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考生好慌!數學老師請命:可以恢復「數乙」考科嗎?

考招新制,反而讓高中生「一試定終身」?
文 / 彭杏珠    攝影 / 蘇義傑、張智傑、董旭官
2021-11-10
瀏覽數 78,650+
考生好慌!數學老師請命:可以恢復「數乙」考科嗎?
圖/111大學考招新制明年正式上路,但仍狀況連連引發爭議。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考招新制原想解決孩子「一試定終身」的問題,制度卻愈改愈複雜,不僅無法解決,反而會讓國、英學測表現失常的學生,完全沒有補救的機會。

(建議先閱讀前文👉 明年大考恐兩敗俱傷,高三、重考生要跟誰討公道?)

新制度到底有多複雜?很多大學的系主任一致表示,以前沒有兼行政職時,根本不知道考招這麼麻煩,花了非常多心力研究,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更遑論是校長、一般老師跟家長們。「九成九的家長根本就是直接放棄,真的很難理解清楚」。

最讓大學端有苦難言的是,教育部與招聯會並未充分與各大學溝通,也不了解每個學系的招生需求,就公布不考國文、英文跟數乙,讓學校感到不可思議。

尤其是,高二數學還分成數A跟數B。據悉,招聯會曾跟各管理學院的科系進行「採計學測數B」的宣導,似乎隱約透露出「希望大學參採數B」的訊息。

其實,微積分對商管學院非常重要,多數商管學系都將微積分列為必修科目,但高二的數A或數B,都沒有微積分的課程,要等到高三的數甲、數乙才會學到。過去,社會組學生按慣例都是選數乙,但數乙考試已被廢除,明年,大學商管學院為確保社會組學生的權益,僅能參採數A或數B,恐更難銜接商管系的課程。

111大學考招新制。教育部提供圖/111大學考招新制。教育部提供

近幾年來,需要學生具備一定數學能力的系所,授課老師都明顯感受學生數學變弱,被當的學生也增多了,考招新制跟大學要幫國家培育「專才」的目標似乎背道而馳。

「教育部跟招聯會的新制立意良善,但每個學系要培養的人才不同,尤其是商管學院,為何招聯會認為社會科學院的學生不需要有數學能力呢?」台大國企系主任連勇智說,很多課程都跟計量有關。

但,不考國、英、數乙的政策已無法改變,大學端也只能竭盡所能,在既有考科中,找出最合適的參採項目。

商管學院想盡辦法解決參採難題,不讓學生權益受損 

例如台大財金系針對參採項目已討論多時,就深怕學生權益受損,最終分成二組的參採科目組合。

台大財金系主任姜堯民主任說,衡量到過去約有一半錄取學生,同時會考數甲跟數乙,所以明年開始分成A、B兩組,A組分發入學僅參採學測數A前標,以及分科測驗數甲,並參考學測的國文、英文。

B組參採學測數學A前標,以及歷史、地理、公民與社會,鑑於英文很重要,所以也會加權參採學測的英文。「財金系首次分成A、B兩組,都僅參採數A前標而不是頂標,是為第一次學測考試失常的學生而設定的,」姜堯民說,我們顧及孩子的權益,讓他們有補救的機會,才推出這個方案。

台大國企系也是想盡辦法,希望能照顧到所有學生。所以系主任連勇智跟教授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討論,才提出有史以來第一次分成A、B兩組的解決方案,A組參採學測數A、分科測驗數甲以及公民與社會,另外也會參採加權學測英文;B組參採學測數A、加權學測英文,以及分科測驗的歷史、地理、公民與社會三科。

最新公布的考招新制沒了國文、英文、數乙,讓不少文組學生無所適從。董旭官攝圖/最新公布的考招新制沒了國文、英文、數乙,讓不少文組學生無所適從。董旭官攝

連勇智進一步表示,會參採「社會科」是因應時代潮流所趨,歷史、地理、公民科與國際金融、財經的決策相關,有助於學生成為更全方位的商管人才。

政大的商學院共有八個學系,除統計、資管原就分兩組外,其餘六學系為因應明年的考招新制,也首次分成自然與社會兩組。統計系非常重視數學,兩組都參採數甲外,其他學系的社會組都參採學測的數A,自然組則採分科測驗的數甲。

