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越洋專訪】以巴再爆衝突,疫情下的「加薩走廊」成為大監獄!

雜誌原標題為〈以色列vs.巴勒斯坦 一個疫情兩個世界〉
文 / 毛凱恩    
2021-06-21
瀏覽數 26,200+
【越洋專訪】以巴再爆衝突,疫情下的「加薩走廊」成為大監獄!
圖/以巴衝突仍持續上演。Mohammed Al Reqeb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爆發2014年以來最大衝突,雙方雖約定5月21起停火後,如今卻因故再爆衝突。但這場衝突背後,卻意外突顯了國際防疫政治,極端不平等的一面。《遠見》獨家採訪當地居民、揭密疫苗施打領先國以色列,停火後繼續封鎖加薩走廊,任當地人在醫療短缺下自求生存。

今年5月,25歲的奧卓安.舒拉布(Orjwan Shurrab),剛開始學做母親。不過10個月前,她在極度缺乏設備的醫院裡生下可愛的女兒。這些生育過程的磨難,對她說並不算什麼。

因為,她是在巴勒斯坦的加薩走廊(Gaza Strip)長大的當地人,從童年起就習慣炮火聲,取得大學學歷後,她成了英文翻譯與教學工作者,聰明又獨立,是給人第一印象。

然而,當5月初以色列與加薩的軍事衝突開始,舒拉布再也無法直視新聞上那些不幸空襲死亡的嬰孩照片。這總會讓她聯想起家裡強褓中的女兒,有一次,空襲砲彈炸開的地方,甚至離她女兒只有500公尺。

而當她如往常走上街頭,撞見孩童在撿垃圾果腹,總讓她更加心酸。她知道這些孩子的爸媽,絕不會隨意放他們流浪,是戰事奪走了大人生命,也奪走了他們想陪伴孩子長大的願望。她,到底該怎麼做,才不會成為下一個?

更糟的是,新冠疫情早已降臨加薩走廊,家園被炸成廢墟的當地人,只能住在學校避難。死神正透過病毒,向慶幸戰後重生的大人與孩子靠近。

「當了媽媽,我才開始覺得,我可能會失去現在的這一切」,舒拉布說,在與丈夫、女兒共同經歷這場戰爭後,她覺得自己不再像過去單身時勇敢、堅強。

加薩走廊受戰火摧殘的房屋。Mohammed Al Reqeb提供圖/加薩走廊受戰火摧殘的房屋。Mohammed Al Reqeb提供

一宗產權糾紛 兩國戰爭陰影

舒拉布的故事,正是許多居住在加薩走廊的巴國人典型寫照。難以想像,這場2014年以來雙方最嚴重軍事衝突的導火線,不過是以色列高等法院審理的一宗產權糾紛。

主因是長期以來,巴勒斯坦人民因以色列侵略國土並建立屯墾區、檢查哨而積怨已久,以色列的法院在今年5月6日,以社區產權歸屬猶太人原告為由,驅逐了巴勒斯坦境內,東耶路薩冷舊城區中一穆斯林社區中的四戶家庭,並排定5月10日將宣布對同社區其他戶的判決。

判決高度爭議,引發巴勒斯坦人6日展開抗議,以色列則派警力強力鎮壓。儘管因情勢緊張,法院宣布延後宣判,但抗議已一發不可收拾,最後演變成加薩與以色列間的軍事衝突。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目前下轄約旦河西岸、加薩走廊兩塊不相連的地區,其中以加薩為根據地的激進武裝團體哈瑪斯(Hamas),要求以色列5月10日傍晚前撤離抗議爆發點「阿克薩(Al-Aqsa)清真寺」。

見以方不從,哈瑪斯當日便朝以色列境內住宅區發射火箭彈。以軍也空襲回敬,雙方開始互相轟炸達11天。

以色列、加薩分別死亡12、248人。但數字背後,更有許多悲哀故事。

舒拉布坦言這11天「大家都非常害怕」,許多民宅被毀,而正準備期末考的弟弟、嫂嫂,在空襲陰影下,只好隨身準備裝有證件、書的袋子,以便危險時可以立即逃跑。

據統計,雙方都有兒童不幸身亡。非營利組織無國界醫生(MSF)更指出,本次衝突導致加薩地區有超過700名未成年人受傷,未來幾年內,他們之中許多人將面臨手術與殘疾,而醫療資源短缺,則讓他們的處境雪上加霜。

而無國界醫生本身也是衝突受害者。以色列軍方聲稱哈瑪斯躲在民宅指揮並發射火箭彈,因此在提前通知的情況下,使用空中武力空襲民用商辦、住宅,包括美聯社、半島電視台辦公室、無國界醫生診所都被轟炸,其中,對媒體的攻擊更引發全球媒體的聲援撻伐。

無國界醫生巴勒斯坦醫療統籌(medical coordinator)娜塔莉.瑟特爾醫師(Natalie Thurtle)向《遠見》表示,旗下診所消毒室被毀,也造成員工心理創傷,團隊則在血庫告急、醫療資源短缺的艱難情況下,勉力維持營運。

