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遠距教學打造台灣奇蹟!葉丙成:應趁機讓孩子學會「兩件事」

文 / 邱于瑄    攝影 / 蘇義傑、劉宗翰
2021-06-16
瀏覽數 58,400+
遠距教學打造台灣奇蹟!葉丙成:應趁機讓孩子學會「兩件事」
圖/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因應疫情,全台實施線上教學已月餘,《遠見》邀來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為台灣而教」創辦人劉安婷,以及兩位花蓮縣的國小校長謝易成、柯維棟,在Clubhouse一同探討遠距教學的挑戰與解方。

5月19日,教育部宣布全台各級學校停課,全面走向線上學習。剛開始師生因設備不足、操作不熟練等而有些慌亂,但近一個多月以來,許多師生都已逐步走上軌道。

然而,其實不是每個孩子都有數位學習的能力。尤其,在偏鄉許多學生家長因工作不在身邊,由祖父母帶大,或是家中根本沒有大人,光是操作數位工具,或是課業輔導上都是問題。讓這些學生在遠距教學時,與其他孩子的落差愈來越大,成為另類的「新冠難民」。

花蓮校長:防止孩子成為「網路中輟生」

東里國小校長謝易成說,雖然學校位於花蓮南部資源相對較少,但過去學校參加數位平台「因材網」的計畫,也有準備平板與筆記型電腦,加上老師都已受過基本訓練,其實轉為線上課程沒有太大問題。但是,「網路中輟生」的狀況卻讓校方不敢掉以輕心。

富里國小校長柯維棟則分享,「家庭在遠距家學扮演重要角色,若是有家長的協助與輔導,孩子的學習效果通常比較好,」然而,他指出,在偏鄉很多家長因為經濟因素,需到外地工作,家中無大人能夠支持,有些孩子就被「放生」在家裡,最後把停課當成放假,睡過頭、在外遊蕩、缺席課程等狀況愈來愈多。

很多人以為偏鄉最缺的是電腦、筆電等硬體,但「家長輔助學習」才是偏鄉遠距學習成敗最重要關鍵,圖為花蓮富里國小學生遠距上課現場。取自花蓮縣富里鄉富里國民小學臉書粉絲專頁圖/很多人以為偏鄉最缺的是電腦、筆電等硬體,但「家長輔助學習」才是偏鄉遠距學習成敗最重要關鍵,圖為花蓮富里國小學生遠距上課現場。取自花蓮縣富里鄉富里國民小學臉書粉絲專頁

對於偏鄉孩子而言,學校與老師其實扮演著家庭與父母的角色,提供午餐與照料,當學生因疫情無法去學校,頓時就失去依靠。

東里國小和富里國小為了接住這群弱勢學生,除了熱心老師下班後也持續協助孩子完成學業,並接送上學;甚至在保持社交距離下,親自家訪,了解學生的狀況等;如果真的居家學習有困難,學校也在維持社交距離和人數下,開設專班讓最弱勢孩童可以到校,由學校來彌補家庭失能的狀況。

劉安婷:「冰山模型」下的三層次思考

長期深耕偏鄉教育議題,「為台灣而教」創辦人劉安婷表示,從國外案例與調查可以看到,在國外因疫情停課的一年多來,家暴、性侵比例大幅提升,且弱勢學生學習落差是平均學生的兩倍以上,在疫情下更加弱勢。

那麼,我們該如何解決遠距教學帶來的問題?劉安婷提出「冰山」模型,由上而下可以分為三個層次思考。

最上層,首要就是確保每位學生在硬體需求能夠被滿足。第二層,教學典範的移轉。當教學走向線上教學,則是思考如何系統性的教學轉型,並提升學生學習動機,進而培養孩子自主學習的能力。

第三層,「家庭支持」的衍生問題。不管是在都市或是偏鄉,許多孩子因家庭工作型態關係,在家中是無家長照顧、支持,一直以來都將學校當成生活重心與歸屬感來源,當學校因疫情而無法前去,學生的學習與生活該如何持續是一大挑戰。

