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天龍國一個床位8000元!廁所變套房:一房一衛、附大浴缸

雜誌原標題:吃住啃光大半薪水 輾壓離鄉遊子夢想
文 / 彭杏珠    攝影 / 陳之俊、張智傑
2021-11-26
瀏覽數 53,050+
天龍國一個床位8000元!廁所變套房:一房一衛、附大浴缸
大債時代下,「生活大不易」是都會區的寫照,房租就占上班族的1/3至1/2薪水。陳之俊攝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對於到大都會打拚的遊子們,光是高房租與伙食費就剝掉他們好幾層皮,每月盼到的薪資袋,常轉眼間又化為烏有,成為名副其實「月光族」,賺錢發達、落地生根,想都不敢想。

今年的「515疫情」,不僅沒有壓抑租金,「租金指數」更在疫情趨緩後的8、9月再創新高,連一度疫情最嚴峻的萬華也不降反升!承租者不禁高喊:「租屋噩夢何時是盡頭?」

為何台灣住宅自有率達84.7%,全球名列前茅,卻還是有幾百萬人租屋?「如果不是家鄉沒有好機會,我也不會留在台北奮鬥,」今年34歲、月薪3萬7000元的蔡嘉銘(化名)歎氣說,沒人想離鄉背井,還讓房租吃掉1/3收入。

一個床位8000元,布置溫馨、房租血腥

幾大都會區都存在著「蔡嘉銘」們。內政部推估,2019年,約有100萬6364戶、共268萬6991人租屋。學術單位、租屋業者卻強烈質疑「這個數字非常粗糙不精確」,未申報的違建分租、違法隔間出租,根本無法呈現在調查中。

實際上,到底有多少人租屋?根據內政部2015年「住宅狀況抽樣調查」(每十年一次),當時推估租屋比例為13.24%,「我保證一定超過這個數據很多很多,」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呂秉怡說,因為無力買房而租賃的人不少,多集中在發達城市,尤其是雙北。

現在,更是連租屋都「一床難求」了。前幾年,齊曉跟同學畢業後北上,一起找網友合租,卻常遇到掃廁所等家事分工難題,讓他大歎「比大學分組作報告還難」。後來在網上看到心動的物件「台北市公館某公寓交通便利、重新裝潢,月租8000元」,他立馬跑去看房,赫然發現不是「一間房」,而是「三人房裡面的一張床位8000元」。

從一間房變成一個床位,彷彿回到大學的住宿歲月。大學的床位好歹是以學期計算,這種物件如網友所說:「布置很溫馨,房租很血腥。」

僅為情境配圖。非當事人照片。張智傑攝圖/僅為情境配圖。非當事人照片。張智傑攝

齊曉早就放棄買房的夢想,只是沒想到連租屋都難如登天,他感到悲哀,何時才能在台北租到「價格合適」的正常房子?

這個案例是崔媽媽基金會今年天龍房屋「控訴高房價」行動藝術展覽徵文的內容。呂秉怡說,台北龍山寺附近,還有房東在公寓搭四個帳篷出租,月租6000元,凸顯出住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必須面對的困境。

房間長在廁所裡「一房一衛、附大浴缸」 

各種光怪陸離的住房不勝枚舉:馬桶、洗臉台擺在床前,被笑稱「廁所長在房間裡」;還有「房間長在廁所裡」,床就搭在浴缸上方(真的可以用),旁邊是洗臉台、馬桶,網友戲謔「一房一衛、附大浴缸」。房東的話術是,不用跟人擠廁所,就能刷牙洗臉、洗澡。「天啊,這是什麼鬼理由!」

原以為「租陽台、租廁所、租廚房」的離譜物件僅出現在雙北,但現在,高雄也追趕上了。以前一間月租2500元的廚房沒人要,現已有房客。「政府說要提升租屋品質,連這種物件都無法可管,我們又不是家庭小精靈,還要睡廚房,」網友自嘲。

物件不佳就算了,租金也跟房價一樣,一去不回頭。根據主計總處的租金指數顯示,從2011年2月(96.21)到2021年4月(104.43),連漲123個月,今年5月疫情爆發,5、6、7三個月微跌後,8月馬上回升至104.47,9月更創下歷史新高(表1)。

彭杏珠整理圖/彭杏珠整理

屋比房屋的統計也顯示,近五年七大都會區網路待租住宅的租金開價走勢,均呈「大幅仰角」上攻漲勢,在20至34%。今年前10個月又漲了9至15%。

台北平均開價每坪1756元,10坪套房平均月租開價1萬7000元以上;30坪住宅平均月租5萬元以上,比五年前高出約1萬元。新北市去年突破每坪千元大關後,目前平均開價1125元。

