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兩劑混打全面開跑!12種混打組合,為何其中6種無臨床實驗?

文 / 蔣濬浩    攝影 / 張智傑
2021-12-25
瀏覽數 123,300+
兩劑混打全面開跑!12種混打組合,為何其中6種無臨床實驗?
圖/台灣現已全面開放兩劑疫苗混打。張智傑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四大疫苗混打的副作用和保護力究竟如何?臨床實驗的結果最可信。但是四大疫苗混打共有12種組合,只有三種組合在台灣做了臨床實驗,三種組合可參考國際醫學期刊《刺胳針》論文,那另外六種呢?

12月24日起,第二劑疫苗混打全面開放!不論民眾第一劑接種的疫苗為何,第二劑都能在AZ、莫德納、輝瑞BNT、高端四款疫苗中任選。

換言之,自12月24日之後,全台順利接種兩劑疫苗者,將出現高達12種疫苗混打組合。

衛福部長陳時中在記者會上表示,全面開放疫苗混打,是考量到部分民眾對已接種第一劑疫苗有明顯副作用,透過混打政策,能讓這些人有更多疫苗選擇的機會,也希望能讓台灣第二劑疫苗接種率持續衝高。

衛福部「傳染病防治諮詢會預防接種組(ACIP)」委員黃玉成也表示,根據現有的資料評估,12種疫苗混打組合,在安全性上都能確保無虞。

不過,根據《遠見》獨家整理,在當前12種混打組合中,其實僅有半數的組合,擁有臨床試驗背書!究竟哪些混打組合,已經過臨床實驗驗證?為何有些混打組合,遲遲沒有著手臨床實驗?《遠見》一文告訴你。

12種新冠疫苗混打組合臨床試驗狀況。圖/12種新冠疫苗混打組合臨床試驗狀況。

「AZ+莫德納」「AZ+高端」「莫德納+高端」,已完成國內臨床實驗

在12種混打組合中,目前僅有三組,已在國內完成臨床實驗。

「AZ+莫德納」臨床實驗,已在11月19日公布數據結果。該實驗由台大醫院進行,收案對象400人,對象為台大及部桃醫院護理師,實驗對象平均41歲。該實驗發現,「AZ+莫德納」抗體濃度明顯高於打兩劑的AZ,且混打間隔8週者,抗體濃度比間隔4週者高;不過副作用上,明顯強於兩劑AZ。

「AZ+高端」臨床實驗,於12月4日公布實驗結果。該實驗由林口長庚醫院負責,共招募100位已施打一劑的AZ受試者,平均40歲。該試驗結果發現,「AZ+高端」中和抗體效價約是「AZ+AZ」組的2.8倍,副作用輕微,發燒比例小於1%、其它不良反應也在三成以下。

「莫德納+高端」臨床實驗數據也於12月20日首度公開。該實驗由台大醫院負責,共招募144位已施打一劑莫德納的受試者。該試驗發現,「莫德納+高端」的不良反應,明顯低於兩劑莫德納數倍。

至於保護力方面,兩劑莫德納組100%能超過「八成保護力的對應抗體效價」,「莫德納+高端」組別則為98.6%;若以是否超過「九成保護力的對應抗體效價」來看,莫德納組別仍為100%,高端組別則為77.8%。

「BNT+AZ」「BNT+莫」「AZ+BNT」混打結果,已登於《刺胳針》

至於部分僅有國外做過、國內尚無的混打臨床實驗,則有「BNT+AZ」「BNT+莫德納」「AZ+BNT」三種組合。

其中,最能代表這三種混打組合的臨床試驗,分別為英國牛津大學所在今年(2021年)8月、12月,刊登於知名醫學雜誌《刺胳針》的兩大臨床實驗:「Com-COV1」和「Com-COV2」。

