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給追求「我是誰」的你:感到孤獨、不合時宜,也許是自我人格完善的信號

能夠清晰定義自我概念的人,大多是孤獨的
文 / 一流人    
2021-05-06
瀏覽數 55,050+
給追求「我是誰」的你:感到孤獨、不合時宜,也許是自我人格完善的信號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有研究表明,自我概念清晰有利於個體的心理健康、幸福感、人生意義感以及衝突管理,一言以蔽之,即高SCC使我快樂。(本文摘自《我還能變好嗎?》一書,作者為王軼楠,以下為摘文。)

我,一個難懂的人

——愈是孤獨,愈能看見不可撼動的存在

(張湘琳)

「我是誰」?清晰定義自我概念

離群索居者,不是野獸,便是神靈。 

——亞里斯多德

「我是誰」是一個終極命題,一場亙古的追問和探尋。從古希臘到文藝復興時代,從德爾菲神廟鐫刻的「認識你自己」到尼采喟歎「離每個人最遠的,就是他自己」,從《梵谷的自畫像》到莫内的《日出.印象》,從你到我,都試圖清晰的定義「自我概念」。

能夠清晰定義自我概念的人,在我們看來,大多是孤獨的。當然,這種孤獨是相對意義上,朋友相對較少的狀態。

在心理學上,將自我概念清晰(self-concept clarity,簡稱SCC)定義為個體自我概念界定的清楚程度,及其內部一致性和時間穩定性程度。尼采對於自我的了解非常清晰,他在學術界的嘲笑與質疑中堅守自我,並從未懷疑自己將會名垂千古。

有研究表明,自我概念清晰有利於個體的心理健康、幸福感、人生意義感以及衝突管理,一言以蔽之,即高SCC使我快樂。另外,研究者發現:適應良好的小學生,自我概念清晰性高於適應不良的小學生,表明「社會適應」是自我概念形成的一個影響因素。

但我們知道,自我概念清晰的人並非一直快樂,也並非都合時宜。尼采常提到孤獨,他孤獨而痛苦,孤獨到在杜林的大街上,抱住一匹正在受馬夫虐待的馬的脖子,失去理智,卻仍然沒辦法不孤獨。

有研究支持了這一矛盾想法的來源。研究顯示:只有在與朋友相處時,高SCC者體驗到的快樂感,才高於低SCC者體驗到的快樂感;而在與陌生人相處時,高SCC者體驗到的快樂感,低於低SCC者體驗到的快樂感。

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圖/僅為情境圖。取自pexels

人格完善的信號

研究者認為:高SCC的人對「我是誰」有更嚴格清晰的定義,也就能夠更嚴格清晰的定義誰是朋友、誰是陌生人,最終影響他們的幸福體驗。因此孤獨如尼采,才在察覺到華格納不是自己的朋友時,斷然與之決裂。

在不斷變化的環境和多重角色中,我們不斷經歷著自我概念的分化和整合,這不可避免的帶來生活狀態的新陳代謝,帶來現世生活與理想世界的衝突,帶來同伴壓力。當然,尼采是一個極端的個案,他做為一個德國古典哲學的反叛者,很難在當時代找到同伴。於我們而言,對一部分人的不滿,或者一部分人對自己的不滿,都可能成為當代少年甚至青年,在探索自我時體驗到的焦慮來源。

願我們循著哲人的足跡,勇敢的清晰自我概念,這個過程中體驗到的孤獨、人際衝突、不合時宜,也許正是自我人格完善的信號。

「朋友啊,沒有朋友!」 垂死的聰明人這樣喊道; 「敵人啊,沒有敵人!」 我這個活著的傻瓜這樣喊。

——尼采《人性的,太人性的》(Menschliches, Allzumenschliches)

人生或許無法做到無憾,但請盡量做到無悔。一個人時,善待自己;兩個人時,善待對方。

《我還能變好嗎?——自我心理學幫你好好做自己》,王軼楠著,方舟文化出版圖/《我還能變好嗎?——自我心理學幫你好好做自己》,王軼楠著,方舟文化出版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做自己心理學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