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數位相機抓得住台灣?

文 / 李翠卿    
2003-07-01
瀏覽數 11,850+
數位相機抓得住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春假過後,呂先生開始認真盤算,是否要把經營了十幾年的傳統沖印店升級為數位沖印店。

每次長假過後,總會有一批顧客來店沖洗旅遊照片,有個現象讓呂先生很納悶,「以前客人都是拿著底片來,但這兩年愈來愈多客人是拿光碟或儲存卡來問:你們這邊能不能洗數位照片?」

數位相機到底有多熱門?從昔日有「攝影街」美稱的博愛路、漢口街櫥窗可窺知一二。傳統相機名廠理光、賓得士讓位,Sony、富士(Fujifilm)、佳能(Canon)占據了最顯眼的位置。

最初數位相機只是電腦周邊的一種,但寬頻與數位沖印卻把它「扶正」為主角。寬頻降低影像轉寄的成本,數位沖印則直接造成替代效應。

數位沖印讓配角變主角

若沒有數位沖印,數位相機的客群可能局限於電腦使用者;但一旦有了數位沖印,它的客群基礎就可延伸到所有需要照相的人。

數位相機讓消費者可以「選擇性沖洗」,更是對傳統相機的一大殺傷力。士林電機營業本部經理謝邦彥表示,「一卷底片,洗出來大概有一半是不想要的;但若用數位相機,就可以挑你滿意的再洗。」

目前國內沖印店大概有三千家,其中有一千兩百家提供數位沖印服務。沖洗價位也愈壓愈低,從早期10元一張(4×6尺寸),下滑到5元,有些數位沖印店甚至喊出2.5元的超低價位,加上省去沖片費,比沖洗膠卷照片還要便宜許多。

除了傳統沖印店轉型相競,連網路和便利商店也來分一杯羹。消費者可透過網路將影像檔案上傳到線上沖印店,照片沖洗出來以後,便發到便利超商供消費者取貨。

資策會市場情報中心資深經理尤克熙浪漫地形容,「數位沖印出現後,數位相機逐漸有了獨立的靈魂,可以取代傳統相機。」

根據TSR(Techno System Research)5月出爐的研究報告,2002年全球數位相機市場規模達兩千七百零八萬台,預估今年需求量可望衝破三千五百萬台。

亞證投顧經理廖景濬表示,從2002年~2006年,數位相機的年複合成長率絕對可維持在15%以上。

國內銷售狀況並沒有正式統計,綜合各品牌商、代理商與通路廠商的說法,去年銷量大約在二十萬到二十四萬台之間,今年則可成長到三十五萬台上下。

東瀛客主宰市場

數位相機前途光明,台灣電子廠商紛紛來搶食商機。不過,仍擺脫不了代工宿命,也面臨資訊業拚殺價格的窘境。

「日本人緊咬訂單不放,就算放給你,也是低階代工的單子,會放單子的,都是最會殺價的美國人,同樣賺不了幾毛錢,」一位知名數位相機代工大廠主管點出問題的癥結。

發明數位相機的雖然是山姆大叔,但把數位相機發揚光大的卻是桃太郎。數位相機市場不但寡占,而且還是日商獨大。根據資策會市場情報中心的統計,2002年日商不但囊括了全球七成以上的市占率,更包辦了市場前三名。

日商不但掌握了關鍵零組件的貨源及專利(如感光元件與變焦鏡頭),並擁有強大的光機電整合能力,加上嫻熟消費電子遊戲規則,所以有能耐取得半壁江山。

肥水不落外人田,日商絕少釋出代工訂單。近兩年日商更移師中國,在當地設廠生產,不假手他人,一方面降低成本,二方面則更接近市場。

這位數位相機製造業者無奈嘆道,「日本人想『以夷制夷』,對台灣廠商來說肯定是一種威脅。」

加上數位相機仍有技術門檻,絕大多數的國內廠商只能圍繞一、兩百萬畫素的低階產品打轉。

廖景濬表示,對台灣廠商來說,三百萬畫素是「鐵板區」,目前只有華晶、亞光、普立爾與佳能有設計量產三百萬畫素數位相機的能力。

即便廠商有技術優勢,但是接國外大廠的單子,很難不陷入拚價的陷阱。

就連華晶這種年出貨量三百萬台、擁有特殊應用晶片(ASIC)設計能力的廠商,都不能避免毛利下滑的命運。

數位相機的重要零組件如電荷耦合元件(CCD)感測元件以及變焦鏡頭皆把持在日本手中,台灣廠商能夠迴旋的空間不大。

去年上半年因為日本電荷耦合元件缺貨,使得原本出貨順暢的台灣廠商進度受累,產量比前年同期減少了21.3%。隨著日本陸續擴產,電荷耦合元件旱象已有效緩解,但變焦鏡頭仍是一大障礙,偏偏它又占了20%左右的成本。尤克熙表示,「台灣廠商不是設計不出變焦鏡頭,但是日本專利牆豎在那邊,就是很難閃過去啊!」

