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歐洲的復甦之路

文 / 蔡明珊    
1999-10-18
瀏覽數 850+
歐洲的復甦之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個強勢的貨幣,並不全是經濟活力的象徵;而貨幣的下跌,也不會是經濟持續繁榮的主要因素,」︽倫敦金融時報︾評論家Samuel Brittan 如此比喻歐元暫時貶值的好處。

歐元歷史,其來有自。一九九二年二月七日「馬斯垂克條約」簽訂,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一日經歐洲各國批准生效之後,不但使得世界上最為人矚目的區域組織由「歐洲共同體」(EC)順利轉型為「歐洲聯盟」,亦使其「經濟暨貨幣聯盟」(EMU)更為具體化。在新的「經濟暨貨幣聯盟」架構,以及德國的建議之下,歐洲共同貨幣之名稱亦由「歐洲貨幣單位」改名為當前眾人耳熟能詳的歐元(Euro)。

今年一月一日,歐元正式加入世界貨幣體系。但是歐元卻如曇花一現,只維持三天的蜜月期,隨後便一路下滑,最低曾跌至一.○一美元,世人對歐元的企盼暫告幻滅。

「歐元的夢其實還沒有破滅,」荷蘭銀行消費金融部副理郭士斌說。經歷了半年的考驗,根據外電指出,目前歐元區的經濟成長傳來喜訊。八月初德國銀行曾預計,今年年底,歐元兌美元可望升至一.一五美元。

歐元貶值利多於弊

「歐洲貨幣統合,讓歐洲國家在政治經貿談判上具有強勢的地位,歐洲國家對此也樂觀期盼,」巴黎第五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亞歷桑塔.霍辛斯基(Alexandra Rosinski)說。

歐元的統合是一場向心力的凝聚。歐元統合過程裡的強弱勢,也受到總體因素的影響,如進出口成長、生產力、失業率等問題。

歐元貶值對歐洲經濟是利多於弊。《國際先鋒論壇報》指出,由於出口競爭力增加,許多歐元區國家感覺日子因為歐元貶值而變得更舒服,因此放任歐元繼續貶值。這可由今年六月份,歐元區之首德國出口接單逐漸上揚得知。花旗銀行企業金融部財務長利明獻也認為,歐洲中央銀行(Europe Center Bank,ECB)放任歐元貶值了一五%後,目前歐元已經觸底。

歐元目前雖有反彈的跡象,但速度十分緩慢。「歐洲的反彈是一個U shape(U型變化)而不是V shape (V型變化 ) ,」郭士斌直言道。

緩慢來自於生產力的下降,也就是企業因存貨比率增加,造成產能過剩的現象。由於歐洲去年歷經企業銷貨量的下降,因此,今年開始,歐洲企業必須先消化手中的存貨;在產出相對減少的情況下,經濟雖然顯得復甦,但企業獲利因而減少。

另一方面,歐元區政府也企圖透過公共投資,刺激歐元區國家的經濟成長;不過,由於投資效益無法立即顯現,也會延遲歐洲的復甦步調。中華經濟研究院國際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專司區域經濟的靖心慈說,為了讓歐洲生產力提高,所以目前歐元區政府計畫公共事業開放、貿易自由化、電信通訊連絡網建立等方式。若在二○○二年前(歐洲貨幣正式發行前)完成,生產效率將大為提升。

再者,失業率仍然是歐元區政府最頭痛的問題。由於經濟過熱,失業率降低,就會導致通貨膨脹;若經濟緊縮,雖然通膨問題稍有喘息,失業率又會上揚,長期以來就是一國需要使用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調節的經濟問題。然而,歐元區整合成一個共同體之後,各國無法根據自身經濟狀況對失業與通膨問題進行調節,也就更沒有籌碼面對這兩個問題。

根據歐元統計處資料顯示,目前歐元區十一國的失業率大概維持一○%上下。然而,歐洲央行將區內的通膨水準維持在同一水準內,各國政府可以用來打消失業水平的貨幣政策工具減少,打消失業的效果也就相形見絀。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指陳,設定通貨膨脹上限,並不代表歐洲央行完全忽視成長與就業的重要性;過度僵硬的勞工及產品市場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一位研究歐洲市場的專家也指出,由於德國工會的強勢,造成勞資雙方不具協調彈性的關係,使得勞動市場較為僵化。

為了降低失業率,歐元區政府目前將商品、勞動、資本、服務四項自由化,亦即要打破僵固的勞動與開放商品市場。而未來歐元區內各個工資水準必須搭配勞動者的生產力才能決定,以減少過去政府大型補貼、公共支出減少的情形,以及提高歐元區內的競爭力。

統合艱難但已無法回頭

然而,對於政府、專家勾勒出的歐元美景,真正要使用歐元的人卻無動於衷。因為到目前為止,他們所經歷的只是逐漸縮水的社會福利和裁員厄運。對大多數歐洲人來說,歐元不但干擾了他們一向自豪的生活方式,也破壞了他們一向珍惜的價值。亞歷山大.霍辛斯基說,法國人仍習慣使用法郎,很少使用歐元貨幣,歐元只對企業與總體經濟有益。

然而,歐元區的國家無法再走回頭路。

歐元區的實施雖要歷經不少陣痛,不過,實際撙節的各項成本也十分驚人。根據估計,各國從現有貨幣轉換成歐元的過程中,須付出高達一百二十億美元的軟硬體作業成本。一旦單一貨幣聯盟開始運作後,歐洲企業每年將可在匯率轉換上,節省六百億美元的成本,跨國企業匯率損失的風險必然降低。

