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二手物件讓我們反思現代的浪費!被歲月安撫得平順的質地,見證過往,連接當下

二手的物件都帶有歷史感
文 / 一流人    
2021-11-14
瀏覽數 40,500+
二手物件讓我們反思現代的浪費!被歲月安撫得平順的質地,見證過往,連接當下
僅為情境圖。取自unsplash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編按:習慣二手衣物後,對全新衣物會特別敏感,無論是化纖氣味還是其他衣料化學產品。二手衣物,尤其是古著,則大多被歲月安撫得平順。它們見證過往,連接當下,生成未來。(本文摘自《舊物的靈魂》一書,作者為郭婷,以下為摘文。)

二手衣物慈善店Green Ladies

建立於2008年的Geaan Ladies是香港第一家以寄賣模式營運的環保社會企業,除了推動環保以外,還推動中年婦女就業。該店舖也大多收集優質女士時裝,並想到以寄賣的方式運營,讓捐贈二手服裝的市民也能賺取一定酬勞。

時尚產業對環境造成極大的污染,Green Ladies在每件衣服的標籤上都有警告:

全球紡織品製作過程涉及將近8000種合成化學物
時裝紡織界每年生產的化學物,占全球每年產量的25%
生產一件T恤所用到的棉花量,要耗約2700升淡水來種植

讓人在挑選的時候也意識到自己在做出一個有利於環境的選擇。

時尚產業的污染

習慣二手衣物後,對全新衣物會特別敏感,無論是化纖氣味還是其他衣料化學產品。二手衣物,尤其是古著,則大多被歲月安撫得平順,上世紀初、中生產的衣物也相對少有化學品成份,質地更自然。在二手店瀏覽,會看到其中物品也都被長期精心保養;因此除去對環境和皮膚敏感的考慮,這些年逛二手店、承蒙不相識的人對舊貨的保有和出讓,也更斟酌數量與質地的關係。

除了原料和過剩生產造成的污染以外,還有人工剝削的問題。美國華裔設計師王大仁(Alexander Wang)就曾傳出血汗工廠的醜聞,被前任員工以450萬美金控告違犯勞工法,壓榨員工超時工作並且會遲給薪資。儘管最後雙方在互相協調後,以未公開的和解調條約下撤銷告訴,這件事依然讓人對時裝產業心生警惕。

二手衣物的反思

二手衣物也讓我們反思衣物的生命該如何延續的問題。二手的物件都帶有歷史感,它們的生命歷程在於過去。我們在交易二手衣物的過程中,與過去、與他人的經歷相連,我們自己的存在便與歷史時間交匯,不同範疇的「時間」相互融合但又各自行進,使得生活在當下的擁有者跨越時空並得以更改時間的向度。

我們在交易二手衣物的過程中,與過去、與他人的經歷相連。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我們在交易二手衣物的過程中,與過去、與他人的經歷相連。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對每一個購買二手衣物的人而言,「時間」有了個體存在意識之外的歷史意識,後者亦是前者生命實踐的參照物。 

個體生命不單在縱向上得以延展,也在橫向上並蓄寬博。而舊貨也得以擁有更為豐富和能動的生命層次,它們見證過往,連接當下,生成未來。

Green Ladies的經營模式也在二手店中屬於比較特別的。他們曾以電話訪問公眾對二手衣服的看法,85%的受訪者表明自己不會購買二手衣服,其中65%的理由是害怕衣服發黃、破損。Green Ladies顯然是了解當地人的購物心理,在收購上花心思,也讓人比較難意識到衣物的二手感。

在Green Ladies買過合意的衣服,也捐贈過自己的二手衣物。他們對二手衣物的要求較高,稍有破損都會拒收。另外,他們按季度寄賣,每個一段時間就會不再收上一季的衣物,保證店內衣物的更新和應季。如果所捐贈的衣物賣出,可以選擇收取回扣的額度——當然,也可以選擇不收任何回扣。

第一次出於好奇,選了最低額度的回扣。幾週後收到店家提醒,果然有人購買了我當時捐贈的衣物,相應的回扣也已經轉賬給我。在交易之外,也讓人感到一些富有細膩心思的聯繫。    《舊物的靈魂:人類學家的流光飲宴、古著古書、歲月如瓷和永續生活,關於時間與存在的深度思索》,郭婷著,麥田出版圖/《舊物的靈魂:人類學家的流光飲宴、古著古書、歲月如瓷和永續生活,關於時間與存在的深度思索》,郭婷著,麥田出版

延伸閱讀
衣服時尚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