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最具國際化潛力的大學

文 / 劉鳳珍    
1999-05-15
瀏覽數 700+
最具國際化潛力的大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二月初,在成功大學校長翁政義的領軍下,一群以國立大學行政主管為主組成的招生說明會,跨海到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舉行,對象不是僑生,而是一般馬來西亞人。

這是台灣的大學首度將招生觸角延伸至海外。這幾年,「國際化」的話題被討論得愈來愈頻繁,各大學應對的態度也愈趨積極。

在企圖心人人都有的情況下,哪一所大學最有潛力代表台灣站上國際學術舞台?

果然沒有太多意外,這三年在《遠見》大學學術聲望調查中常讓很多受訪者難判高下的台大與清大,分別以兩百多票遙遙領先其他大學,交大與成大緊接在後,第五名以後的學校都只獲得個位數的肯定(表一)。

在其他學校行政主管眼中,台大、清大、交大與成大都以長期的研究表現優異獲得重視。這四所學校在象徵國際學術地位的SCI「科學期刊論文索引」以及SSCI「社會科學期刊論文索引」的發表篇數上,都領先台灣其他大學。

然而,若以「外國學生人數」做為檢驗一校國際化程度最直接的標準來看,這四所學校馬上面臨尷尬的場面(表二)。交大副校長魏哲和直率地說:「一個講自己是國際化的學校,卻沒有外國留學生,說出去會被人家恥笑。」

關鍵或許是出在語言問題上。一來,中文做為一種強勢語言的大環境尚未成熟;二來,各校能提供的英語教學課程幾乎是鳳毛麟角,更遑論開出一系列且足夠學分數的program(學程)。

不過台大教務長李嗣涔說得直接:「國家各方面的發展夠不夠進步,和大學能不能收到國際學生是最直接的關連,語言問題反倒其次。」留學生為什麼往美國跑?日語也不是強勢語言,可是東京大學的國際學生為什麼還是很多?

提升學術水準,邁向國際舞台

在「相對」的觀點下,東南亞國家就變成台灣各大學邁入國際化的第一站。「而提升學術水準,無疑是國際化之前各大學最需自我要求的第一步,」李嗣涔直指。

基本功修鍊到家與否,決定各大學未來國際化的潛力指數。締結姊妹校、學術拜訪、先進的實驗室、充沛的研究經費都是必要條件,但要足堪傲人,「關鍵還是在研究與教學夠不夠扎實,」清大校長劉炯朗說。

曾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任教長達十年的的劉炯朗比較,MIT全校八千多名學生,老師一千位左右;清大六千名學生,老師五百位。再以物理系為例,MIT有將近一百位教授,但清大只有三十名。

在相差懸殊下,這四所被視為有國際化潛力的大學,正以各種方式來提高研究與教學水準。

台大以自我評鑑的方式來提高各系所的學術競爭力。大約六年前開始實施的系所評鑑制度,已在各校陸續掀起仿效熱潮。透過校內外專家的分析與建議,讓各系所能清楚面對自己的優勢與弱勢,並提出改進之道。

原來是各系自家的事,卻衍生出系際良性的競爭關係,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成立不過六年的台大日文系,系上教授陳明姿一語道破地說:「日文系若有壓力,主要來自校內很多系都很強,所以我們也要更好。」

在四月中旬《亞洲週刊》(AsiaWeek)公布的「亞洲最佳大學」調查中,台大從去年第七名上升至第五名,或許也可以視為整體表現提升的例證。

矢志要保持「一流」,但不在乎是不是「第一」的清大,則在「學術價值至上」的風氣下進行一切改變,淘汰教師即是一例。清大沒有其他大學怕得罪人、給第二次機會的包袱,對於六年內未能升等的助理教授,一年後便予以解聘,以維持學術和教學的水準。

受限於教育部對各系教師名額的規定,想要突破就要自己找錢聘老師;清大也積極募款,想以成立基金會的方式支付這筆開銷。劉炯朗很欣慰地說,清大對學術的堅持和他過去任教的MIT、伊利諾大學沒什麼兩樣。

和清大一樣是理工科系起家,目前也轉型為綜合大學的交大,以相當務實的方法來面對國際化所需的努力。副校長魏哲和說,要吸引國外學生有兩個基本關鍵:「提供的訓練有沒有比人家好?」「能不能提供獎學金?」

一個大學不可能每個領域都好,因此交大希望在已有扎實基礎以及國際級設備的電子資訊領域全力發展,並以「為企業培養國外代理人」的思考,積極向企業界爭取獎學金贊助,用雙管齊下的方式招攬國外學生,特別是東南亞國家的大學畢業生。

成大則以「企業經營」的角度和外界密切互動,在國家補助刪減的情況下,校長翁政義也希望「多找一點錢」來支持校內的學術研究。近兩年成大的國際論文發表成長率為四所大學之冠,便可看出成大的企圖心。

面對未來發展,這四所具有國際化潛力的大學對學術追求的堅持與努力,或許可予其他學校借鏡;而他們未來可能的成就,更象徵台灣的研究實力終獲肯定,可以在國際舞台上與人一較長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