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ESG 投資流程助攻 鋒裕匯理美高收基金 3 月登場

掌握後疫時代 債市上漲契機
2021-02-03
瀏覽數 30,000+
ESG 投資流程助攻 鋒裕匯理美高收基金 3 月登場
圖 / 鋒裕匯理投信總經理黃日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ESG遇上美國高收益債,將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一個是2020年橫掃全球投資市場的ESG概念(Environmental,環境、Social,社會、Governance,公司治理);一個則是全球利率進入低點,相對具收益吸引力的高收益債商品,匯集歐洲第一大、全球前十大1資產管理公司鋒裕匯理資產管理(Amundi Asset Management)與鋒裕匯理投信的資源,把兩者優勢揉捏再造,將推出台灣首檔納入ESG投資流程的美國高收益債基金2搶攻市場。

鋒裕匯理資產管理是歐洲,也是世界首屈一指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在台灣方面,由鋒裕匯理投信深耕台灣,為台灣投資人帶來歐洲頂尖的資產管理經驗,截至2020年12月底,國人持有的鋒裕匯理境外基金規模超過新台幣1916億元3,而管理的境內基金規模亦在成長,已超過新台幣185億元4

其中,固定收益資產是鋒裕匯理投信的強項,根據投信投顧公會資料,截至2020年12月底,鋒裕匯理投信發行的新興市場高收益債券基金規模達新台幣61億元,是前十大境內主動式高收益債基金;而境內全球高收益債券基金從2019年推出以來,規模亦有新台幣43億元。

鋒裕匯理投信持續拓展境內固定收益產品線,將於3月募集鋒裕匯理美國高收益債券證券投資信託基金(本基主要係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該基金是台灣首檔納入ESG投資流程的美高收基金2,可望建構更具前瞻性的美高收配置,預期將與新興市場高收債、全球高收益債基金三足鼎立,滿足投資人對於高收益債的多元需求。

鋒裕匯理資產管理,高收益債團隊共同總監Kenneth J. Monaghan。圖/鋒裕匯理資產管理,高收益債團隊共同總監Kenneth J. Monaghan。

鋒裕匯理資產管理高收益債團隊共同總監Kenneth J. Monaghan指出,相較屢創新高的美股來說,美高收益債不僅波動度較低,且有收益做為下檔保護,評價也較便宜。中長期來說,美高收基金具備三股走揚力道:

力道一:蓄勢待發,高收債違約率揮別高點

全球進入低利時代,雖然各式債券的利率出現明顯下滑,但是相對投資等級債與公債的收益率,高收債的收益率對投資人還是較具備吸引力。

此外,鋒裕匯理資產管理觀察過往高收益債表現,在違約率達到高點後報酬率往往表現優異;近期高收益債違約率上升趨勢減緩,預估隨著美國總統拜登上台,新一輪1.9兆美元的財政刺激計劃(America Rescue Plan)將為美國經濟復甦揭開序幕,有助美高收債違約率在第一季觸頂回落,後續表現值得期待。

Kenneth J. Monaghan表示,美國高收債市值約1.5 兆美元全球最大,比歐洲高收益債5680億美元、新興市場高收債的5560億美元合計還要多,美高收不僅主導全球高收債市場,將是資產組合中不可少的沃土。

力道二:綠能當道,助攻ESG影響力投資

氣候變遷議題,不再是口號(Nice to have),而是行動(Must have)。

揭開巴黎協定締約國的承諾、美國總統拜登的2兆美元新能源政策、英國公私部門合計共480億英鎊的「綠色產業革命」計畫內涵,英德鳴響第一槍,預計在2030年之前不再販售燃油車、國際大企業也紛紛響應供應鏈減碳等具體行為,都將改變全球產業面貌,具體而微宣示著:能源轉型沒有回頭路。

ESG企業比的不僅是節能、省碳,更是產業變化的應變力與對新科技商機的掌握力。Kenneth J. Monaghan 認為,透過ESG風險評估,可看出企業的永續潛力,挖掘其長期價值,尤其那些重視改善ESG項目的公司–ESG改善者(ESG improver),更有機會創造更高的價值。