其次,價格透明化也迫使企業必須提高競爭力。由於價格透明化,各地的採購人員輕易就能比較各種商品與服務的價格。沒有競爭力的企業也無法繼續存活。花旗銀行財務長利明獻表示,市場上的資金始終在尋找一個復甦的國家,它的幣值會不會超貶、股市有沒有潛力、債券收益是不是比較高,都是決定資本移動的主要變數。一旦歐元區國家的企業競爭力因而提升,資金才會源源不斷地流入。

花旗證券投資顧問研究部經理曾慶瑞指出,目前歐洲央行仍要避免政治角力,提高行事的透明度,才能讓市場信任。而且今年年初歐洲電信業、汽車業等購併案,也讓歐洲企開始重視競爭力與提升股東權益。

「歐元的成長,下半年才是起步。目前還需考慮全球的經濟環境,」靖心慈說。有不少變數影響歐洲與全球經濟的相對強弱,短期變數就是Y2K危機。

美國在Y2K金融安檢上屬於第一級安全性,而歐洲處於第二級。歐洲聯盟的報告顯示,在年底前歐洲有些電腦因為千禧蟲來臨,將面臨程式無法處理資料的窘境。雖然歐盟大致準備好應付危機,但像信用風險或流動性等風險,仍然被低估。「因此,資金就是Fly to Quality(流到品質好的市場),」利明獻預測資金起伏不定的變化,使得明年資金的流向,仍暫時會回流到美國市場。

中信投信總經理蔡念祖也說,歐洲不像美國,它有很多社會主義的包袱。美國的電子科技領先,歐洲不是對手。

文化與環境是復甦的關鍵

另外,環境與文化上的差異,讓歐洲復甦之路,走來艱辛。

多數人認為,美國重視科技、Know-how、研究與發展,鼓勵創新思維,有Venture Capital(創業投資)的精神。例如加州矽谷,資金市場就很支持這些產業,產生快速且良性的循環。「歐洲其實很難追得上,」利明獻搖頭道。

資本市場的現實在於,不管你的科技在哪裡,現在這些錢都會流到美國去(目前有很多人希望產品能在美國的Nasdaq上市),即使北歐的芬蘭出了個NOKIA 電訊產業也是一樣。「因為美國的建設好,有最多的投資,投入的話,資金可以幫忙,」利明獻又補充。

「要步入開放的市場,學習美國八○年代的寧靜革命,是歐元區內國家跨越二○○○年的考驗,」中華投信副總經理金崇誠指出,歐洲要革命,首先必須提升生產力、保障股東權益及調整組織。

面對這些調整,富蘭克林證券投資研究企劃部襄理賈毅卻說,首要突破的是文化上的阻礙,也就是語言上的隔閤,才能調整下一個步伐。

有人說,歐洲貨幣聯盟的真正危險在於國家主義。也就是說,歐洲勢必要拋棄過去以勞工利益與社會福利為優先的情況,進而追求美國的個人主義風潮,公開屏棄沈穩、明智的德國企業風格。

法國著名企業家和經濟學家、曾任法國經濟計畫署總長米歇爾.阿爾貝(Michel Albert)曾指出,國家主義促使歐洲政府漸漸被歐洲市場遊戲排斥在外,受全球經濟競爭所逼,各國不得不犧牲公共開支以維持本國競爭力。

對照目前歐元的情況,頗符合這個說法。歐洲適不適合美式企業作風,有無真正的歐洲管理體制代替,是步入二○○○年後歐洲該思考的問題。

然而,歐元經濟的成長不是沒有機會。美國《新聞週刊》曾指出,歐洲人自從一九五○年開始合縱連橫,歐洲聯盟產生。一九九七年,亞洲爆發金融風暴,歐洲聯盟得以倖免,雖然歐洲的經濟絕對稱不上好,但是目前全球經濟漸升,日本經濟也在復甦中。加上近來美國升息的壓力,使得美元也遭遇走軟趨勢,相對增強歐洲貨幣。「美國民間儲蓄率無法維持,消費下降,景氣也往下跌,」一位研究歐元經濟的官方人士道出美國經濟未來將逐漸往下走的變數,更讓歐元區得見景氣綠燈的端倪。

與時間競賽

得知歐洲總體經濟面的現況,把時空拉回國內。國人如何因應歐元的起伏與規劃完善的投資布局呢?

利明獻以外匯投資的觀點指出,影響歐元匯率走勢最大的指標,是在歐洲與美國兩方的債券利差。從十年期的債券來看,利差已縮減到一個百分比,加上現階段歐元似乎已經觸底,投資人可以考慮投資,購買歐元外幣。

若以股票市場情況而言,蔡念祖說,投資人一定要先瞭解自己投資的目的與風險承擔的多寡才投資。多數投顧對歐元市場的好壞意見不一,大致都傾向小額投資人應利用投資組合、分散風險的觀念,把小錢交由基金公司代為操作,以全球型股市或歐美股市型基金投資較安全。

「歐元應盡量採取溫和上漲的步伐,歐洲央行不怕歐元貶,而是怕它漲得太快 ,」倫敦《金融時報》指陳,歐元若是突然上漲,市場反而將對它有悲觀的預期。

相對的,誠如Samuel Brittan所言,如果歐元持續疲軟、無法上升,對經濟也將造成負面威脅。

在二○○二年以前,變數還在。「我們正在翻動歷史永無回頭的一頁,」葡萄牙財政部長佛朗哥說。為了不讓歐盟統合的心血白費、一切回到原點,「與時間競賽」就是歐洲面對未來經濟復甦的一項重大考驗;投資人也該保持耐心,靜觀投資歐元的機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