錯了方向。這些盡力討學生歡心的作法,會不會有一天「作秀」過頭,反而失去教育最初的目的。

不久之前,我曾應邀到中國的湖南大學講課。校方定的時間是週日上午九點,還沒出發時的我,很擔心現場出席的狀況。通常,週日的上午九點,還是台灣的大學生「補眠」的時間。當我提早於七點三十分,抵達嶽麓書院對面的禮堂,我才發現裡面早已經坐滿了將近兩千名的學生,有些人還是從別的省城搭夜車趕來的。

那天,我沒有表演鋼管舞、也沒有跳火圈,頂多就是很認真地把豐富教材整理成為比較容易消化吸收的講稿,並且在必要的時候,設計一、兩個相關的笑話,達到寓教於樂的效果而已。但是,台下盯著我看的那些炯炯有神的眼光、在筆記本上奮筆疾書的雙手,卻讓我在震驚之餘,感到非常敬畏。

長沙如此、上海如此、北京也如此。我在中國大陸的學生身上,看到的是一種強烈的學習動機,一種今天錯過努力學習、明天就會後悔莫及的那種積極態度。

1994年諾貝爾獎得主大江健三郎先生,以親切感人的方式撰寫《為什麼孩子要上學》這本書,試圖和青少年分享學習的意義。書中有很多小故事,都是大江先生巡迴校園演講時的內容。他所說的學習,不只是課堂上的知識,還包括生命的態度。

其中有一篇文章談到「無法挽回的事情」。大江先生講的是父親臨終的經驗,母親坐在遺體旁邊,絕望地吶喊:「再也無法挽回了!」他認為除了已經逝去的生命之外,天下沒有不可挽回的事情,即使是愛滋病的患者,也都必須有生存的勇氣及希望。

但是,我們若把生命和學習看做同等重要的事情,生命不可重來,學習也一樣。錯過了學習的時機,就一去不回頭了。如果,孩子們不能意識到學習這件事情的重要性,不論我們用的是強迫式的填鴨教學、或是娛樂化的卡通教學,其實效果都不大。

暨南大學前校長李家同先生,曾經在課堂上問了學生幾個跟人文素養有關的問題,結果大部分的學生答非所問,有人作答時竟把米開朗基羅當作忍者龜。他以嚴厲的口吻,提醒大家注意這個現象,但因為說話的方式,不夠符合娛樂化世代的需求,話不投機半句多,還惹來許多年輕人非議。

他認為:「學生成績普遍低落,國中時程度低,到高中還是低,國家卻缺乏品質控管機制(quality control),任由學生素質一路低到底,未來即使大學畢業生多,卻對提升國家競爭力沒幫助。」暮鼓晨鐘的提醒,不知道有多少人把他的憂心真正聽進去。

奧運在雅典閉幕同時,當大家正為各國選手優異的表現喝采,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卻表示臺灣朝野欠缺國際觀。台灣網路界某人力銀行,因此針對社會新鮮人進行國際觀測驗,平均分數只有三十五分,即使碩士畢業也僅有四十七分。有人連巴西在那一洲都搞不清楚;還有人把希臘錯置在北非;誤以為美國首府在紐約。

如果,娛樂化的學習環境真的有效,現在學生的素質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確信,許多學校弄錯了方向,本末倒置。娛樂可以,但不要流於膚淺;好玩可以,但不能取代篤實;活潑可以,但不許變成空洞。我絕對同意教學方式要很活潑,但不贊成學校花太多時間搞怪花招。

所謂的教學方式可以很活潑,應該是針對教案的設計、和教學方法多下工夫,根據學生不同的資質和性向,盡一切的可能,幫助每一個人排除學習障礙,提升學習成效。而不是刻意把大部分的時間花在舉辦膚淺、皮毛的活動,卻回過頭來要求民間編印教科書的廠商提供現成而制式的「投影片」「講義」「教具」「測驗卷」……老師自己不認真、不動腦,怎麼有可能教出認真又動腦的好學生?

「寓教於樂」,絕不等同於「完全娛樂」。處心積慮製造歡樂學習環境的人,並沒有犯錯,只不過在歡樂的背後,一定要加上對學習真正有幫助的思考及方法,並且確實地驗收學習成果。

經常受邀到不同的企業講授課程的我,不斷反省自己是否勝任這個角色。我的確沒有勇氣以傳統教學的嚴肅態度,看著工作疲累的學員不斷在課堂上打瞌睡,但是也無法忍受譁眾取寵的授課方式,讓學員大笑三聲之後毫無所獲。

在愈來愈普遍強調娛樂化的時代,許多企業領袖為了捕捉媒體報導的焦點,也勇於嘗試在重要場合扮演小丑,取悅員工及投資大眾。但不要忘記了,競爭是無情的,企業能不能活存,關乎的不是企業領袖的演技,而是經營績效。正如同青少年可以開開心心、嘻嘻笑笑,混過在學期間,但是畢業後登上國際的舞台,有多少實力、本事,就立刻見真章了。

充滿創意的開學典禮結束了,接下來的每一堂課,都還是這麼豐富有趣嗎?校長,請回答我。

(作者為行銷管理顧問暨專欄作家)

本文出自 2004 / 10 月號

第22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