對此,台灣廠商也亟思變通之道,想辦法規避日本專利限制,設計變焦鏡頭組。例如,大立光電已經做出初步成績,積極送件申請專利。鏡頭組若能自給自足,對系統組裝廠商無疑是一大福音。

由於市場仍持續加溫,愈來愈多廠商聞香而來,不但接單代工,甚至還打自有品牌。小廠搶進,市場固然變得熱鬧滾滾,但一窩蜂的投入,卻使產業蒙上一絲翳影。

下一個掃描器?

數位相機跟其他電子業一樣,80%的利潤,掌握在20%的公司手中,雖然毛利縮水,但底子較結實的大廠仍能維持一定利潤,但小廠們的前途就很難逆料。一位數位相機專業代工廠商主管表示,「我很擔心數位相機會是下一個scanner(掃描器)!」

掃描器與數位相機同為影像處理的設備,不少數位相機廠商主事者過去有做掃描器的經驗,會這樣聯想相當合理。

回顧當年掃描器的戰況,全友電腦協理胡文華用「慘烈」二字形容。八、九年前,一台300dpi的掃描器售價高達3000美元,高利潤吸引大批廠商搶進,當時台灣做掃描器的廠商有五、六十家。

但惡性競爭的結果是價格劇烈下滑,毛利消失。現在一台600dpi的掃描器才賣69美元不到,市場大洗牌,做掃描器的廠商相繼關門大吉,幾家底子較好的倖存廠商也元氣大傷。

和掃描器一樣,數位相機價格跌幅相當大,以兩百萬畫素機種為例,每年平均跌幅為20%~25%。

雖然數位相機眼前看起來仍節節高升,但台灣能夠切入的泰半是低階機種,這塊嘴上肉難保不會被中國大陸叼走。

「市場的確很大,但看得到,卻未必吃得到,」廖景濬奉勸台灣廠商要冷靜,不要看到產業大好就眼紅殺入,「你的東西愈低階,可能出局得愈快!」

但也有廠商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大立光電發言人邱東泉認為,任何當紅的產品都會經歷這一段戰國時代,「洗牌是必然的,但是不見得是一件壞事,市場會比較健康。」

打品牌?恐怕很難!

觀察國內數位相機銷售通路,不難發現新面孔愈來愈多,這些新品牌祭出價格優勢,迅速搶攻市場。

以四百萬畫素機種為例,進口品牌的價位大約在新台幣1萬5000元~2萬元之間,但這些新品牌的價錢卻能壓低到萬元以內,某些廠牌售價甚至在5000元以下!

競逐者眾,但成功的並不多。一位分析師表示,「嚴格說起來,大概只有Digimaster值得一提。」

Digimaster是一家在美註冊的公司,但由台灣超軟負責行銷並尋找代工伙伴,旗下產品皆是出自台灣廠商(如普立爾、明騰、德之傑、金寶等)。在進口品牌夾殺之下,Digimaster的成績可以說是相當亮麗。

就台灣市場來看,單一型號數位相機的平均銷售成績是三千到五千台,只有少數幾款會異軍突起。可是,Digimaster的mouse210卻狂銷了一萬五千台。

「因為它酷似日系產品,但價錢只有一半,」超軟副總經理譚道表示,便宜不一定沒好貨,重點在於如何創造品牌形象。「美國GAP(知名連鎖服飾)東西也不貴啊!但有人會覺得它的東西很粗糙嗎?」

不過,台灣市場胃納量畢竟是太小了,自有品牌能否走出國際?一位國內數位相機大廠主管斬釘截鐵地表示,「機會可以說是零!」

觀察數位相機品牌分布,五大日商各據山頭,惠普與柯達因為擁有通路優勢,也取得一席之地,七大品牌加起來就已經吃掉了92.7%的市場,台灣要以自有品牌殺出重圍,機會確實較小。

對此,譚道並不正面回應,僅淡淡地說,「還有中國這個市場呢,只有消費者才能決定最後勝負。」

本文出自 2003 / 07 月號

第20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