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山過台灣

文 / 王一芝    
2004-04-01
瀏覽數 14,500+
新唐山過台灣
分享 分享 複製連結

大年初三,空氣冷澈,耳邊盡是阿里山紅檜木的松濤聲。

天還沒亮,嘶嘶冒著白煙的小火車,抵達著名的觀日景點祝山,推擠著如潮水般的遊客,卻始終未能在看台上覓得一席之地,因為最前排的好位置,早被近六十人的大陸旅遊團密密實實地占據。

他們的口音帶著南京腔,把「昨天」唸成了「嵯天」,「離」又都說成了「泥」。男的年紀大多不過五十歲,披著深藍色西裝外套;女的則有江南女子特有的細細灰眼睛,一身藏青色套裝。

太陽從沈入雲靄的遠山掙脫出來,溢滿了朝霞的天色絢爛瑰麗。頂著熹微的破曉晨光,大陸遊客們返回遊覽車前,不忘到商店街試吃採買梅子、茶葉和哇沙米等名產,甚至直接從口袋掏出人民幣和商家交易,「這兩年如果沒有大陸遊客捧場,我們可能會活不下去,」一位當地業者直言。

場景拉回台北。

已經與「賣電腦」劃上等號的光華商場,熙來攘往的全是來找便宜的電腦玩家和年輕學子,「您這台式機(桌上型電腦)裡裝的是奔騰4處理器嗎?」「這筆記本(筆記型電腦)的內存(記憶體)有多少?」幾句北京腔國語,攫住來往者的目光,「導遊說,光華商場的筆記本和咱們祖國差價兩成以上,當然得來瞧瞧,」藉兩岸美術文化交流,頭一回到台灣的趙先生說。

擋不住的三通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