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綠色風暴考驗竹科光環

文 / 鄭俊平    
2000-08-15
瀏覽數 17,000+
綠色風暴考驗竹科光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自從今年四月爆發聯電五廠環評未過的風波之後,科學園區所造成的環保及資源耗竭問題,似乎更到了非得全盤托出檯面解決的急境。

可說是「看著園區長大」的新竹在地人吳慶杰道出心聲,「我們也沒有能力反對園區新台幣六千多億元的光環,只希望園區做個環保的模範生。」

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則點出了現階段園區最大的挑戰在於廠商林立,園內土地的使用密度之高,「他們(國外)看了會嚇死,」凌永健說。

也正因為密度高,竹科須往綠色園區邁進更顯得迫在眉睫。

根據園區管理局的統計,園區目前每日的用電量是五十六萬千瓦,大概等同於去年主計處「個人平均用電量」資料中,台灣地區七十戶四口之家一年的平均用電量。園區每天要消耗掉十二萬餘噸的自來水,也就相當於水資源局評估台灣地區十二萬餘人一年可以分配到的水資源。

水電吃緊已成園區例行危機

目前園區管理局對耗水耗電量大的投資案都已在嚴格管制,但台灣每年的水荒和夏季用電吃緊都仍是全天運轉的半導體業的例行危機。

水電耗竭之外,密度高也導致園區廠商就算都符合現行環保標準,仍難避免污染源過度集中的危機。

目前竹科內最興盛的半導體業,一座月產四千片的八吋晶圓廠,每天就要使用超過五十種的化學原料或氣體,排放一千一百噸以上的廢水。

美國加州矽谷的廠商密度要比竹科來得低,但其所在的聖克拉拉(San Clara)地區,還是因為產業長年的地下水污染,美國環保署已將當地的水源品質列為「等級五」(最佳為一,最差為六),幾乎是全美飲用品質最劣的自來水供應區。

有鑑於一個地區對污染的承載量有限,新竹市環保局已不能再坐視園區排水出口客雅溪和新竹市的天空年復一年地接受園區的污染排放,正研議要調高園區廠商的環保標準。

事實上,園區許多廠商,尤其是半導體業者,每年都投注了可觀的資金用於環保設備。

園區同業公會環保組的召集人范光榮就指出,園區半導體業者的環保經費至少都占營業成本的三%以上,而甫於今年七月份實施的VOC(揮發性有毒氣體)管制法規,也讓每一間半導體廠挹注新台幣三、四千萬元去改善空污設備。

旺宏電子職業及設施安全處處長徐嘉立則舉證了旺宏在環保上的投資,「迄今已投資了八億元在環保設備上,而每年的運轉費用要八千萬元以上。」位在園區二期開發地上的旺宏一廠,甚至因為離民宅較近,還加裝了隔音牆及煙囪旁的減音器,以降低噪音對鄰近地區的影響。

但是,園區的高科技業者投注了這麼多環保經費,聯電環評的事件卻反映出國內環保制度執行面的缺失、科學園區膨脹急速已近飽和,甚至地方民眾長年對園區的觀感不佳等問題,在在都考驗著園區廠商想當「模範生」的誠意。

考驗園區許多科技業者最大的環保問題,往往不是污染標準有多嚴苛,而是沒有合理的執法程序為依歸。就以一個半導體廠設置煙囪的申請來說,范光榮近來就得和許多園區業者向環保署爭取更為彈性的「申請表格」。范光榮說,半導體業是一個「技術變化快而量產時間長」的產業,由於半導體業在投產前的測試階段尚有許多設備變數,所以並不適用一次齊備的申請方式。此外,由於園區廠家林立,且橫跨新竹縣市,往往也存在執法者標準不一的問題。范光榮表示,縣環保局發現廠商在環保行政方面的疏失,多半要求「限期改善」;而市環保局稽查人員則一律直接開單處罰。相鄰幾條道路的園區廠商間有時會開玩笑,「你們在新竹縣的真好,」范光榮說。

環保問題考驗竹科廠家

對此,新竹市環保局長劉佳鈞則不以為然地認為,「環保局本來就是執行及查核單位」,而不是以輔導廠商為主要任務。劉佳鈞打了個比方,「警察把沒有戴安全帽的機車騎士攔下來,是該執行公權力,還是叫那個騎士馬上去買一頂安全帽?」劉佳鈞還特別澄清,任何法規在施行前,該局一定會對園區管理局及業者舉辦說明會,絕非「不教而殺」。

