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小孩不笨

文 / 徐木蘭    
2004-03-01
瀏覽數 21,000+
小孩不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壹、劇情介紹

文福、國彬和達利三個好朋友都讀EM3(後段班),雖然他們三人來自不同的家庭環境,但不同的父母給予的不同教育,也直接影響了他們形成不同的性格和日後的待人處世態度。

國彬的壓力最大,國彬的媽媽深受沒有文憑的痛苦,不希望兒子步她後塵,國彬在母親施加壓力下的苦,不是外人可以理解的。

文福自從被表哥刺激之後,激起了自尊心,發誓一定要證明自己給表哥看,同時替坐牢的父親和辛苦養家的母親爭一口氣,讓他們可以在家族面前抬得起頭。

達利看來最幸福,雖然他的成績不理想,可是由於家裡有錢,前途無虞,因此,讀書只不過是在混日子。然而,嬌生慣養的達利真的幸福嗎?在同學眼中其實達利是一個窩囊廢!在同學的冷嘲熱諷下,達利開始尋找自己的定位。

故事透過這三個小孩讓大家看看新加坡的教育政策(學校和非學校)如何影響每個人的生活。政府為了要精英,把學生分門別類來教導,家長為了要孩子成材,使盡法寶想盡方法的去達到目標;可憐的孩子就這樣無助地挑戰著,不知道是誰定下來的遊戲規則,一次又一次……。

國彬害怕成績不好被打,講義氣的文福在測驗時讓國彬偷看自己的答案,結果雙雙被捉,國彬瞭解媽媽若知道他作弊,必死無疑,於是不敢回家四處遊蕩,最後被帶回警察局,緊張的劉氏夫婦幸運的從警察局帶國彬回家,夫婦倆也因為對體罰的意見分歧而大吵一架。

達利的爸爸邱先生開除的一位經理因為急需拿錢回家,只好鋌而走險綁架達利,陰錯陽差卻也把文福綁走。兩個平時都有人照顧的小孩在一個陌生危險的環境裡自力更生,個人的性格一覽無疑。

國彬媽媽被檢驗患上血癌,為了要讓母親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一個她最渴望的好成績,國彬發憤圖強努力讀書,然而,仍然無法拿到母親心目中的成績,傷心的國彬責備自己無能,可是此時國彬的媽媽認為只要國彬是打從心底盡了力,拿什麼成績,做媽媽的都應該開心。

為了挽救國彬媽媽的性命,全校師生和家長都來驗血,最後竟然發現達利的骨髓適合。一向都沒有為朋友做過任何事情的達利,終於救了國彬母親一命,讓他知道活在這個世界上快樂的真正意義。

貳、討論題綱

1.衝突是任何組織不可避免的現象之一,但面對衝突應有何種態度?主管應如何解決組織內的衝突?

2.建設性與良性的衝突往往會激發創意,如何將負面的衝突引導至良性的範疇之內?

參、討論內容

影片開始及最後都出現一行字幕要求觀眾鼓掌,然後問大家:你為何那麼聽話?

這就是本片希望傳達給大家重要的思考,該不該聽話呢?

達利是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他從小被教導要聽話,凡事都由媽媽安排,導致自己沒有思考能力,沒有處理日常生活事務的能力,甚至遭到綁架時,都認為要乖乖聽綁匪的話。

在一個組織中員工如果只是聽命行事,以老闆的意見為意見,沒有衝突發生,或不允許衝突發生,組織可能表面上平靜,卻會漸漸失去活力及應變的能力。

衝突是任何組織(不論家庭或企業)不可避免的現象之一,以傳統的觀點而言,組織衝突是不好的,認為應該避免所有的衝突,總是以逃避的心態,希望衝突能不了了之。

現在則強調衝突管理的重要性。有研究顯示,衝突可藉由加入各種觀點的考量來增加決策品質;也有研究指出,當團體一起分析決策時,其生產力平均增加的程度,高衝突團體比低衝突團體高出73%。因此,衝突對組織可以是良性的,衝突提供了面對現實的機會,藉由衝突的協調,可激勵大家共同的目標及向心力。

以國彬爸爸廣告公司內之衝突為例,國彬爸爸及其同事認為新任職的創意總監係因公司主管崇外而「空降」,又剽竊他們的創意以為己用,沒有實力只因是外國人而獲得職位,為此忿忿不平,最後竟發展成正面翻臉的衝突。

主管若不正視此問題,組織內的衝突將不斷上演,造成員工彼此之間或與主管之間的不信任,進而可能影響組織目標的達成甚至造成組織的瓦解。

影片中的主管對此衝突的處理是採取競爭之方式,誰輸誰走路。競爭若是良性的,員工會積極發揮實力,組織因而得到助益,但電影中的雙方提出競爭的條件是誰輸誰走路,競爭的結果只是製造一個輸家,也會讓組織失掉了好的人才。

主管該如何處理組織的衝突呢?應是讓衝突的雙方瞭解發展合作的需要及必要,亦即合作衝突理論,當人們相信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才會使人想要提升及幫助彼此更有效率,進而整合解決方案,而衝突是用來完成工作與加強關係的方法。

國彬與媽媽的衝突亦同,媽媽的目標是希望國彬出人頭地,但媽媽並不瞭解國彬的能力及問題。他喜歡畫畫,且非常有天份,雖然媽媽並不認同此天份,但他仍然不放棄他的興趣,最後因賞識他才能的老師協助,得到國外少年繪畫獎,並受邀出國深造,他未來出人頭地的希望很大,這跟媽媽最終的目標是一致的,只是兩方採用的方法不同。

組織成立愈久,愈容易老化,老化的現象之一,就是主管對於組織的衝突視而不見,通常都是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久而久之,組織的創意被組織的慣性所埋沒,所以,有遠見的主管首先不要害怕處理組織衝突,更積極一點的,則要適當創造良性的組織衝突來獲得組織的生機。

(本文內容取自台大醫院「看電影學管理」組織學習平台,由戴君芳整理,作者改寫,作者為世新大學行政管理學系教授兼院長,專欄言論不代表本刊立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