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重磅專訪】比爾蓋茲:唯有創新,才能實現2050「零碳排」!

文 / 哈佛商業評論    
2021-03-17
瀏覽數 30,850+
【重磅專訪】比爾蓋茲:唯有創新,才能實現2050「零碳排」!
圖/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Flickr by Steve Jurvetson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編按:最近出書《如何避免氣候災難》(暫譯)的比爾蓋茲,接受《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總編輯亞迪.伊格納西斯專訪,剖析氣候變遷議題,並端出獨家解方。

重點報你知:

▋談2050零碳排:我們根本還沒起跑。
▋談衝擊:因氣候變遷死亡的人數將是疫情的五倍。
▋談解方:唯有創新才能阻止氣候災難,但創新要錢!

建立淨資產遠超過100億美元的財富之後,比爾.蓋茲(Bill Gates)把精力和金錢,都投入到解決當今最棘手的問題上,例如,愛滋病、結核病、瘧疾、新冠病毒。

最近,他出版新書《如何避免氣候災難》(How to Avoid a Climate Disaster,暫譯)。他在書中指出,全球一定要在2050年以前實現零碳排放,論據充滿說服力。

蓋茲最近在他位於西雅圖的辦公室,接受《哈佛商業評論》英文版總編輯亞迪.伊格納西斯(Adi Ignatius)專訪,以下是精采摘要。

哈佛商業評論問(以下簡稱「問」):這本書想傳達給讀者的最主要想法?

比爾蓋茲答(以下簡稱答):我希望讀者知道,實現零碳排放,比很多人以為的要困難。全球每年排放大約510億噸的碳。大家想到減碳時,往往把重點放在簡單的事情上:使用可再生能源發電,或是把客車電氣化等。

但我們還必須在其他大領域改進,例如,低排放混凝土和水泥。我們也必須確保政府政策、企業行為和個人消費習慣,全都有助於這些解決方案。

問:我們朝向2050年實現零碳排放的目標,進展如何?

答:如果不考慮這次疫情和經濟危機造成的暫時減排效果,我們根本還沒有起跑。排放量還在不斷攀升。要在2050年以前實現零排放,我們必須年復一年地在各個領域中大幅減排。

氣候變遷比疫情更難處理

問:你提到,即使有辦法把碳排放量減半,也只能延緩,而不能阻止氣候災難發生。這麼大規模的轉型,有先例可循嗎?

答:這種規模的改變,過去從未發生過。這一定要是人類做過最令人驚奇的一件事才行。新冠病毒的疫苗很快就做出來了,但這畢竟容易得多。疫苗能這麼快製造出來,是因為過去十年來,蓋茲基金會和其他組織不斷投資,研發以mRNA方式生產疫苗。

至於氣候問題,有一個觀念很重要:我們不能只把錢花在減少一點用電量,比方說,把用電量減少15%。我們必須投資在能帶來重大改變的創新上。

問:你書中提到,到本世紀中葉,氣候變遷造成的死亡人數,可能是新冠病毒的五倍,對經濟的破壞也嚴重得多。那麼,我們該如何妥善因應?

答:這次疫情,美國如果能在我和其他一些人提出警告時,採取我們建議的因應措施,應該就能像澳洲或日本一樣,死亡人數不算很多。因應氣候變遷更困難,因為需要更大量的創新,而且,正如你所說的,那些糟糕的影響,是在遙遠的將來。

疫情大流行是不確定哪一年會發生,我可能活了一輩子都不會遇到。氣候變遷卻可以打包票,一定會發生不好的後果。

創新是唯一解方

問:你發明「綠色溢價」(green premium)這個詞,來指稱我們為現有產品的零碳替代產品多支付的價格。某個替代產品如果綠色溢價很低,就該採用這個替代產品;如果很高,就有必要投入研發和資金在這個產品領域。

答:努力實現零排放的過程中,一個重要的指標是這些溢價降低多少,必須降低到可接受的程度。只要追蹤讓溢價更低的創新,大概就可以知道是否能夠減到零排放。

如果不行,就要增加更多研發預算,開發新的產品。一旦這些產品的市場達到一定規模,就有助於推動進展到下一個階段。

問:政治因素呢?一位總統頒布法令保護環境,下一位總統卻頒布法令取消那些保護。

答:你愈仔細觀察政治,就愈會發現單靠勉強的方式繼續支付綠色溢價,是不可能持久的。創新是唯一的解決辦法。 沒錯,我們需要好的政策,需要更多研發預算。

投資太陽能板有很多租稅優惠,這項政策不管民主黨還是共和黨執政,都保留下來。這些獎勵措施,有助於降低學習曲線,降到幾乎已不需要補貼。

問:總歸一句,就是要創新?

