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花旗退場後,誰是消金新龍頭?3大觀察點看外銀在台版圖消長

雜誌原標題:星展接手花旗消金 外銀進入戰國時代
文 / 廖君雅    攝影 / 陳之俊
2022-04-15
瀏覽數 31,800+
花旗退場後,誰是消金新龍頭?3大觀察點看外銀在台版圖消長
圖/花旗銀行。陳之俊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今年初,備受矚目的花旗銀行台灣消金業務,確定出售給星展銀行。外商銀行前仆後繼來台設點,卻又一一撤出,最輝煌的時刻已經過去了。因此,正是盤點現階段要角,了解接下來版圖如何變化的時刻。

金融圈今年初最重要的大事,就是歷經長達九個月、五搶一的激烈角逐後,終於「花落星展」。

1月28日早上10點鐘,星展銀行台北信義區的總部會議室人聲鼎沸,總經理林鑫川在被重重包圍的鎂光燈前,正式宣布併購花旗台灣消金業務。

這樁交易的代價,是星展集團總部將增資台灣子行新台幣245億元,以及在計算花旗台灣消金業務淨資產轉讓的現金對價後,再「加碼」支付198億元溢價,惟實際價格,要等到2023年7月底的分割基準日才拍板。

花旗台灣的45家分行、50萬名存款及財富管理客戶,以及逾280萬的信用卡戶及無擔保信用卡貸款帳戶,將全數移轉給星展;同時,3500位員工全數留任三年。

今年初,星展銀才歡慶子行在台10週年,吞下花旗消金這顆大補丸後,林鑫川難掩喜悅地說,可望少奮鬥10年,一步登上外銀消金最大龍頭。

星展銀行總經理林鑫川。張智傑攝圖/星展銀行總經理林鑫川。張智傑攝

這是星展相繼在2008年合併寶華銀行、2016年承接澳盛銀行信用卡業務後的最大里程碑。

林鑫川強調,總部重金加碼近450億投資台灣,除看好市場潛力,更著眼於併購後帶來的強大綜效。

最快,再倒數600天,雙方2023年底就會完成合併。而外商銀行在台灣又如何厚植根基、各展神通,始終也是必須面對的長年課題,而若以此案為例,有三大觀察點:

一、外銀消金還有可為?這樁買賣划算嗎?

星展併花旗成為指標案例,正是因為消金的服務對象是一般大眾,考驗外商「接地氣」的能耐。

林鑫川指出,雙方互補綜效最強的是信用卡,合計發卡量可超越300萬張,且雙方持卡人重疊性並不高;此外,高資產客戶人數可成長3.7倍,對財管手續費的挹注應相當可觀。再者,看好進入升息循環後,存放款利差擴大,是加分利多。

只是,一位資深會計業合夥人觀察,花旗銀在無擔保的信用卡貸款及循環利息,自有一套獨門技術(Know-how),且持卡人含金量高,自然有較高利潤,移轉到星展後,是否還能維持此績效,還尚待觀察。

「我們圈內流行的笑話,當你(分行)賠錢,總部就把你關掉,如果賺錢,就把你賣掉!」資歷超過30年的資深銀行家梁敬思,在外銀圈最後一份工作,是荷商安銀(ING Bank)台灣區總裁,在他手上,曾送走兩家外銀。

「整體而言,整個市場未來三到五年,看不出有太大的成長空間。」梁敬思分析,消金業務不脫信用卡、信貸、房貸和財富管理,外銀在總部制定的區域策略經營大框架下,更有入境隨俗的挑戰。他舉例,推展國際市場有功的花旗銀行前執行長John Reed曾說,至少要放手讓信用卡業務虧個幾年,才能在各市場做出成績,就知其大不易。

梁敬思認為,未來三強鼎立的外銀消金,面對本土金控的來勢洶洶,加上在消費者保護趨勢下,要面臨更高的法令遵循成本,勢必不能只跟著主流市場吃大鍋飯,而是要找出自身利基,並設法集中火力。

中華信評資深副總張書評也指出,信用卡真正賺的是無擔保授信,信貸利率可高達15%至20%;房貸僅1.5%到2%,利潤較薄,外商銀行的強項,仍在於可提供較多元的私人銀行及財富管理商品,例如外匯交易或衍生性商品等。

