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投信CEO個人理才戰略

文 / 袁孝康    
1999-10-18
瀏覽數 850+
投信CEO個人理才戰略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壤壤,皆為利往。」——《史記》貨殖列傳

「貧富之道,不可奪予;而巧者有餘,拙者不足。」《史記》貨殖列傳的一番話,可以理解為:生財之道因人而異,既無法奪取也無法給與;但其中訣竅卻可以使得巧妙運用的人富裕、不懂理財的人貧窮。

台灣的投信基金總規模將於今年突破新台幣一兆元大關,未來投信基金在台灣證券投資市場的地位將日形重要。截至今年六月底為止,台灣前十大投信公司的總基金規模占總體基金市場占有率達六四.五五%(見表),它們的投資決策往往動見觀瞻,吸引市場上眾人的目光。總綰投資兵符的各投信公司CEO(最高決策長,chief executive officer)、CIO(投資總監,chief investment officer)手握億萬資金、進出各地市場之際,在「利益迴避」的原則下,他們自己如何投資理財?

︽遠見︾專訪台灣前十大投信公司CEO、CIO,談談他們對於現金、存款、基金、股票、債券、房地產等各種投資理財工具的看法,以及運用財務槓桿(Leverage,透過借貸產生的槓桿乘數效果,讓投資能以小搏大)借貸投資和稅務規劃的觀念和經驗。

中華證券投信公司副總經理金崇誠:

資產與負債要分開

我一直覺得人生有幾個很重要的決定:生財的決定、生活方式(Life style)的決定和理財的決定。從人生的觀點來看,前兩個決定更重要。舉例來說,購屋就是一個生活方式的決定;在現在的社會環境下,購屋也是影響理財行為的消費問題。

理財則受前兩個決定的影響;它既不是從無到有的過程、也無法致富,但卻是重要的人生決定。所有理財決策前的抉擇,事實上都是生活方式的抉擇。

我在紐約大學念MBA(企管碩士)時主修財務金融,在現實生活中,我是以「資產負債表」的方式來管理個人財務,也就是資產與負債必須分開處理;「強調風險管理,而非報酬管理」則是我的個人理財觀 。

在我的資產負債表中,資產包括基金、直接投資和固定收益投資三大部分;固定收益投資包括債券、債券型基金和定存。

基金投資占我個人資產的一五%。基金具有分散投資的特質,而分散投資可以規避市場風險;藉由全球不同類型、不同投資標的基金的分散投資組合,可減少市場波動的風險。在我的基金投資組合中,一半購買全球型基金,一半購買國內的股票型基金,除非發生全球金融危機等系統性風險,我都可以獲得穩定且不錯的報酬。

和股票投資一樣,我不同意以找時點的方式買基金。要找到好的時點就必須「逆勢操作」,但這是違反人性的,極少人能做到。我比較贊成選擇優良的基金、以「隨時買、不要賣」的方式投資。

選擇優良的投資標的需要花時間,但多數人卻是投資大師彼得.林區(Peter Lynch)所說「買股票花的時間比買冰箱花的時間還少」的投資人,更談不上風險管理,所以不容易賺錢。

近年來台灣的新興富豪都是生財有道,而非理財有道。例如當年華碩的創始股東,現在都成了台灣的新富階級。理財不是生財,一般人也不應該奢望靠理財來生財;動輒要求三○—四○%的報酬是生財而非理財,因為唯有生產事業才有這樣的報酬水準,所以我也參與朋友的創業投資。

先儲蓄後理財、設立標竿、超過標竿就可以滿足,理財要求的是合理報酬。我認為生財可以適當地運用財務槓桿,但是反對借錢來投資理財。(袁孝康)

元大證券投信公司總經理黃廷賢:

投資要認清風險

我認為股票是相當不錯的投資工具。民國七十七年,政府開放設立新券商,當時我參與永欣證券的籌設,也從此和股票市場結下不解之緣。從永欣證券董事特助、總經理,一直到現在為一般投資人理財,我的工作都和股市有關。

