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特色大學】臺科大鼓勵顯性創業,自許躋身台版MIT

文 / 謝明彧    
2021-06-28
瀏覽數 21,400+
【特色大學】臺科大鼓勵顯性創業,自許躋身台版MIT
臺科大新任校長顏家鈺指出,臺科大具有研究型大學和實做型技職雙重優勢,最有機會成為台灣的麻省理工學院。臺科大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臺科大身為國內技職龍頭,不只產學收入名列前茅,智慧財產權衍生運用總金額更是技職之冠。新任校長顏家鈺發下豪語,臺科大除了能幫企業解題,更要以成為台版麻省理工學院為使命。

要評價一所技職科大是否受企業肯定,最常用的觀察面向,就是「產學合作」。《遠見》「2021台灣最佳大學排行榜」中,技職科大「產學合作」第一名的,是國內科大龍頭臺灣科技大學。

臺科大不只產學收入、每師平均產學收入名列前茅,智慧財產權衍生運用總金額更是技職之冠,合作多、金額高,老師科研成果的變現能力也強,吸引大量企業提著問題主動上門求合作。

幫助產業解題,打造外部研發實驗室

對於這樣的好成績,新上任的臺科大校長顏家鈺有更深期許。他表示,臺科大目前最強的是「幫企業解題的能力」,企業營運或研發上遇到問題,都會來尋求解題。

「但我不希望臺科大只停留在企業出題、學校解題,這件事每所科大其實都在做,」顏家鈺說,其他學校的產學合作,或許只停留在「配合產業需求」,但臺科大的條件,是有辦法做到「帶領產業未來」。他的目標是讓學校實驗室,直接成為企業的前瞻研發中心,「成為台灣的麻省理工學院(MIT),這就是我對於臺科大的期許,也是差異化競爭優勢。」

從成大、交大等以科研有名的頂大,都曾自許要成為「台版MIT」,身為技職體系,臺科大為何敢發出如此豪語?

顏家鈺指出,臺科大的師生擁有強大實做能力,是前瞻學術研究為本職的頂大所欠缺的;有比肩一流研究大學的設備和實驗室,是中後科大所缺乏的;更重要的,臺科大學生來源2/3來自技高、1/3來自高中,加上學生程度優秀,是所有技職競賽得獎的技優學生首選,具備研究型和技術型大學的雙重優勢。

「放眼望去,比臺科大前面的學校不能做,比臺科大後段的學校做不來,這個定位,只有臺科大最有條件,」顏家鈺信心滿滿地說。

臺科大研發長邱煌仁解釋,提到產學合作,很多人的直覺,是企業把現場營運遇到的問題,請學校教授幫忙解決,學生透過參與解題,邊學習專業技術,邊熟練企業運作。

「身為國內技職龍頭,不應以『讓學生畢業就有工作』自滿,」邱煌仁說,企業來找學校,一開始都是為了解決最迫切的第一線問題,但隨著產業複雜度提高,就算企業內部有研發部門,也都忙著解決「緊急又重要的客戶或生產問題」。

忙著救火下,很難有餘力去探討「不緊急但重要的未來產業發展」,邱煌仁說,但產業每五年就有一波大轉變,能不能跟上下一個技術浪頭,決定企業存續關鍵,學校就是最好的助力。

臺科大產學長花凱龍以遊戲產業為例,近三年歐美遊戲市場,有一家以色列免費手遊公司Playtika快速崛起,今年初IPO時,拿到高達1.8億美元投資。最初只是幫其他遊戲公司做後台數據分析,掌握遊戲製作、客戶喜好等關鍵,最後跳出來開業,成為客戶的強勁對手。

花凱龍說,那些遊戲大廠難道不知道大數據和AI是未來產業關鍵?但他們忙於現有熱門遊戲的營運和維護,無力針對新興科技和領域研究,遑論組成新部門,專門養著等待趨勢來臨。

這時,老師研究團隊和實驗室,就像專門關注未來的研發部門,可以幫企業看未來五年、十年的產業變化,「不只幫產業解題,而是引領產業未來的意義,也是MIT與企業合作在做的事。」

營造創業氣氛,洞悉市場跟緊趨勢

要讓這個目標成真,顏家鈺的策略是「營造全校師生『顯性創業』氣氛」。他表示,要引領企業未來發展,很多時候不是關在研究室埋頭苦做,而是透過創業,測試市場、取得數據,然後不斷修正,才能精準抓住「未來產業變化的方向」。

相比歐美,教授創業不論成敗,都被正面看待,但國內大學,校內氣氛卻是不鼓勵老師創業,甚至還等著「看好戲」。「對於創業的觀感,深刻影響一所學校是否勇於嘗試探索,但台灣很多老師只敢『隱形創業』,被迫偷偷做,成功了才敢對外說。」

顏家鈺說,這正是為何鼓勵校內創業氛圍,如果只想做「一定會成的創業」,只會淪為「企業出題、學校解題」的傳統模式;但如果讓學校老師做出初期模型,證明可行,再由企業發揚光大,就需要老師敢「領先未知前行」,「而創業,就是打造這種引領勇氣的最佳方法。」

「以創業為法、研發為本」,顏家鈺要讓臺科大成為幫企業掌握未來的研發中心,走不一樣的路,蛻變為兼具大學與技職雙重優點的未來大學。

數位專題
未來大學預想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佳大學排行榜技職教育產學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