力道三:疫情淬鍊,ESG有效降低違約率

ESG選債機制跳脫過去只看傳統財務報表分析的侷限性,加入從前瞻、永續角度深入審視一家企業,促使分析結果更加全面宏觀。

根據鋒裕匯理資產管理統計,過去一年,受到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衝擊,傳統美高收指數平均違約率竄升至6.99%,但納入ESG機制的高收益債指數違約率僅1.54%,只有前者的2成;除有效降低違約率外,透過ESG機制篩選的資產組合績效表現也優於傳統美高收的結果5

責任投資逾30年 PRI「A+」6、《指標》台灣基金獎雙肯定

鋒裕匯理投信總經理黃日康指出,集團責任投資歷史超過三十年,在1986年就推出首檔責任投資相關基金;2006年亦是首批簽署聯合國支持的責任投資原則(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PRI)的業者之一,並在PRI評鑑中連續六年於策略與公司治理分類獲得最高評級「A+」級。

此外,今年BENCHMARK《指標》2020台灣年度基金大獎中,鋒裕匯理投信表現不俗,在最佳基金公司獎的新興市場固定收益、高收益固定收益、美國固定收益中,依序榮獲兩個同級最佳與傑出表現。更在永續發展大獎之ESG融合大獎類別,憑藉投資團隊實力獲得評審青睞,以第一名之姿奪下同級最佳肯定7

一直將責任投資視為企業發展基石的鋒裕匯理資產管理,專業投資團隊的責任投資管理規模已經邁向4000億美元;預計2021年底也會將ESG評分標準納入集團所有主動管理的開放式基金,做到「100%ESG」–旗下主動式基金ESG評分100%高於其追蹤指標。

鋒裕匯理資產管理分析,ESG策略讓美高收投資與時俱進,並使投資人追求收益時能兼顧永續概念。隨著美國2021~2022年經濟表現將在COVID-19危機中強勁反彈,有助於風險性資產表現,看好美高收將持續吸引投資人目光。

1資料來源:2020年6月出版之IPE《500大資產管理公司》,資料日期2019年12月之資產管理規模。2本基金海外投資業務委託受託管理機構(Amundi Asset Management US,Inc.)進行操作管理,其投資流程除了原有的信用分析基礎之外,亦與鋒裕匯理集團之ESG團隊合作,納入個別證券ESG評等,產業ESG權重調整機制,投資組合追求超越大盤指數ESG評等,違反ESG理念產業(如菸草、煤炭業)排除政策等獨家投資分析流程。「首檔」係指投信基金一般型之美國高收益債券基金,無特定投資組合存續期間限制。資料日期 : 2020/12/31。3資料來源:鋒裕匯理投信資料日期2020/12/31。4資料來源:投信投顧公會資料,資料日期2020/12/31。5資料來源:Bloomberg、鋒裕匯理投信。資料日期 : 2020/11/30,以2019/10/31為基準日。傳統美國高收益債指數使用ICE BofA US High Yield Index,美國ESG高收益債指數使用Bloomberg Barclays MSCI US High Yield ESG Weighted Index。美國ESG高收益債違約率則參考ICE US High Yield ESG Tilt Index,資料日期:2020/12/31。指數舉例僅為投資參考,惟投資人無法直接投資該指數,指數報酬不代表基金之績效表現/到期殖利率不代表基金報酬率,過往績效不保證未來結果。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6資料來源:鋒裕匯理投信整理,資料日期2020/10/21。1.PRI於每年評級公司各項責任投資成果,鋒裕匯理資產管理於2015-2020年連續6年於策略與公司治理分類獲得最高評級A+。7資料來源:《指標》,資料日期:2021/01。