在「Com-COV1」實驗中,研究招募的50歲以上受試者共830名,施打兩劑AZ、BNT,或分別混打這兩種疫苗。

實驗結果發現,不良反應劇烈程度依次為:BNT+AZ > AZ+BNT > BNT+BNT > AZ+AZ。其中,AZ+BNT所產生的IgG抗體濃度,明顯優於AZ+AZ。

在「Com-COV2」實驗中,研究同樣招募1072位50歲以上受試者,於AZ或BNT第一劑8~12週後,混打莫德納或Novavax,因此總共有六種組合,所測指標同為IgG抗體。

實驗結果發現,混打均沒有安全性上的問題,至於抗體濃度排名,則依次為:BNT+莫德納 > AZ+莫德納 > BNT+BNT > BNT+NVX> AZ+NVX > AZ+AZ。

六類混打為何無實驗?取得EUA時序是關鍵

然而,除了上述六組混打,已執行臨床實驗;目前已開放的12種混打組合中,仍有「莫+AZ」「莫+BNT」「BNT+高端」「高端+AZ」「高端+莫德納」「高端+BNT」,共計六個組合,不見相應的臨床實驗。

針對「莫+AZ」,高端疫苗二期試驗執行總主持人、台大醫院感染科醫師謝思民分析,國際間少見「以AZ為第二劑」的臨床實驗,原因在於腺病毒載體疫苗,在產生抗體效價上,已被證明遜於mRNA疫苗,故鮮少有國家積極投入將AZ做第二劑使用。

至於為何國際間也少見「莫德納+BNT」的混打組合?謝思民則推測原因有二。一來是莫德納較BNT晚取得EUA(緊急使用授權),所以學界多是從已先取得EUA的BNT,來思考下一劑混打的選擇;二來是莫德納藥廠,對於投資與疫苗混打實驗的意願不大。

針對「BNT+高端」混打,謝思民指出,由於國內混打疫苗實驗,多半是在8、9月、國內疫苗供應最吃緊時啟動,當時,BNT根本還沒在國內開打,自然也不會有「BNT+高端」的混打實驗出現。

12種混打組合,你的選擇是?遠見資料照圖/12種混打組合,你的選擇是?遠見資料照

「高端+他牌」機率低,但學理上抗體濃度不輸兩劑高端

至於第一劑打了高端,第二劑混打他牌,有無機會申請臨床實驗?

高端副總經理李思賢回應,包括「高端+AZ」「高端+莫德納」「高端+BNT」三類實驗,短時間沒有執行的規劃。

原因有二。第一,是高端不是第一批上市的疫苗,以高端作為第一劑接種的人口比例少,此類混打的需求自然少;其次,由於高端是「次單位蛋白」疫苗,相較mRNA疫苗,副作用更低、安全性更高,也因此沒有第二劑混打他牌疫苗的規劃。

不過,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表示,從學理上,接種高端後,其實不論選擇腺病毒載體疫苗(AZ),或是MRNA疫苗(莫德納、BNT)當作第二劑的加強針,在刺激產生抗體上,都不會輸給兩劑高端。

針對國人最擔心的安全性問題,施信如補充,其實現存的疫苗混打實驗,已經可以證明四類疫苗的各自組合,都不會有安全性的問題。「A+B疫苗混打,若沒有安全性問題,理當次序顛倒成B+A,也不會有問題。」

「我們當然也希望所有混打實驗都做,但經費很有限!」回應為什麼有些混打組合無人投入,謝思民一針見血地表示,許多實驗不做,並非沒有價值,而是在財力、人力有限的狀況下,學界必需從「高CP值」的實驗著手。

最後,謝思民強調,現行疫苗混打實驗,不論國內外,受試者都以小規模為主。在大量施打後,會否出現較低機率才產生的副作用,也沒有人知道,「有臨床實驗,僅代表『沒有不行』,若民眾考慮混打,絕對要先與醫師進行妥善討論與評估。」

延伸閱讀
數位專題
複製台積電模式 「疫苗世界盃」台灣怎麼玩
混打疫苗莫德納BNTAstraZeneca高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