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中山大學四大國家級政策全拿,學生未來有何好康可期?

政策的外溢效應值得高度關注
文 / 謝明彧    
2022-03-22
瀏覽數 86,100+
中山大學四大國家級政策全拿,學生未來有何好康可期?
圖/中山大學。張智傑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半導體學院、國際金融學院、雙語標竿大學、設立後醫系這四大國家級政策,中山都拿到。政策的外溢效應,或將更讓這所大學的眾多學生受惠。

國家大灑幣,力捧重點大學。從2021年至今,政府主導多項國家級高教政策,預計未來經費總額破百億,其中又有四項國家級政策,是最多大學所爭搶的。

包括針對半導體產業人才的「半導體學院」,鎖定國際金融人才的「國際金融學院」,推動2030雙語國家的「雙語標竿大學」,以及因應後疫情時代智慧醫療發展的「後醫系」。

到底哪些學校獲准通過這些政策,未來將拿到大筆預算?或將開出他校羨慕的獨家系所呢?

半導體學院由台成清交四大工程名校在去年(2021)搶得首波,中山、台科大年初也獲准通過;國際金融學院則是「北政大、南中山」搶下;雙語標竿大學則是由台師大、台大、成大、中山獲選。而被視為招生利多、國際排名提升利器的醫學系,加上「後醫系」被視為設立醫學系前哨戰、許多學校念茲在茲,今年教育部通過的三所大學則是清大、中興、中山。

在恭喜這些學校之餘,你注意到了嗎?其中,唯一四大國家級政策全拿的,是中山大學。

台積電領軍、大高雄起飛,區域發展重新配置

中山是大高雄唯一的國立綜合性頂大,對應在地產業,也讓學校系所多元,人文、理工、商管、海洋、生科、政經……,幾乎一座港都城市發展所需的科系,在中山都找得到。

但也因為多元,在這個強調「特色大學」的年代,反而有時讓人對於「中山哪個領域最強」有點模糊。

中山在工程、商管、生科、海洋等學院,學術表現排名國內前段班;但由於校齡較短、地域限制,在企業最愛大學生排名、企業起薪排名上,囿於傳統刻板認知,而名次落後,很少是大眾印象中的第一順位。

「許多領域表現其實很強,但社會認知度卻不深」的中山,與各校競爭國家重大計劃經費時,為何能夠突圍而出,四大國家政策全到手?

關鍵,就在於中美貿易戰和新冠肺炎引發的企業回流潮,帶動高雄在各方面產業發展和人才需求暴漲,加上政府平衡南北發展,近年大量資源投入高雄,中山大學是「大高雄地區最大且唯一的國立綜合型大學」,也就被寄予厚望。

以半導體學院為例,去年(2021)5月立法院通過「產學創新條例」後,教育部立刻核訂台成清交成立半導體學院,四校既是頂大又圍繞新竹科學園區和南科兩大高科技聚落,學術與產業優勢兼具。

同年6月,媒體傳出台積電將落腳高雄,11月台積電也正式對外宣布此事,高雄立刻被預期將會成為下一個半導體重鎮。

今年1月10日,中山大學便傳出獲准成立國內第五所半導體學院,增設「先進半導體封測研究所」及「精密電子零組件研究所」。政府大力扶植下,可望帶動南部半導體S廊帶的發展。

而對應半導體學院的國家級「國際金融學院」,最早由政大搶得先機,但傳聞政府一來為了南北平衡,二來鎖定香港在近年政經變局下,台灣尤其高雄有地利之便來搶攻國際金融中心的角色,於是最後拍板「北政大、南中山」,全力發展能打國際盃的國際金融人才。

四大國家級政策和資源到手,中山未來備受看好。或許要追上南台灣第一的成大還有一段距離,但國內大學「四中」,乘著高雄崛起趨勢和政府資源挹助,中山或在未來有機會與他校拉開距離。

四大國家級政策資源匯集,學生未來如何受益?

而中山學生高興之餘,更關心的可能是未來可以得到哪些不同以往的學習資源或跨域優勢?尤其,半導體學院、國際金融學院招收的是碩博士生,後醫系第一年更只招23人。就算學校因四大政策拿了許多經費,除了雙語大學政策普及所有學生外,大學部其他科系學生在未來也有機會因此受益嗎?

中山大學教務長林伯樵表示,確實,看起來似乎只有特定學院或科系的學生才直接受惠,然而,當中山未來新增這麼多前所未有的高階資源後,「外溢效應」將會帶來全校「打開」在學術研究、產學合作的機會。

延伸閱讀

兩頂大布建新商模 國家級金融學院啟動

林伯樵以半導體學院和國際金融學院為例,雖說中山以往在半導體和金融領域,也有個別老師和企業一起進行的產學合作,但這次是「政府出錢、學校出面」去推動,不僅有更充裕的銀彈去邀請國際頂級師資,官方和學校出面所能邀請到的業界名師等級,也不是過往單一科系或老師所能企及。

中山大學教務長林伯樵。 圖/中山大學教務長林伯樵。

而這些業師,更會帶來產業第一線所遭遇的問題或解決方案。

例如半導體先進製程目前要突破的瓶頸,或華爾街金融巨擘如何規劃後疫情時代的金融商品,而當這些頂級業界和海外名師來到中山,除了該學院學生直接受惠,中山內部的管理學院、工學院、社科院的其他老師,都有機會因此提升視野。

「等於相關領域的其他學院、科系老師,都因此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往上跳級,」林伯樵說:「當老師視野和能力都提升,獲得益處的當然也包括大學部的學生。」

延伸閱讀

20%全英語授課 如何兩年達標?

而後醫系的設立,也是「外溢效應」的類似情境。

雖然中山過去沒有醫學院,但在理學院和工學院有四個所和醫學有關,包括生物醫學研究所、醫學科技研究所等,如今隨著學士後醫學系的成立,除了將會開出更多醫學相關的學程,其他科系的學生也可以跨域選修。

「讀醫學相關不一定只能去當醫生,你也可以往醫工、醫管、生醫的產業應用方向前進,以前中山沒有這樣的課程和資源,現在,學生都有機會可以選了!」林伯樵說,大學部的學生如果有興趣,透過跨域選修,可以提前理解與認識跨域未來智慧醫療的機會可能,未來,不管是留在中山讀後醫系,或是進修醫學應用的相關研究所,也等於打開了以往所沒有的職涯可能機會。

「四大國家政策兩年內匯集中山,帶給全體學生最大的好處,就是『各種新選擇的出現』!」林伯樵說,這種從特定學院所展開的外溢效應,將會大幅改變中山大學現有學生和老師的國際化視野、對產業的瞭解,以及延伸資源。

以往學生在面對醫療跨域、國際金融、半導體等熱門產業議題,可能還會必須考慮「如果中山目前沒有相關資源,我要去哪裡補上」,但未來,林伯樵套用網路流行語說:「小孩子才做選擇,中山學生可以全都要!」

中山大學醫學系金融半導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