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白崇亮 浸淫繪畫探索自己

文 / 徐嘉卉    
2003-07-01
瀏覽數 15,550+
白崇亮 浸淫繪畫探索自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北市植物園的荷花池依舊鮮綠、桃紅,池塘旁,歷史博物館磚紅古牆與中國式飛簷像泛黃的照片,勾動白崇亮的心。循著記憶的軌跡,突然,他呆住了,「我來過!小學的時候,我來參加寫生比賽,在同一個位置、同一個角度、同樣是那個建築和一整片的荷花!」白崇亮按捺不住內心情感,激動地說。

「在繪畫世界,我可以完全做我自己,」白崇亮說。

在公關界待了二十多年,白崇亮待人接物的熟練度,簡直無懈可擊。他與初次見面的訪客聊天,輕鬆的神態與笑容彷彿彼此已相識大半世紀了;距離下一個約會只剩不到五分鐘,他還有時間深深地一鞠躬,告罪辭別。

「他非常紳士,」攝影記者為一個鏡頭折騰白崇亮老半天後這麼說。

「他非常頑皮,畫畫非常貪心,什麼都想試試看,」白崇亮的繪畫老師蔡文恂卻這麼覺得。他是一個不可能完全按照老師教學進度走的學生,因為使他愛上繪畫的原因不在於繁複的線條或炫麗的技巧,而是自我探索的旅程。

2001年心理學家呂旭亞在他主持的心理探索活動中問白崇亮:「你的內心想什麼?畫出來!」

「母親,記憶中的母親,」白崇亮回答。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03 / 07 月號

第20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