十多年前台灣股市並不健全,消息面、技術面的因素主導了股市的漲跌,持有大量土地的資產股是一般人投資的主要標的,在少有法人參與的情況下,股市波動相當大。當時我以股票為主要的投資工具,一度賺了不少錢,但是九二四股市崩盤,就讓我賠上幾年來的投資所得。

經歷一番大起大落,讓我深刻瞭解「風險」的觀念。個人理財如果沒有風險觀念,理財就沒有意義,所以我堅持不以財務槓桿、擴張信用的方式理財。

這幾年整個投資環境變化得很快,法人市場的趨勢愈來愈明顯,個人投資的難度也愈來愈高。在策略上,個人長期的投資理財還是得回歸基本面,同時必須有停損(跌至預先設定的虧損點即認賠出場)的概念。我的停損點設定在一五%,超過就斷頭賣出。

我的收入有三分之一用來買定期定額的股票型基金,其中包含子女的基金和退休基金。依平均成本法,買好的定時定額基金,長期投資報酬率很可觀;儘管這兩年台灣景氣不好,但是我買的一支定期定額基金仍賺了二○%,平均報酬率是一○%。

此外,因為本身工作的關係,加上念政大企管研究所企業家班時,有不少產業界的同學,我可以獲得包括產業前景、未上市公司財務報表等完整的產業動態和資訊,所以我也參加創投,投資未上市公司。

如果還有多餘的錢,累積到一定的規模後,我會放在債券型基金;由於部位(position,留置在市場中未結清的部分)不大,所以節稅的效果有限。對我而言,債券型基金是短期現金流動的工具,一旦有適當的投資機會,可以馬上變現投資。

根據個人經驗,我認為現在的年輕人一定要進金融市場,瞭解不同的投資工具、學習看基本面、掌握投資趨勢,利用各種金融工具積極理財。事實上,年輕人在投資理財上確實比較積極,但是積極理財的同時也必須有風險觀念,否則財愈理愈少,甚至影響生活品質,那就得不償失、談不上理財了。(袁孝康)

富邦證券投信公司董事長蔡明興:

長期持有就是理財

我認同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的「長期持有」投資哲學;只要選擇正確的投資標的,長期都有不錯的報酬。以巴菲特為例,他的投資標的大多是像麥當勞、可口可樂、《華盛頓郵報》等獲利穩定的價值型股票(value stock),看起來並沒有特別之處,但是長期持有的報酬卻非常可觀。

隨著股票市場愈來愈成熟,未來法人或基金長期持有體質不錯的股票將是一種趨勢。我也長期持有自己公司的股票。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人工作都很忙,無法關心自己的理財狀況,所以必須建立長期持有的基本態度。

從投資的角度看台灣的房地產市場,出租市中心辦公室或商場等商用不動產可以維持六%至一○%的投資報酬率,比定存好一點,還算符合投資效益。住宅不動產則因為房屋租金低、市場供給過剩,未來增值空間不大,只能從自住的角度來考量。

理財也應該考量生存風險的問題。年輕人由於儲蓄少,若要對家人有所保障,也必須在理財中加入保險規劃,例如保障型的保險可以占收入的一到兩成。

保額的計算方式是根據「當時的利率水準」乘以「保額」的「年利息所得」,必須與年薪相等的方式來計算。以每個月薪水五萬元、年收入六十萬元的上班族為例,在五%的利率水準下,應該有一千萬元的保額。

此外,高所得者還有稅務規劃的問題。在目前五%的利率水準下,買銀行定存單必須課四○%的利息所得,實際的利息所得只有三%;而課徵二○%所得稅的商業本票、不課稅的公債(RP)、債券型基金都是高所得者不錯的節稅工具。

從「長期持有」的理財態度來說,我並不贊成個人理財運用財務槓桿。由於這種理財方式通常無法持久,遇到非預期的波動,就容易提前出局。

對我而言,運用財務槓桿的前提是:先預估將有收入再舉債,即使未來投資機會無法實現,仍然有能力償還借款。但是,基本上我並不贊成「用大量的錢去賺錢」的投資策略,這樣會使投資風險變得很大,個人也要承受很大的壓力,不是好的理財方式。(袁孝康)