在房市熱絡帶動下,其他都會區的租金也跟著上漲。屋比房屋發現,桃園、新竹、台南等地,五年來,租金開價成長均達三成以上。五年前,每坪租金不到700元,今年全面站上800元,高所得人口多、房價飆漲的新竹逼近900元,為雙北以外租金最高都會區。

津貼看得到吃不到,屋況千奇百怪

中華民國租賃住宅服務商業同業公會全聯會理事長鄭俊杰發現,台中房租也在漲,很多外來同事壓力變大,雅房(共用衛浴)月租2500至3000元,套房6000至1萬2000元。

房租為何驚驚漲?鄭俊杰分析主因是高房價,房東會以房價換算租金,假設房貸2萬,會開出2萬5000元的價格,大家有樣學樣。

除此之外,加上供需失衡,租賃變成賣方市場。鄭俊杰說,投資客分兩種,一種是不出租想賺資本利差,一種是包租公,這種職業房東大多投資老舊公寓隔間出租,一邊等都更題材一邊賺租金,多數沒有電梯、屋況也不好,想租到好房子並不容易。

呂秉怡一針見血說,賺租金就像農夫辛苦工作,需要管理,也會遇到壞房客,買賣房子賺差價就是獵人,投資者寧可當獵人也不想當農夫,放幾年就獲利幾百萬,導致物件供不應求,租金自然水漲船高。

其實,政府只要執行租金管制辦法,就能抑制房價,但涉及選票,不敢貿然推動,選擇從補貼、興建社會住宅下手,但津貼看得到吃不到,多數房東會要求,「不能遷戶口、申請補助,不然不出租。」

房東不想繳營利的房屋稅、地價稅,更擔心名下財產曝光。根據財政部的資料分析指出,推估台灣租屋的「黑市」至少七到九成,難怪屋況千奇百怪。

主計總處的租金指數顯示,從2011年2月(96.21)到2021年4月(104.43),已連漲123個月。陳之俊攝圖/主計總處的租金指數顯示,從2011年2月(96.21)到2021年4月(104.43),已連漲123個月。陳之俊攝

年輕人出價能力強,排擠底層租屋需求

現在的租屋市場,依舊是房東說了算。幾個月前,崔媽媽基金會調查後發現,雙北租屋供需失衡,導致年輕人去搶弱勢的房子。

過去,台北萬華、大同、中正區等邊陲地帶,有許多屋況差的中低端舊宅,多是弱勢家庭、獨居老人的窩。今年以來,華西街、廣州街周邊巷內,台北邊陲山區、殯儀館附近的老舊房舍,都有年輕人搶租屋況稍微好一些的物件,「房東嫌麻煩,原就不想租給弱勢跟獨居老人,年輕人出價能力相對強,排擠到社會底層的人,」呂秉怡很擔心。

雪上加霜的是,房市持續熱絡,房東寧可賣房也不想出租,多數都是老舊物件,還嚴選有固定收入的房客。長年協助弱勢家庭找尋房東的崔媽媽基金會居住扶助部主任馮麗芳說,想幫弱勢找到住房更困難了,「房東態度強硬,他們怕死人比怕欠租還嚴重,只是沒說出口而已。」

租金占掉1/3至1/2薪水,想填飽肚子的代價也愈來愈高。隨便問雙北上班族每天伙食費多少?雞腿便當短短幾年漲到110元,簡餐至少200元起跳,再買個水果、喝杯飲料,少說也要300、400元。

住商不動產發言人徐佳馨剛出社會時,覺得便利商店的微波食品很貴,捨不得買,現在反而覺得很划算,很多同事常到便利商店解決一餐。

1000元像以前的100元,瞬間就花光

根據主計總處消費者物價指數108年的權重(千分之1)顯示,食物類權重占千分之243.09(快1/4),其中外食是千分之99.14,比第二、第三的肉類(22.21)與水果(19.88)高出甚多;從年增率來看,1982至2020年的39年間,除2003年衰退1.13%,其餘均為正數,顯見外食族負擔日益沉重(表2)。

彭杏珠整理圖/彭杏珠整理

現在,通膨又席捲全球,民眾抱怨連連,「1000元就像以前的100元,一下就花光。」租屋與外食花掉受薪階級2/3的收入,再扣除休閒娛樂、日常用品、通信、交通費,幾乎所剩無幾了。

「生活大不易」已是都會區的寫照。36歲的楊啟明(化名)在台北工作15年,買不起房,生活費又貴,看到幾個朋友返鄉,也開始猶豫,「麻煩的是,我跟女友已愛上台北的便捷,無法適應鄉下的生活了,」他感到左右為難。

其實,像這樣在夢想與現實兩端拉扯,幾乎是所有離鄉遊子的掙扎,而且,一時之間也找不到答案。

延伸閱讀
貧富差距通貨膨脹租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