為台灣而教創辦人劉安婷。總統府提供圖/為台灣而教創辦人劉安婷。總統府提供

面對以上問題,劉安婷形容就如同搭飛機的避難措施,首先親師生須先確保自己的狀態穩定,再來就如同穿上救生衣一樣,建構好數位設備。接著,就是幫助身邊的弱勢學生,此時有賴於「低科技」的支持,像是讓弱勢生回到學校,或是老師在保持社交距離下進行家訪、電訪,並善用社區、社工資源,避免學生陷入困境。

此外,台灣遠距教學一路實施到學期結束,接著暑假的到來可謂是長期抗戰。

劉安婷以世界銀行報告來分析,目前台灣遠距教學實施已過了緊急應變的救急階段,接著我們必須進入持續管理階段,發展長期、系統性的措施,並不斷的改善與修正以因應後疫情時代的改變。

台灣有因材網、均一平台等數位資源,支持孩子暑期的自主學習,國外也有類似函授課程,每週寄送教育學習素材,讓孩子有學習資源。且有老師在課堂建立互動遊戲、聊天網絡,維持學生同儕互動,讓學生保有學習動機,此些都是可以參考的方式。

葉丙成:兩週內就序,已是台灣教育史的奇蹟!

由於家長在遠距教學扮演重要角色,但這一兩個禮拜,為了幫助孩子連線、操作軟體、線上繳交作業等,讓原本就有自己工作的家長,忙到焦頭爛額。葉丙成認為,或許可以趁此機會培養孩子的兩大關鍵能力:自我負責、數位學習能力。

過去家長會認為線上學習,孩子容易分心,自制力變差,阻止孩子接近數位工具。但線上教學其實只是把平常就存在的學習問題,凸顯放大而已。或許孩子在學校課堂上就已經有注意力不集中、聽不懂課程等問題,早已需要接受幫助。

趁此機會,其實可以一同發現與解決孩子原本在學習上的問題,並培養孩子的數位素養,學習如何操作軟體並對自己負責。而在網路上尋找有用的學習資源等,對於未來自主學習都有一定幫助,也能減輕家長負擔。

家長可以利用遠距教學期間,重新檢視孩子的學習狀況。劉宗翰攝圖/家長可以利用遠距教學期間,重新檢視孩子的學習狀況。劉宗翰攝

不過,當大家討論著遠距教學亂象時,葉丙成仍肯定台灣教育的表現,他說:「其實這一次可謂是台灣教育史上的奇蹟!」在全面遠距教學時,台灣老師可以在一、兩個禮拜之間,接軌線上學習,是其他國家都辦不到的,像是美國加州遠距教學問題就持續了大半年都仍然未解。

遠在加拿大的華裔大學教授山人幸琪也上線分享,自己的孩子在公立學校就讀,學校在停課三個禮拜後,老師才準備好線上教學,甚至一週老師只安排半小時與學生視訊對談,很肯定台灣教育界的即時反應。

許多台灣老師更主動學習數位教學模式,甚至有創新教學方法。像是,葉丙成在社群媒體成立「台灣線上同步教學社群」,全台灣中小學約有20萬的老師,目前這個社團內已有接近10萬名的老師與教育相關人員,在此社團分享彼此教學心得。

葉丙成提到,過去的他長期推動翻轉教學,但改變速度相當緩慢,甚至大部分老師也不願意轉變。但此次疫情,台灣走向遠距、數位教學,剛開始轉換難免有亂象出現,但能在一、兩個禮拜之間能夠接軌,這是他意料之外的事。

許多老師也站在前線努力,推動台灣數位學習腳步,為台灣教育帶來更多可能與改變,葉丙成說:「我很期待幾年後我們回頭看,會為現在自己的努力感到驕傲。」

數位專題
預見大學畢業後2025年的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偏鄉教育葉丙成遠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