群益證券投信董事長陳欽源:

投資要見好就收

基本上,我抱持著「對未來樂觀」的投資哲學;這和台灣股市沒有空頭市場,政策面看漲不看跌有關。雖然漲多不免拉回,也難免有循環波動,但是隨著經濟成長,股市長期還是向上走。

事實上,投資人大多像羊群效應(herd instinct)中的羊:發現狼來了,就全部往同一方向跑。能夠理性判斷的少數人更值得尊敬,這些人通常都會成為有錢人。

在投信這麼多年,我發現這樣的效應發酵時,即使是我也不容易做出理性的判斷。今年四月,台灣不景氣使全體投信的電子股持股比率降到三成以下,我們卻仍然持股七、八成。雖然根據電子公司的業績判斷,下半年股價應該會有所表現,後來也應驗了,但當時這樣的決策確實讓我承受很大的壓力。

我比較晚婚,有家庭、小孩後,因為家庭生活需要安定,我的投資理財變得比較保守,定期定額基金成為主要投資理財方式,藉此強迫自己投資,也為小孩存下教育基金。定期定額基金投資約占我收入的一五%,保險也是。

此外,我也利用工作上得到的資訊,投資一些未上市公司;我也是美國折扣券商Charles Schwab 的客戶,讀它提供給投資人的投資研究報告,利用線上交易或多或少買一些美國股票。

基本上,我認為年輕人承受風險的能力比較高,可以運用財務槓桿。年輕人一方面資金有限、風險也有限;另一方面,失敗了也可以重頭再來。

對年輕人而言,學習風險控管(risk control)也是件很重要的事,見好就收是必要的。我在股市的經驗是:成功運用槓桿的人很多,但是能夠知足、全身而退的人卻很少。結婚前,我比較積極於投資理財,偏重高風險、高報酬的投資;結婚後,儲蓄比較多,少數放銀行定存,主要是買債券,既可以節稅,資金調度也方便。此外,生活哲學也有一些轉變,除了要求安定,也要求單純。不融資、不舉債是我投資的基本想法;投資理財不複雜,生活才能單純。(袁孝康 )

中信證券投信公司總經理蔡念祖:

投資是一種情緒管理

近五年來,全球股市都有一個共同的疑問:價值型股票(value stock)和成長型股票(growth stock)究竟哪個是未來市場主流?價值型股票具有報酬穩定特性、成長型股票具有高成長的遠景,但是從各地股市資金明顯集中在電子科技等成長型股票看來,價值型股票即使價格低廉、本益比偏低,也不容易獲得市場青睞。

市場動能集中在成長型股票,傳統投資價值型股票的資產配置模式也面臨考驗。在投資績效的考量下,法人、基金將資金投入成長型股票變成一種趨勢,從美國、歐洲到亞洲的日本、韓國、台灣,網際網路股、高科技股、電子股等高成長性股票,成了市場資金關注的焦點。

在這個背景下,我的個人理財哲學是:確認投資目標、選擇投資策略,並且追求「成長」。

我的投資理財有三個目標:一是個人退休基金、一是子女教育基金、另一個是風險性投資。個人退休基金是針對保障個人安全所訂的目標,如不可預期的政治變數等,這個部分在資產配置中占二○%,這部分只需一二%的投資報酬率。

子女教育基金是計算我的小孩高中畢業後,到美國從大學到研究所畢業所需要的花費。美國大學的學費加上生活費一年約五萬美元,並且這個數字每年以五%的速度成長,估計六年教育費用需要三十到六十萬美元。這個部分在我的資產配置上占三○%,投資報酬率也必須達到一二%。

除此之外的閒錢我拿來做風險性投資。這部分的投資報酬是以股票平均報酬率為標竿;依歷史法則,股票的平均報酬率大約是一五%,所以風險性投資的報酬率不應該低於一五%。

從全球資產配置的觀點來說,我的資產配置結構在美國和日本等高成長地區各占三○%,歐洲和整個新興亞洲各占二○%;分散投資可以分散風險。我的一般投資以基金為主、股票為輔,而風險性投資則以個股為主、基金為輔。