加薩走廊受戰火摧殘的房屋。Mohammed Al Reqeb提供圖/加薩走廊受戰火摧殘的房屋。Mohammed Al Reqeb提供

新冠病毒不會憐憫戰爭下的人類

不過,新冠病毒可不會憐憫戰爭下的人類,這才是瑟特爾最擔心的,「很不幸,我們預期(加薩)確診數會快速上升。」

他指出,人口密集的加薩,在衝突中有10萬人流離失所。衝突結束的返家潮,將提升感染機率。

此外,篩檢本來就不足的加薩,檢驗新冠病毒的PCR機台在空襲中一度受損,形成確診黑數,也不利防疫。

而關鍵的疫苗取得,前景不樂觀。瑟特爾坦言取得疫苗的進度太慢,讓疫情控制變得「很麻煩(problematic)」。

綜合外媒報導,巴勒斯坦主要仰賴COVAX平台取得疫苗。不過,但印度限制出口疫苗、AZ泰國廠供貨出狀況,影響了COVAX的運作,儘管美、日、G7(七大工業國)承諾捐助疫苗,但目前尚未到位。

人口510萬的巴勒斯坦,累積僅收到兩批來自COVAX共13多萬劑疫苗,就算全數順利接種,也只夠2.5%國民施打一劑。

聯合國基於國際法中,占領國要負占領領土救濟責任的條款,要求以色列應盡其所能提供巴勒斯坦疫苗。

但接種率超過六成的以色列,目前僅順利提供2000劑疫苗給巴勒斯坦。

加薩走廊受戰火摧殘的房屋。Mohammed Al Reqeb提供圖/加薩走廊受戰火摧殘的房屋。Mohammed Al Reqeb提供

鄰國封鎖 讓加薩成為大監獄

困擾加薩走廊人民的,還有長久以來的封鎖問題。

加薩地區名義上屬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但實際控制此地的則是被西方視為恐怖組織的哈瑪斯。其以激烈手段對抗以色列侵略,多次與其爆發衝突,5月衝突就是一例。

自從哈瑪斯2006年控制加薩後,邊境即遭以色列以安全為由嚴密封鎖,導致民生、醫療物資嚴重缺乏。

國立暨南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包修平指出,「加薩走廊就是一個大監獄!」其封鎖(包括海域)之嚴密,也連帶影響產業發展。

例如有漁業傳統的加薩人,現在只能在以色列規定的3海浬(約5.6公里)、同時也是缺乏漁業價值的區域內捕魚。

包修平分析,加薩北臨以色列,南接埃及,高度仰賴來自後者的物資。但儘管同為阿拉伯國家,埃及除了不希望哈瑪斯「搞事情」,也基於難民、反恐等多重考量,嚴控邊境,人流物流多有限制。

在連水泥都是禁運品的嚴格封鎖下,加薩經濟蕭條、基礎設施嚴重不足。舒拉布說,現在每天大概只有三到四小時有供電,空襲時家裡一度停水停電,網路則是向來「又貴又爛」。

停火+新政府上任 加薩人民能看到希望嗎?

不過,如今局勢看似有所轉變。

衝突在埃及介入及美國運作下停火,同時,以色列政壇也變天,鷹派右翼的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下台,新聯合政府由拉皮德(Yair Lapid)領導,兼有左右派、猶太人與阿拉伯人,彼此步調並不一致,只能看作是反對納坦雅胡的鬆散聯盟。

以色列鷹派右翼總理納坦雅胡下台。Flickr by U.S. Secretary of Defense圖/以色列鷹派右翼總理納坦雅胡下台。Flickr by U.S. Secretary of Defense

新政府上台,是否可能改善以巴對峙局面?甚至放寬對加薩的封鎖?

對此,包修平坦言「很難」。「占領政策並不是以色列國內的主流話題」,且連新內閣中的阿拉伯政黨,都不得以國國內巴勒斯坦人信任,因此他預估加薩解封難盼。

包修平也從國際政治觀點佐證。美國一向強力支持以色列,即便川普下拜登上,政策也「沒太大改變」。

中國儘管多次為巴勒斯坦發聲,但包修平指出,其在該地事務沒有影響力,局勢主要仍由美國主導。中國多次發聲力挺,其實僅僅是「站在道德制高點譴責美國」罷了。

儘管有紅十字會、無國界醫生等組織呼籲加薩解封,但受迫國際政治現實,這些呼籲仍難落實。

而停火也無法確保長遠和平。包修平指出,以軍對巴勒斯坦的占領作為根本問題,仍然沒得到解決,而接續衍伸出的難民、土地、安全問題,都將是未來爆發衝突的導火線。

包修平受訪後不久,雙方17日即撕毀停火協議。哈瑪斯先以氣球燃燒彈襲擊以色列,而以國空軍也再度空襲。

戰爭陰霾,帶著災難與恐懼,在滿目瘡痍的加薩停留,總揮之不去。

採訪林士蕙、李國盛、毛凱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加薩走廊巴勒斯坦以色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