鋒裕匯理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 | 台北市信義路 5 段 7 號台北 101 大樓 32 樓之一 | 總機:+886 2 8101 0696
本基金經金管會核准或同意生效,惟不表示絕無風險。基金經理公司以往之經理績效不保證基金之最低投資收益;基金經理公司除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外,不負責本基金之盈虧,亦不保證最低之收益,投資人申購前應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本文提及之經濟走勢預測不必然代表本基金之績效,本基金投資風險請詳閱基金公開說明書。有關基金應負擔之費用及投資風險等已揭露於基金公開說明書或基金簡式公開說明書,投資人可至公開資訊觀測站(http://mops.twse.com.tw)或本公司網站(https://www.amundi.com.tw)查詢。基金的配息可能由基金的收益或本金中支付。任何涉及由本金支出的部份,可能導致原始投資金額減損。基金配息率不代表基金報酬率,且過去配息率不代表未來配息率;基金淨值可能因市場因素而上下波動。本基金進行配息前已先扣除應負擔之相關費用,最近12個月內配息組成相關資料,投資人可參考本公司網站(https://www.amundi.com.tw)由於高收益債券之信用評等未達投資等級或未經信用評等,且對利率變動的敏感度甚高,故本基金可能會因利率上升、市場流動性下降,或債券發行機構違約不支付本金、利息或破產而蒙受虧損。本基金不適合無法承擔相關風險之投資人,投資人投資高收益債券基金不宜占其投資組合過高之比重。鋒裕匯理美國高收益債券證券投資信託基金(本基金主要係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高風險債券且配息來源可能為本金)為債券型基金,主要投資於美國高收益債券,由於本基金有投資於非投資等級之有價證券,潛在收益可能較一般投資級債券為高,然而其面對的風險亦相對較高。根據中華民國證券投資信託暨顧問商業同業公會公布「基金風險報酬等級分類標準(基金風險報酬等級由低至高區分為RR1、RR2、RR3、RR4、RR5五個等級),故本基金風險報酬等級為RR3。此等級分類係基於一般市場狀況反映市場價格波動風險,無法涵蓋所有風險,不宜作為投資唯一依據,投資人仍應注意所投資基金個別的風險。基金投資涉及投資新興市場部份,因其波動性與風險程度可能較高,且其政治與經濟情勢穩定度可能低於已開發國家,也可能使資產價值受不同程度之影響。依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規定,本基金投資於符合美國Rule 144A規定之債券,其投資總金額不得超過本基金淨資產價值之百分之三十。該債券因較可能發生流動性不足,或因財務資訊揭露完整而無法定期評估公司償債能力及營運之信用風險,或因價格透明導致波動性較大之風險。本基金包含新臺幣、美元、人民幣、澳幣、南非幣計價受益權單位,如投資人以非本基金計價幣別之貨幣換匯後申購本基金者,須自行承擔匯 變動之風險;如以外幣計價之貨幣申購或買回時,其匯率波動可能影響該外幣計價受益權單位之投資績效,投資人應注意因其與銀行進行外匯交時,投資人須承擔買賣價差,該價差依各銀行報價而定。人民幣目前無法自由兌換,且受到外匯管制及限制。此外,人民幣為管制性貨幣,其動性有限,且除受市場變動之影響外,人民幣可能受大陸地區法令、政策之變更,進而影響人民幣資金市場之供需,致其匯率波動幅度較大,相關的換匯作業可能產生較高的結匯成本。本基金之新臺幣計價受益權單位對美元不避險,人民幣、澳幣、南非幣計價受益權單位對美元原則採高避險比例策略,不同貨幣計價受益權單位之投資人應留意避險策略之不同,面對之匯率風險亦將不同。本基金得從事利率交換,其風險包括交易契約因市場利率之上揚或下跌所產生評價損益變動之風險,由於債券價格與利率成反向關係,當利率變動向上而使債券價格下跌時,基金資產便可能有損失之風險,進而影響淨值;利率上升亦可能影響利率交換合約的價格,進而影響基金淨值。交易對手無法對其應交付之現金流量履行交割義務之信用風險。本基金得為避險目的從事衍生自信用相關金融商品交易(即信用違約交換(CDS)及信用違約交換指數(CDS Index,如CDX系列指數與Itraxx系列指數等),雖然可用承作信用相關商品以達避險,惟從事此等交易可能存在交易對手之信用風險、流動性風險及市場風險,且縱使為避險操作亦無法完全規避違約造成無法還本的損失以及必須承擔屆時賣方無法約的風險。本基金N2類型各幣別計價受益權單位及ND類型各幣別計價受益權單位之遞延手續費應於買回時支付,且該費用將依持有期間而有所不同,其餘費用之計收與前收手續費類型完全相同,亦不加計分銷費用,請詳閱公開說明書。
鋒裕匯理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為鋒裕匯理基金及鋒裕匯理長鷹系列基金在臺灣之總代理及投資顧問。鋒裕匯理證券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為Amundi Group之成員【鋒裕匯理投信獨立經營管理】。

數位專題
走過一甲子 展望新60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ESG永續投資基金財富管理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