從追求成長的投資策略來看,我是一個積極型投資人。投資理財多年經驗告訴我:投資本身是一種「情緒管理」;如何在高低起伏的投資過程中,管理情緒、不受情緒影響分析判斷,才是一門學問。(袁孝康)

建弘證券投信公司副總經理俞大鈞:

理財要做五年財務規劃

理財,首先必須「有財可理」,所以個人理財必須先建立「所得基礎」,重視income flow(所得流量)的成長。先專注本業,以五至十年的時間穩健地累積所得,創造可理之財。

我的理財可分為子女教育基金和退休基金兩個方面。理財的形式則包括:房地產、基金、direct investment(直接投資)和認購公司的股票。

將房地產視為投資工具,可以從租金收入與利息成本能否相抵,以及轉手差價的capital gain(資本利得)兩方面來考量。也就是說,置產如果無法獲得資本利得,就必須盤算出租的租金收入能否涵蓋房貸的利息成本。

在低房價的民國七十年代,房地產確實是個不錯的投資工具,但是以目前的放款利率以及房市的景氣狀況而言,它就不是很好的投資工具,頂多視為一項necessity goods(必需財)。在我的財務結構中,房貸支出占收入的三成;從財務規劃的角度來說,這個比例是合理的規劃,並不會影響個人終身的理財。

我贊成每隔一段時間存下一筆錢買股票或基金。我的收入有三分之一用來買基金,其中子女的教育基金和我的退休基金各占一半;基金配置的比例是國內基金占三分之二,海外基金占三分之一。教育基金以子女的名義、定期定額地購買;在每年一百萬的免稅贈與額度內,這也具有節稅的效果。

此外,我也用一到兩成收入投資風險性比較高的私人公司,做為未來退休基金。風險高通常意謂報酬也高,我不喜歡使用財務槓桿、擴張信用,但是我隨時prepare(準備)能在一天之內籌措現金,一旦有投資機會就立即投入。債券型基金就是很好的現金管理工具,它還有免稅的好處。

關於理財,我的做法是「設立目標,做未來五年的財務規劃」。以保險為例,我以個人終身所得曲線來規劃保險,以未來五年收入的總額來計算保額。

理財,強調的是一步一腳印;努力理財不一定能發財,但是要發財卻必須會理財。(袁孝康)

怡富證券投信公司總經理蘇英孝:

標竿式的理財哲學

理財之前必須先儲蓄,不論標會或存款,都必須累積一筆錢才能談理財。從我的收入分配上來看,可以分為儲蓄、家用、房貸、投資與保險五個部分,其中家用與投資各占五成與兩成,其餘各占一成。由於太太在銀行工作,享有優惠存款利率,所以我也拿固定比例的收入來儲蓄。

傳統上,房子被當做不動產,我則將房子視為「動產」——必須根據需要、從小到大、慢慢更換。尤其對年輕人而言,「一次購足」的大坪數購屋方式只會換來二、三十年動彈不得的生活,不會有多餘的財可理。

其次,房貸的本金償還結構呈「倒金字塔型」。以二十年房貸來計算,前十四.六年償還的本金和後五.四年的比例相同;也就是說,一個不斷換屋的人,事實上只是在繳利息而已。

我的做法是「付息不還本」;在預期下次換屋的時間後,與銀行訂定短期契約、分期攤息,既可以準備未來換屋,也增加理財空間。但是從基本面來看,現在的房地產市場流動性差,並不是好的投資理財工具。

關於投資理財,我強調標竿(benchmark)式的理財哲學:依閒錢運用方式設定報酬標竿,再按不同的標竿設定checking point(檢查點)的時間。舉例來說,拿一筆原來要做定存的儲蓄改用於投資,標竿就是定存利率;如果一年後的投資報酬率超過定存利率,就是正確的投資決策。

