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龍應台 我就是要有高標準!

文 / 成章瑜、楊永妙    
2004-02-01
瀏覽數 9,950+
龍應台 我就是要有高標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Q:原本手中的筆就是權力,擔任台北市文化局長又是另一種權力,你如何解讀兩種「不一樣的權力」?

A:做為一個評論者,我那支筆的權力是,我可以發起革命,這是有點像裁判;但是當我進入政界,擔任政務官,去實踐自己的理念時,就有點像一個球員,應當接受裁判以及場內觀眾的評判,此時唯一應該呈現的則是自己的表現。

這是一個清楚的分野。當我做政務官時,就像「在球場上馳騁」,一切施政成績,就像一個球員,怎麼可能再寫文章為自己辯護及宣揚?我覺得不能同時擁有這兩種權力。

這個標準要用在當今的台灣政壇,簡直要笑掉人家的大牙。今天法務部長陳定南可以談他要輔選的事,不過我是「龍應台」,我就是要有高標準,向來就是要做典範。

在政務官任內,關於推動業務時,或許我有另外的包袱。但身為知識分子,若不能實際做出高標準及分際,怎麼還有臉再去寫所謂道德文章?

一部一流的、世界級的小說作品,作者本身不需要是「道德家」,人格是可「分離」的,但是像我們這種「寫道德文章的人」,人格及作品不能分開看,否則就是偽君子。

Q:既是小說家,又寫道德文章,雙重身分很辛苦?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04 / 02 月號

第21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