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320名耳鼻喉科醫師投入國家抗疫隊!周慶明:採檢本來就是我們的專業

雜誌原標題為〈診療絕活,大方分享同業〉
文 / 遠見編輯部    
2021-05-18
瀏覽數 26,250+
320名耳鼻喉科醫師投入國家抗疫隊!周慶明:採檢本來就是我們的專業
圖/新北市醫師公會理事長周慶明醫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台灣本土確診案例已連續第四天破百,不管是醫療還是篩檢量能都相當吃緊。今(18)天下午2點鐘指揮中心的記者會上,指揮官陳時中特別感謝「台灣耳鼻喉頭頸外科醫學會」號召全台會員投入抗疫行列,目前已有320名醫師願意參與。

《遠見》2016年在製作〈小診所 大醫生100〉專題時,走訪全台多家診所,採訪100位基層醫師,此次現身防疫記者會的「新北市醫師公會」理事長周慶明醫師也在列。

「採檢本來就是我們的專業!」今天指揮中心記者會上周慶明道出投入抗疫的心聲。他指出,耳鼻喉科醫師平時就專門照顧呼吸道疾病患者,這方面的專業能力非常出色,若積極投入,一定能提高新冠疫情的篩檢準確度。

曾經獲得「新北市醫療貢獻獎」的周慶明,本身是口腔癌的篩檢專家。他在第一線診所發現許多病人因延誤就醫,檢驗出口腔癌時已是晚期。因此,心疼病人的他,總是不厭其煩說服病人接受他的篩檢,數年來已檢驗出多位口腔癌病患,讓他們得以早期接受治療。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現在就跟著《遠見》回顧當年報導,一同感受這位熱血耳鼻喉科醫師的忙碌日常。

「今天不算多,大年初四那天早上有320個病人,下午1點多才看完,」診所護理師驕傲地說。這不免讓人疑惑,雖有兩個醫師同時看診,但平均不到5分鐘就看完一個病人,真能找到病因對症下藥嗎?「當然可以,」才54歲,卻留著一頭白髮,搭配細框眼鏡,像個中年型男的周慶明笑著說,眼裡滿是自信。

怕病人吃苦,開藥不亂槍打鳥

只見一開診,資深護理師先把剛才在病人候診時先行問診的重點,簡單扼要向周慶明報告;頭上戴著一只圓圓頭鏡的他,再針對病人的重點症狀詳細問診、檢查、治療病灶,最後再開藥。

周慶明的經驗是,如果由醫師開始問診,不少病人常拉不回主題,浪費不少時間。

對他而言,耳鼻喉科不同於內科的最大優勢,就是抽鼻涕、抽痰、清耳朵等局部治療。

治療台上擺滿琳瑯滿目像鼻鏡、喉頭柄、魚刺鉗等專業器械,還有兩台蒸喉嚨、一台蒸鼻子和一台氣喘的儀器,就是要立即緩解病人最痛苦的症狀。

他也規定診所其他四位醫師,一次不能開超過七種藥。周慶明再清楚不過,上呼吸道感染引發的症狀多不計數,要是根據病人口述的所有症狀開藥,根本是亂槍打鳥,而是「針對病人最痛苦的症狀治療、開藥。」

舉例來說,如果病人流鼻水又喉嚨痛,但喉嚨痛到連吞口水都有困難,那就是重點症狀,周慶明就會立即替他噴藥、蒸喉嚨,吃完藥後,病人最難過的症狀就會獲得緩解。

周慶明不藏私,傳授同業秘訣

周慶明的強項是鼻腔問題。他在三總時,病人只要鼻子出狀況,通常噴藥即可緩解,但面對那些肩膀上都是「星星」的將官級「VIP」病人,難免會被要求多做一點。他會先把沾了藥的棉花棒,插入病人鼻腔內,讓腫脹的黏膜收縮,再進行下一步治療,更能見效。

1997年他到新莊開業,就決定把這套治療方法,用在病人身上。他不藏私,把這套祕方傳授準備開業的學弟、好友,「我願意教,唯一的條件是,診所不准離我太近,」他哈哈大笑。

周慶明開給病人的每一款藥,自己一定先試吃過。他坦言,早期在三總時,幾乎都照著老師、課本所教的步驟和方法開藥,很少注意到副作用。直到自己開業,經由病人反映,他才知道,原來當時開的咳嗽藥容易嗜睡。

還有一次,病人的父母反映,他開的治鼻竇炎藥太苦,孩子怎麼也不肯吃,勉強餵下肚也吐出來。他當下立刻以手指沾磨成粉的藥放入嘴裡,真的苦到心坎上。「我只關注藥的療效,忽略孩子根本吃不進去,藥效再好也沒用,」從那時起他就當起白老鼠,親自實驗引進的每種藥。

新北市醫師公會理事長周慶明醫師。遠見資料照圖/新北市醫師公會理事長周慶明醫師。遠見資料照

心疼病人,推動口腔癌篩不遺餘力

雖然不少病人稱讚周慶明醫術高明,但也有病人當面叫罵,「看你三、五次,還不會好,到底會不會看?」

周慶明當下並沒有生氣,反而更不厭其煩、用簡而易懂的生活用語,向病人解釋鼻竇炎不容易立刻治癒的原因,讓病人心甘情願下次再上門複診。

三年前,周慶明獲頒「新北市醫療貢獻獎」,主因就是他持續推動口腔癌篩檢有功。

即使是現在,也少有民眾會主動想做口腔癌篩檢,更何況是20年前,耳鼻喉科也不太願意配合推動。原因很簡單,口腔癌篩檢,不到兩分鐘即可完成,然而,一旦發生問題,絕非三言兩語解釋得清楚,很多醫師根本不想惹這個麻煩。

周慶明不一樣,一開業就主動替有吸菸、吃檳榔的口腔癌高危險病人做全口篩檢,即使衛生局只補助十塊錢,等於免費服務。

早期周慶明常被病人罵,原因是他按照規定,把呈現口腔癌陽性反應的病人,轉診到醫院。那些病人緊張兮兮到醫院排隊,結果醫師看一眼說,只是口腔癌前期症狀,定期追蹤就好,便把病人趕回去,病人氣的不得了,跑回去跟他理論。

即使如此,周慶明仍繼續做下去,至今篩檢出超過十個罹患口腔癌的病人,還有治癒後的病人,繼續回診做定期追蹤。

問周慶明為何如此著力於此?他嘆了口氣說,以前在三總看到不少口腔癌病人,發現幾乎都是晚期,即使治癒,臉部還是有些地方非切除不可,原本好好的臉根本不成人形,往往這些病患,還是整個家庭的支柱。

「基層醫師不只治癒社區民眾的急症,如果能替他們早期發現重大病症,也能避免病患和家庭的重大創傷,」這是周慶明一直以來賦予自己的使命。

數位專題
疫苗終局之戰!台灣如何拚群體免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防疫醫生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