投資判斷就像「跳繩」,必須捉住投資標的的脈動,掌握高低點。水往低處流,資金也應該往低處去,賺錢的機會才高。亞洲金融風暴時,大家都不敢買基金、股票,我進場買了海外基金,事實證明這個投資判斷是對的,我也獲利不少。

現在我主要投資定期定額的海外基金,投資標的是亞洲,基金組合包括東協、泰國、韓國、日本基金等等。因為海外基金的資本利得按屬地主義課稅,還有節稅的效果。

理財必須先評估錢的目的和用途,其次不應該影響生活品質。定存其實是某種形式的套牢,只能視為應付環境變動的不時之需,如果投資理財的行為會帶來壓力,影響工作或家人生活,對我而言,都不是很好的理財方式。(袁孝康)

光華證券投信公司總經理章嘉玉:

從趨勢投資出發

我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念企管與圖館碩士時,打工累積了第一筆可理之財——新台幣五十萬元。取得學位回國正是十年前股市狂飆的時期,我投入了當時的股市;前後一年多的時間,我的財富由五十萬元變成了五千萬元,但是隨後股市的崩跌,又讓一切歸零。

我的經驗是:對於投資工具的選擇和市場的判斷,仍必須回歸「基本面」和「資金流向」來觀察。

一九九九年以來,歐洲因應歐盟的誕生,正進行一波波的企業購併和結構調整,短期內難有表現;亞洲則逐漸脫離金融危機的陰影,日本也在一連串的企業改造之後,逐漸復甦。

再觀察資金流向,美系資金到九九年六月底為止,明顯地自歐洲撤出,進入日本。所以從基金投資、全球資產配置的角度來看,亞洲必須加碼;景氣過熱、有衰退之虞的美國則應該減碼。

我個人的理財哲學是從「趨勢投資」出發;掌握趨勢、在相對低檔時分批建立部位、然後在相對高檔時逐漸出脫。九八年十月,地雷股陸續爆發,但是各項指標都顯示台灣已處於景氣谷底,隨時可能反彈。我加碼投資後不久,九九年二月股市觸底反彈,對這一波投資趨勢的正確掌握讓我有豐碩收穫。

如果以個人收入為計算基礎,在我的投資組合中,三○%投資固定收益(fixed income)的債券型基金,一五%用於定期定額或一筆買進的基金,四○%償還貸款,其中包括二○%固定償還房貸,以及二○%投資調度之用的個人信用貸款,再其餘則是生活所需。

在我目前基金的投資組合中,六至七成是去年以來建立、以亞洲為標的的海外基金,三至四成是國內的股票型基金;至於個人信用貸款部分,則是用於如公司認股或現金增資時,可以靈活調度、投資。

整體而言,由於我的投資報酬率大約可以維持在銀行利率兩倍左右的水準,所以對我而言,個人信用貸款具有活化資金流動的作用。

我認為年輕人必須aggressive(積極)一點,除了做好個人的工作之外,多接觸各種投資理財工具,股票、認購權證、期貨都可以嘗試;只要能掌握趨勢、仔細評估風險,也可以適當地運用財務槓桿。對年輕人而言,失敗必須視為理所當然,重要的是「從失敗中學習經驗,瞭解失敗原因」。(袁孝康)

京華投信總經理曹幼非:

運用本業幫助理財

我投資理財的第一個邏輯是看清楚大環境再做投資決策;至於我儲蓄的第一筆可理之財——一百萬元,則是用來投資房地產。

一九八五年台灣房價起漲,當時我在外商銀行工作,隱約感覺到貨幣供給量不斷增加、游資充斥;也發現靠勞力賺錢、存錢的速度竟然比不上房價上漲的速度,相對購買力正快速下降,而新婚不久的我也需要住所,所以我的第一個一百萬就用來買房子。