此外,外銀在全球的布局,讓客戶的跨國資金流通方便之餘,企金方面的跨國資金供應鏈,也可望輔助消金業務發展。

張書評舉例,像是台灣和日本上下游車廠零組件來往密切,日系銀行若有據點,成本有限,卻可作跨境業務的引薦,開拓新的業務機會。

綜上所述,這兩年新冠疫情侵擾,渣打銀行針對中國大陸台商回流資金推出的跨境人民幣直匯業務,使用率便創新高,這背後,是克服跨境作業與成本管控的創舉。

以及,台灣有不少極具規模的隱形冠軍,若有海外資金布局及需求,找有地利之便的外銀最便利,這和台灣的銀行為何要走出去打國際盃,是相同的道理,海外業務對外銀來說,可望驅動新的成長動能;幫企業發債,也能再包裝銷售給財管客戶,就看怎麼發揮。

二、「小吃大」冒出留才與文化差異融合課題

花旗深耕台灣消金領域37年,在財富管理和信用卡領域向來是業界指標,其專業訓練的精英絕對是關鍵。

目前檯面上三大民營金控龍頭的董座:台北富邦銀行陳聖德、中國信託銀行利明献、國泰世華銀行郭明鑑,均是花旗出身。

花旗理專也是各家銀行極力爭取挖角的對象,除了第一階段,要看新東家端出的誠意,業務及系統的對接很快,但要適應不同組織文化的磨合,卻是課題。

梁敬思曾親身經歷多家外銀退出及被整併,他坦言,相信此時許多花旗銀行台灣員工一定人心惶惶,也必然關心遣散費能拿到多少,然而,現在環境大不如前,以星展2000名員工,花旗3500名員工的「小吃大」送作堆,是否能讓底下人信服,勢必需要時間,也考驗星展管理階層的能耐。

取自星展銀行官網圖/取自星展銀行官網

三、能留住多少含金量高的老客戶?

星展(台灣)銀行消費金融處負責人孫可基掛保證,花旗原客戶的主要權益不會變,甚至會更好。

兩年前,星展銀行率先大砍所有ATM,據了解,是因為客戶使用頻率實在太低,不符成本效益,只是,合併花旗消金客戶群後,是否還會堅持這項零ATM政策,金管會也公開表示高度關切。

事實上,金融圈明裡暗裡已展開挖角大戰,不僅增添自身戰力,也希望能爭取到花旗原有較高含金量的客戶。

花旗銀行去年簽帳金額超過新台幣2000億元,目前流通卡數逾280萬張,是國內銀行第六大,也是外銀之首。另一方面,對於有不少花旗財管VIP已挪到花旗香港開戶,對合併後的「新星展」顯然是項考驗。

外銀消金三強鼎立,誰是贏家?

其實,外銀消金一度五強鼎立,包括花旗、渣打、滙豐、星展及澳盛銀行,國際化的服務水準、鮮明的企業文化,不僅讓業界耳目一新,也帶動國內財富管理及人才市場發展。

其中,渣打、花旗、滙豐均在2007至2008年合併本土銀行後,一口氣擴增分行規模。

2016年,澳盛因亞洲策略調整,將消金業務出售給星展銀行後,在台灣只剩企金業務,如今再加上花旗,最快在2024年,台灣只剩三家外銀作消金。

滙豐和渣打雖是英系銀行,但過往在亞洲的重心及布局扎根相對深,也見證英屬殖民地的香港,從小漁村搖身一變為金融中心的歷程。

尤其,2021年5月,滙豐宣布聚焦亞洲及私人投資銀行業務,中華信評評等報告也指出,在總部策略方針下,2年內應不至於出售台灣業務。

渣打銀行則是去年初派任英籍總座韓德聖舉家搬遷到台灣就職,年底迎來斥資7億元新總部大樓開幕,展現加碼台灣的企圖心,也為外界展示未來新的彈性混合工作型態。 

延伸閱讀

首家推出綠建築房貸的外銀!渣打總座韓德聖展現淨零企圖

為爬梳外商銀行在台發展的思惟及策略,《遠見》特別邀訪台灣第一家外商銀行──日商瑞穗銀行,以及第一家在台併購本土銀行消金業務,當年還被金管會表揚為模範生的渣打銀行,分享它們各自的經驗。

延伸閱讀

台灣第一家外商銀行,瑞穗銀行如何扎根百週年?

延伸閱讀
花旗銀行星展銀行信用卡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