師大附中、台中女中等幾所學校都是新課綱的前導學校,都提早跟學生說明商管學系參採數甲的可能性,問題不大。師大附中數學老師蕭煜修說,師大附中分成四個班群,其中就有商管班群,先前已提醒想讀商管的學生必須具備一定的數學程度,審慎選擇要讀數A或數B,這也會對應到高三的數甲跟數乙,數B無法銜接數甲的課程。

但,並非所有高中都有相同的資源與師資,明星高中一個年級,含數理資優、語文資優、科學等特殊班級,至少20班以上,建中高達29個班。一般社區高中頂多10幾班、甚至更少,大學參採組合卻高達163種,這些學校根本無法完全滿足學生的需求,師資調配非常困難。

數學老師私下建議:「可以讓數乙考科復僻嗎」?

即便大學端已想辦法補救,但北一女數學教師吳銘祥指出,招聯會今年4月30日才公佈各學系數學的參採,已衝擊到教學現場,造成第一線老師及學生疲於應付。有些學生高二已修數B,如發現興趣轉變,想就讀商管學系,必須在課堂外再去補充學習數A的課程,想緊急調整非常困難。

台大電資學院院長張耀文說,現在大學都很流行「大一不分系」,認為大一新生都未必清楚未來的志向,現在新制卻要15歲的高一新生就提早分流做決定。除非性向非常非常明確,就是要走文史哲這條路,否則高二修數B的風險會變高。

台大電資學院院長張耀文。張智傑攝圖/台大電資學院院長張耀文。張智傑攝

很多數學老師也私下議論紛紛,新制為因應高數學需求以及低數學需求,將高二數學分成數A、數B,到了高三,再細分成理工需求的數甲,以及商管需求的數乙,由於數甲、數乙的教學目標不同,所以微積分的教學內容也會不同。

既然新課綱有數甲跟數乙兩種選擇,為何非得要取消數乙這門考科,「難道不能復僻嗎?」一些數學老師聚在一起討論,將來考生為增加更多錄取機會,會不會一窩蜂選修數A,失去招聯會想降低學生壓力的初衷。數乙不考了,高三生恐怕也不會想好好念「數乙」吧。而且進入大學後,又出現學習落差,高中跟大學會兩敗俱傷。

尤其是明年的重考生又要跟誰討公道?雖然他們也可以參加學測跟分科測驗,但新制、舊制的課綱完全不同。

吳銘祥說,明年考招最大的痛點,不只是高三學生,還有重考生,到底誰來幫他們做補救教學,基本課程的內容幾乎都改變了,從數學抽離出來的數B,部分內容也是新的,課綱命題方式也不同了。有位重考生還急著跑回學校找他幫忙,詢問到底要去哪裡找數甲的資料?

不要再讓孩子變成「教改」實驗室的白老鼠!

細數教改20幾年來,到底台灣人才的競爭力是變強了?還是變弱了?多數大學教授口徑一致:學生的平均水平下降,升學壓力卻有增無減。

一位電子公司的高管說,我兒子念建中,算是優勢家庭的孩子,但教改非常亂,亂到根本看不懂,只好讓他去補習。「不是說要讓孩子快樂學習嗎?我身邊同事的小孩也沒有愈來愈快樂啊!」

台大管理學院院長胡星陽最擔心的是,教改試圖想解決「一試定終身」的問題,但新制度看來,才真的是「一試定終身」。很多案例顯示,很多學生高一高二還未開竅,不太愛唸書,元月考的學測成績不好,但高三衝刺後,都考上頂大,因為他們還有第二次的指考可以補救。現在,分科測驗不考國文、英文,這兩科的學測考砸了,就沒有機會補救了。

吳銘祥進一步說,招聯會六年來,想學習國外申請入學的作法,卻只學半套。這一屆學生當實驗品受害了,下一屆學生慶幸還好不是我,寄望政府可以記取教訓改善,「但每次期待都落空,因為痛的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少數考試的學生,」吳銘祥根據長年觀察指出,多數家長只在意不要發生在我孩子身上就好,但所有政策不只要老師跟學生承擔,全民都得付出代價。

當教育部、招聯會的大人們關起房門討論考招制度時,能不能多聽聽高中、大學端的心聲,能不能統整好所有問題,再做出合適決策。台灣已是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國家了,不要再將孩子當成「教改」實驗室的白老鼠了。

數位專題
預見大學畢業後2025年的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教改大學108課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