我在房地產起漲時買屋,所以相對購買力沒有被稀釋。利用預售屋的槓桿,原本一百萬的房屋訂金,經過幾次房子轉手、賺取資本利得後,買下現在的房子。

現在的房地產市場是成熟市場,房價高且價格變化空間不大,房屋出租的租金收入和房價也不成比例,所以不再是投資理財的好工具。以首善之區的台北市住宅區為例,四十坪大的房子大約是一千萬元,一個月的租金頂多兩萬五千元、一年三十萬元,投資報酬率不到三%,比活儲還差。

對於剛入社會的年輕人來說,我認為可以在兼顧生活品質的前提下,適度運用財務槓桿、賺取風險性報酬。股票的短期風險高,但是長期報酬大,是相當不錯的投資工具。我剛進入社會前兩年累積的存款,除了買房子外,也投資股票。

運用財務槓桿時必須考慮兩個因素:一是收入的穩定性,二是利息支出占收入的百分比。理財不可能一夕致富,在不影響本業成長和工作穩定的情況下,可以增加報酬合理的風險性投資;財務槓桿也不宜太大,以免負擔過重、影響生活品質。

我以房貸做為財務槓桿的來源,房貸支出占收入的兩到三成。因為保持適當的房貸申縮額度,可以靈活資金調度運用。

我以「整體資產配置」的角度來理財,其中現金所占的比率很小,房地產則因為我對生活品質的要求,在配置上占六、七成;此外,包括公司認股等風險性投資比重約兩、三成,以及債券型基金或定存等固定收益投資約占一成。

人們可能因為投資理財不當,使積蓄減少,但專業能力卻只會隨著投入的增加而不斷累積。每個人在致力於工作的同時,也將因為更瞭解自己所在的行業特性,能夠做出更精確的相關投資判斷。真正能理財致富的人,是使本業除了生財之外,也能根據工作上的專業判斷來投資理財的人。(袁孝康)

日盛證券投信公司總經理吳火生:

現金能流動才能理財

對於個人理財,我強調「現金流動性」的觀念。我們面對的未來是一個通貨膨脹的社會,錢會不斷地貶值,存款利率在扣除通膨後,其實所剩無幾。所以我很少將大筆現金放銀行定存,存款數目頂多維持三個月的家計所需,其他的現金都運用在各種投資機會上。

我相信專業,也相信長期投資。相信專業就像洗頭剪髮要上美容院、找設計師一樣;投資也是一種專業工作,應該交給專業的人來做。我的工作時間相當長,無法天天研究自己的投資組合,所以我的投資從長期著眼,也盡可能結合理財和工作。

在投信工作,雖然不能買賣上市上櫃公司的股票,但是長期接觸各類產業資訊,讓我在投資理財上比一般人更具有優勢。

我的固定投資可以為兩個部分:未上市公司和基金。未上市公司的投資包括與朋友合股的創投公司和買賣未上市公司股票;在投資策略上,我不是以Top down(由上而下)的方式,從熱門產業中選擇公司投資,而是根據個別公司的體質,Bottom up(由下而上)決定投資比重。

一般人由於缺乏資訊,投資未上市公司風險較大,但是如果判斷正確,長期投資報酬相當好。事實上,在我專心工作的同時,也能瞭解產業動態,個人投資理財就從中獲益不少。我曾經投資未上市的華邦電子公司,從未上市持有到上市後賣出,短短幾年的報酬將近十倍。

從長期持有、信任專業的角度來講,基金是很好的分散風險投資工具。我相信專業,所以我也買基金;基金投資比率和未上市公司的投資相當,大約各占收入的兩成。

基金組合方面,由於我的財富部位(wealth position)不大,所以以國內股票型基金為主,其中定期定額和一筆買進各占一半。定期定額可以分散風險;股市下跌時,就是一筆買進的時點。

通貨膨脹是未來的趨勢,二十年後的一萬元和現在的一萬元,意義完全不同,所以長期貸款可以占便宜。我從白手起家,十幾年投資理財下來,最明顯的成果就是有屬於自己的房子,現在則在繳第二棟房子的貸款,房貸約占收入的兩成。對於理財,我要求隨時維持「現金流動性」,不同的投資工具則可達到分散投資風險的效果。(袁孝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投資理財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