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心智殺手 阿茲海默症

文 / 陳怡萍    
2004-05-06
瀏覽數 52,350+
心智殺手 阿茲海默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艾瑞絲.梅驛是二十世紀英國國寶級的思想家和作家,曾被譽為「英國最聰明的女人」,卻在1994年被診斷出罹患了阿茲海默症,發病初期她曾形容自己到了「一個非常非常不好、無聲的地方,一個黑暗之地。」

阿茲海默症也就是俗稱的「老人癡呆症」,也是六十五歲以上老年人罹患率最高的一種失智症,比例超過60%,此外,部分血管疾病也可能導致無法補救的腦部病變,引發另一型態的失智。這種失智症是由俗稱的腦中風所引起,稱為「血管性失智」。

而阿茲海默症是記憶上的障礙加上其他認知功能的損害,所衍生出的一種退化性疾病,這些心智功能的喪失是逐漸發生且不會回復的,病情發展到最後階段,就變成全面性的心智功能喪失。

事實上到目前為止,引起阿茲海默症的病因還是個謎,但「年齡」的確是其中一項危險因素,因此社會結構老化,老年人口的增加也必然使患者增加,而根據最新的流行病學研究顯示,阿茲海默症已是老人死亡的第四大原因,「有人曾說過,只要你活得夠久,就一定會得到阿茲海默症,」耕莘醫院永和分院精神科主任張傑文醫師說。

但是由於阿茲海默症最常先以記憶困難的症狀出現,許多家屬會將患者記憶力的衰退,當作老化過程中的正常現象,而忽略了病兆並且延誤就醫的時間。

妄想、幻覺接踵而至

要判斷家中老人為正常老化或罹患阿茲海默症確實不易,不過張傑文醫師表示,患者的記憶力會依序在時間、地點、人物等三種定向力上持續退化,在開始時無法記住年、月、日等日期,然後迷路,接著對家人產生陌生感甚至完全遺忘。

除了記憶力等認知功能退化外,高達九成的阿茲海默症患者在發病初期,會伴隨著妄想、幻覺等精神症狀的出現,另外也有半數以上的患者會出現憂鬱症的相關症狀,二成以上會被診斷出確定同時罹患憂鬱症。

張傑文醫師指出,在患者所出現的妄想症狀中,「偷竊妄想」所占的比例最大,通常是患者在找不到自己藏匿的金錢後,懷疑家人偷了自己的錢,進而對親近的家人產生敵意。

其次則是因患者害怕被拋棄的心理,而懷疑自己的另一半與外人有染的「嫉妒妄想」,以及常常認為自己遭家人虐待的「被害妄想」,而這類妄想程度嚴重時,極可能引起患者對家人產生攻擊性行為。

而在幻覺症狀的部分,長庚紀念醫院神經內科主治醫師徐文俊表示,阿茲海默症患者會出現所謂的「視幻覺」,他舉例說,許多病人會因為想念已過世的親人,而產生看見死去親人的幻覺,「這樣的症狀常嚇壞很多不瞭解病症的家屬,甚至用求神問卜的迷信方式來解決。」

由於阿茲海默症是一種進行性的腦部退化疾病,許多研究也顯示,患者腦部的神經傳導物質——乙醯膽鹼比正常人少,造成病患的記憶力及處理事務的能力衰退,所以在藥物治療上,可以使用乙醯膽鹼抑制劑來增加乙醯膽鹼的濃度,促進神經細胞之間訊息的傳遞。

然而到目前為止,阿茲海默症並無法根治,藥物治療的目的在於減緩認知能力的退化,並控制患者所出現的精神症狀,讓病患可以得到較好的生活品質,也讓照顧者在照護上較為輕鬆,減少照顧者壓力。

讓失智老人重返社會

但是對阿茲海默症患者而言,藥物治療只是整個療程中最基本的部分,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執行長鄧世雄醫師就強調,提高失智老人的社會參與程度才是治療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

鄧世雄醫師以基金會中的治療方式為例,每個星期都有專業的照護人員,帶著還有行動能力的失智老人外出逛街,除了讓患者坐捷運、逛市場、辦年貨,甚至還帶患者到紅包場裡聽老歌、看表演,「必須讓失智老人走出去跟社會大眾接觸,不可以只把患者關在家中,這樣只會加速病情的惡化。」

除了讓患者走出戶外,基金會也同時要求患者家屬盡可能共同參與這些戶外療程,因為「以家庭為中心」是阿茲海默症治療過程中最重要的方向。

徐文俊醫師也強調,除了對患者本身的藥物及活動治療外,對家屬的教育也很重要。由於患者在輕中度時期還具備行動能力,並且常常出現妄想、幻覺等症狀,除了亂跑、作息時間混亂等,更容易與家人產生衝突與誤會,對於必須時時照護患者的家屬來說,更會造成莫大的心理壓力。

有個七十四歲失智症母親的黃森雄先生,就是個最典型的例子。

一開始,黃媽媽在一天內不斷反覆問著「今天星期幾?」後來開始懷疑黃森雄偷了自己的金錢,甚至跑遍整個樹林地區的警察局,報案兒子偷竊,更埋怨兒子不給飯吃、虐待她,最後一狀告上法院,希望為自己的妄想討回公道。

當時黃森雄的父親正值癌症末期,每星期都必須到醫院接受化療,黃森雄兩頭奔波、身心俱疲,卻還要面對母親的無理取鬧,當時對失智症完全不瞭解的他,並不知道母親已經生了病,在心力交瘁下自己向認識了十多年的精神科醫師吐苦水,才在醫師的提醒下帶著母親到醫院檢查,開始了一連串的療程。

對病情的不瞭解也是目前這類病症的最大危機。雖然根據內政部對台灣老年人口的統計,與流行病學上患病的比例計算起來,台灣目前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患者大約有五萬多人,但確定診斷為患者的紀錄卻不到兩萬人,表示還有一半以上的病患遭到家屬忽略而未被發現已罹病,若因此延誤就醫時間,將來的治療過程也會困難好幾倍。

張傑文醫師感嘆,台灣已經進入高齡化社會,老年人口將會不斷增加,而政府、醫療單位與每一個家庭,都必須共同正視這個被多數人忽略,但卻越來越嚴重的問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