在現行環保法規的稽查彈性下,或許縣市環保局各有不同的施法手腕,但不論執法的尺度被如何解讀,多少暴露出國內環保資訊流通不夠,業者對環保法令瞭解不足的流弊。

在第一線執行查核的新竹市環保局科長謝勝隆指出,很多園區廠商的環保負責人員總是對環保事項一知半解。四月份聯電五廠的事件即是肇因於廠址早已被劃歸於水源保護區內,而廠商、科學園區管理局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突然必須面對法律懲罰的窘況。

輔導園區內多家廠商環保管理的工業污染防治中心,近來提議幫助園區建立一個「環保資訊動態資料庫」,能隨時提醒科管局注意最新的法規訊息。科管局長黃文雄對這項計畫頗為期待,希望廠商「三個月內環保資訊全部可以上網查,」黃文雄說。

園區的科技業者還得面對國內環保科技落後的結構性問題。

擔任環保署環境檢測技術委員的清大化學系教授凌永健不解地表示,「園區發展很多高科技,為何不考慮將園區也變成國內的環保技術中心?」凌永健表示,因為環科發展落後,造成國內雖然同步和美國實施對半導體業的VOC管制,但是美國管制了一百八十多種有毒氣體,台灣卻只管制十幾種,原因是「現階段我們還沒辦法檢測這麼多空氣污染源。」

同樣也擔任環保署顧問的新竹市議員張祖琰則說,園區管理局在環保方面要能夠「分辨誰是好學生、誰是壞學生」,才能用行政裁量權去懲治執行防污工作不力的廠商。然而對照管理局的現況,只靠編制內六名環保業務人員和預算裡一年幾千萬的環保研究經費,「當然不瞭解園區廠商每天都在排放些什麼 ,」張祖琰說。

目前正受管理局委託研究改善園區污水處理廠的工業污染防治中心,也評估污水廠的設備已經愈來愈窮於應付全園區廠商匯流而來的各種化學污水。工污中心主任鄭清宗形容這個廠「吃銀吃鐵,什麼都要吃。」他認為,廠商要排放新的化學物質前,要先知會污水處理廠,確定處理技術能夠應付才能放流。

除了亟待政府投入經費和人力對園區高科技污染進行研究外,美國「市場導向型」的環保做法也頗值得國內參考。鄭清宗指出,過去美國的環保政策也是走「command and control(命令與控制)」的基調;但是近幾年,美國環保署轉向與業者合作,除了共同探討環保法規的可行性之外,也用類似三三——五○計畫(一年減少三三%的污染量,次年再減少五○%)等措施,鼓勵廠商自行減少污染量,以通過環保單位的認證背書,提升綠色企業的形象。

市場導向的環保政策也可以讓真正的環保「模範生」得到實質獎勵。凌永健觀察,園區內的高科技業者總是能夠迅速解決有關產能及成本控制的問題,如果讓業者降低污染量的成果,轉換為賦稅上的優惠或租金折扣,「他們(指業者)一定會想盡辦法去降低污染,而不是只想考及格就好,」如此一來也可以間接鼓勵高科技業研發環保技術。

兼顧環保與高產值

環保之外,另一個和社會成本有關的重大課題是園區水電的吃緊。

由於園區的廠商密度實在太高,業者們早已在自力互助解決水電的問題。擔任園區同業公會水電組召集人的徐嘉立就指出,廠商集資請台電做高壓電線地下化以解決供電不穩的問題;而自來水管線配水不均,「大家便協議每次停水後讓末端的廠商先開水龍頭把蓄水池儲滿。」

耗水最兇的半導體業,也不斷想設法節省水資源,徐嘉立就主導旺宏電子的每個廠都投資雨水蓄節的設備,希望不無小補。

而在去年九二一災後限電中,讓力晶半導體產能損失降到最低的民營新宇汽電共生廠,包括聯電在內的幾家半導體廠也都躍躍欲試和新宇洽約。但是徐嘉立也承認,由於台電遲遲不對新宇保證緊急狀況時會接手供電,仍造成許多廠商的疑慮,「台電的格局應該大一點,不要開放民營電廠又怕人家搶生意,」徐嘉立說。

以現階段五十六萬千瓦用電和十二萬餘噸用水為基準,加上目前未投產的園區廠商水電用量的預估,園區管理局已經規劃出了竹科的水電總量管制底限。黃文雄表示,未來竹科一天的最高用電量是九十萬千瓦,用水十六萬噸,「耗水耗電量大的(廠商),我們不再讓他們進來了。」

環境污染和水電耗竭都是園區科技業的現有挑戰,而未來,考驗只會更加嚴峻。竹科高科技業者要贏得更多的尊敬,仍有待社會成本的節流;政府培養二十年竹科有成,在高產值之餘也該好好思索相關的課題。

2000年08月

2000科技排行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