答:如果沒有創新,我認為我們就沒辦法避免氣候災難。你如果告訴我科學是死板的,必須透過政治方式來決定正確的權衡取捨,那麼我會說這是行不通的。

比方說,其他國家要是不承諾減排,你根本不可能讓印度也停止排放。沒有創新,我們就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問:要怎麼增加創新供給?

我們有一些榜樣可循。在醫學領域,美國每年投入大約四400億美元在國家衛生研究院。我認為,現在應該有機會在國會獲得兩黨支持,投入經費做更多氣候相關研究。

下一步,就是爭取風險資本加入。我參與成立的「突破能源創投基金」(Breakthrough Energy Ventures),這個基金比一般風險投資更長期、更有耐心,有助於加快從實驗室到市場的過程。

問:你常說核能發電是實現零碳未來的關鍵。你書中卻有點謹慎,是因為你懷疑政府是否真有發展核電的決心?

答:發電的問題很難解決,因為風力和太陽能這些潔淨能源,都是間歇性的。處理這個問題的一個辦法,就是創造儲電奇蹟,發明出比現有電池好20倍的電池。可惜,我們有可能就是發明不出這種東西。

另一個辦法是靠核融合(nuclear fusion),但在安全方面要獲得社會大眾接受,很不容易;而且現有反應爐的價格也太高,不符合經濟效益。但我們用的電總得有個來源。

沒錯,我不希望這本書看起來像是在給泰拉能源(TerraPower)打廣告(編按:泰拉能源是核反應爐設計公司,蓋茲為共同創辦人兼董事長)。當然,我從這家公司賺到的每一分錢,都會捐給蓋茲基金會;我並不缺錢。在這本書中,我希望對實現更潔淨能源的各種不同途徑保持中立。

問:氣候變遷有沒有一個無可挽回的臨界點?

答:不會有一個時刻是地球會突然起火燃燒、毀滅。重點在於有多少人會死,以及多少生態系統會消失。發展到某個地步,亞馬遜地區會完全乾枯,變成熱帶草原。

最後,北極的冰完全融化,不再有北極熊。 討論氣候變遷的人常會說,有某一個神奇的臨界點存在,但我們不知道到底有沒有。我們只知道,如果漠視氣候變遷問題,這些環境和人類的悲劇最終一定會發生。

一個很糟糕的事實就是:氣候系統會延遲反應,因此即使做到零排放,溫度也還要再過20年左右才會降下來。所以,在我有生之年,不大可能會有今年氣候比去年涼快的時候。

能力愈強,責任愈大

問:你要怎麼保證世界各國真的都一同努力?

答:困難之處在於,即使富裕國家的政府願意合作,我們還得吸引沒那麼富裕的國家也加入才行。印度之類的地區,還需要更多這類高碳排放的服務,人民才能過還不錯的生活。所以,應該要靠富裕國家來投資,並構思實現零排放的方法,尤其是擁有很大創新能力的美國。

問:個別企業可以做什麼來推動?

答:雇主的購買力很強大,可以為自家的私人機隊購買清潔的航空燃料,可以把資金投資在高風險、在這方面能有突破的公司。還有,他們可以讓自己不要妨礙這方面的進展。

問:大型機構投資人呢?他們如果從高碳排放產業撤資,應該有幫助吧?

答:一點幫助都沒有。從化石燃料產業撤資,也許是雞尾酒會上很好的話題。但是,我們會因為華爾街有人撤資,就不用水泥了嗎?背後的道理是什麼?這兩者並沒有關聯。大機構如果投資而不是撤資,提供資金給跟綠色溢價有關的高風險創新,才能參與創造效益。

問:個人該如何貢獻一己之力?

答:個人可以購買潔淨產品,像是「不可能漢堡」(Impossible Burger)或電動車;可以設法減少使用各種原材料;可以改變消費習慣,讓潔淨產品達到一定規模,成本就能降低。

個人還可以發聲,把選票投給願意制定我們所需要的政策、資助我們所需要的研發工作的政治人物。

我如果可以幫美國許一個願,那就是希望「提供創新所需的幾百億美元經費」這件事,能成為超越黨派的優先事項。我們很需要有人為這件事大聲疾呼。(張靖之翻譯)

本文摘錄自「哈佛商業評論」繁體中文版175期封面故事

數位專題
綠電契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綠能比爾蓋茲氣候變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