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零工經濟」的省思:疫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公司沒你根本沒差」!

文 / 賴偉晏    
2021-07-06
瀏覽數 43,050+
「零工經濟」的省思:疫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公司沒你根本沒差」!
圖/Unsplash by Ryoji Iwata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近日台灣確診案例減少,許多上班族也將結束將近三個月的WFH(居家工作),但讓他們惴惴不安的,並非重返辦公室,而是公司發現了「這個辦公室有沒有你根本沒差!」

自從國內疫情5月中強勢回歸後,在政府防疫政策的愈趨嚴格下,整體社會原本的工作節奏,也因應大量的Work From Home以及分流上班措施而慢了下來,隨著車流與人流的減少。

放眼望去,一台台載著斗大運送箱的外送摩托車,頓時變成了路上最吸睛、最奇特的光景,也宣告著「零工經濟」(Gig Economy)商務模式將更加速發展及演化,並在人類文明社會占有一席之地。

朝九晚五已非必要,專業技能才是王道

根據波士頓顧問公司(BCG)在2019 年的《新自由工作者:在零工經濟挖掘才能》報告中指出,在亞洲,將零工視為主業的自由工作者比例最高,有12%的中國受訪者表示,他們的主要收入來自「零工經濟」市場,其中有些受訪者的大部分收入是來自網上平台,亦有33%的中國受訪者以零工作為輔助收入。其次為印度,8%受訪者的主要收入來自「零工經濟」,以及31%視為輔助收入。

據KPMG在2019年的研究發現,在歐美國家約有20-30%的勞動人口有擔任Gig Economy工作者的經驗。而在美國,約67%的零工工作者皆滿意或是非常滿意現行的工作模式;81%則表示會持續以這種模式作為職涯首要考量。原因在於工作和生活比例的彈性與自主性,這也造就了這種模式擁有吸引各種領域具備多樣技能人才加入的無限可能性。也象徵著在未來,朝九晚五的工作已非必然,擁有專業技能才是王道。

那麼,在台灣的狀況又是如何呢?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在2017年的調查,台灣有超過80.5萬從事部分工時或臨時工的「飛特族」(freeter)人口,占全體就業者約7.1%。

另外,根據1111人力銀行的調查,發現有將近20%的職場人士,是過去半年內從事兼職的「劈腿族」。若將主、副群體相加,可概估總人數約占整體就業人口的27%。

在未來,特別是在疫情的推波助瀾之下,「數位轉型」已逐漸成為鋼性需求,企業將因加速自動化將而改變其對勞動力的需求;而為了有效控管成本,適度透過委外,也將是可以考慮的彈性調度策略之一。這也反映著投入零工市場的從業人員數量,將因供需結構的改變而可能再增加。

shutterstock圖/shutterstock

「零工經濟」的潮流下,過往的勞動契約已不適用

從國家對勞動市場治理的角度來看,全世界的許多政府單位也正積極思考著在「零工經濟」的浪潮下,一些屬於就業市場中較為弱勢、沒有議價能力、技術門檻較低的勞動者,政府該如何去保障他們最基本的權益?

以美國為例,加州法院曾根據2020年1月生效的《AB5》頒布暫時禁令,勒令Uber和Lyft必須將旗下駕駛員視為正式雇員。隨後,該議題也因持續受到高度關注而被加州政府納入競選公投主題,但最終卻沒有獲得選民的支持。為甚麼呢?因為從雇主的角度來看:如果是勞動契約,就有勞動基準法及相關法令所規定的權利和義務須遵守。

這也表示勞工退休金、勞保、健保等一項都不能少,且工作時間、給付加班費等這些事項也都需要被紀錄和管理,因此降低的雇主的意願。另一方面,這項因為從受雇者的角度來看,如果勞動契約成立了,意味著他們也必須受到勞動相關法令的各種限制。

舉例來說,他們就需要遵循法定的工作時間,既使他們願意,也不能不眠不休多的接單,代表收入可能會受到直接的影響。這就是為什麼當新北市政府審議通過「外送平台業者管理自治條例」後,有受訪的外送員表示希望政府不要限制每日工作時間上限。

不過,隨著拜登政府的上任,美國勞動部長近期也表態認為零工經濟工人應歸類為僱員,這番說法的後續效應固然有待觀察,但確定的是,不管國內外,從雇主或是受雇者的角度來看,在「零工經濟」的潮流下,過往我們認知的勞動契約將不再適用,未來新法規與配套方案的出現,將是指日可待的。

因為疫情,加速全球「零工經濟」進程。Flickr by Billie Grace Ward圖/因為疫情,加速全球「零工經濟」進程。Flickr by Billie Grace Ward

企業的省思:員工配置、流程自動化、植入新文化

KPMG觀察,目前採取「零工經濟」以擴張業務的企業多屬中小企業。大部分的大企業仍在觀望,原因是因為新型態的短期勞工聘用是否合理或是合乎內部規範,讓部分大企業仍需要一些時間內化與調整。

即便如此,我們仍建議企業應重新檢視內部的正式員工數量與配置組合,並進行策略上的對應調整,同時評估內部作業流程推動下一波數位化、自動化的可能性,以精進營運效率。特別是針對技術門檻較低、重複性較高的工作內容。

再來就是植入「零工經濟」文化,因為未來的正式員工會相對的量少質精,投資員工進行多元的職能發展與訓練,鼓勵培養主要職能以外的專業技能。讓團隊具備更多的量能。也更能符合未來跨域人才的市場需求。

總體來說,疫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公司有沒有你根本沒有差!對於活在「零工經濟」崛起時代的你我來說,「斜槓人生」要琅琅上口很容易,但是我們要省思的是,如果希望「斜槓」是要能創造收入的第二專長,就必須在變動的環境中不斷成長新與進步,才能真正持續的「被市場需要」。

(作者為KPMG安侯建業顧問服務部執行副總經理,也是KPMG安侯建業數位創新服務負責人)

數位專題
新冠疫情即時追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台灣產經動態新型冠狀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