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辜成允一肩挑起辜家大業

文 / 羅詩誠    
2002-09-01
瀏覽數 14,750+
辜成允一肩挑起辜家大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盛夏8月的週末下午,遲緩流動的空氣帶著酷暑的焦躁。淡水捷運站前的廣場中央,和信電訊正舉辦「願天下有情人愛上i-mode」的體驗活動,鵝黃圓胖的「i」字印在藍色遮陽頂上,非常惹眼。

鏡頭一轉,頂著紅色鴨舌帽,踏著涼鞋,身著藍色i-mode T恤、黑色休閒短褲的和信電訊董事長辜成允混在人群中,正向著駐足的遊客不厭其煩地解說他手中的i-mode。「他不是那種來了需要特別去照顧他的人,他就是扮演說明者的角色,來了就混進人堆裡了,」和信電訊行動網際網路產品處協理陳立人說。

幾乎每個週末,現過四十七歲的辜成允就這樣跟著「i-mode搶鮮會」到處去跑。「董事長很可愛,一逮到機會就會抓住客人強力推銷,」一位當天也在場的和信員工說。和信電訊公關副理吳美慧也笑著表示,「一談到i-mode,董事長就停不下來。」

偶爾眼尖的遊客會認出他,像是遇到明星一樣要求合影,沒有架子的他也會大方地露出燦爛笑容,與遊客合照。其實燦爛的笑容背後,身兼台泥總經理、中橡董事長、和信電訊董事長的辜成允,肩上扛著不小的擔子。

辜成允肩上的擔子並不輕鬆

去年年底,辜成允唯一的兄長身兼和信超媒體董事長的辜啟允過世。留下的遺缺,雖然皆由妹夫──父親辜振甫女婿、嘉新水泥副董事長張安平代理。但外界一致認為,延續辜家百年榮景,辜振甫這一支的接班大任,將落在辜成允一人的身上。

辜成允接下的擔子並不輕鬆。

傳統老店台灣水泥,雖然營收仍呈穩定成長,但營業利益卻自1998年的新台幣10億2000萬元,一路下滑至2001年虧損2億8000萬元,每股盈餘也自1998年的1.58元,跌至2001年的0.05元。

轉朝生化產業的中國合成橡膠,獲利狀況也不理想,近兩年的每股盈餘僅有0.29、0.48元。

原本由辜啟允執掌的和信超媒體,2000年在那斯達克風光上市,股價一度攀高至88美元,歷經兩年各虧損新台幣12億及18億元後,股價現已跌至1美元左右徘徊。「很多決策雖然不是他做的,但他現在必須扛下這些責任,」一位和信集團高層表示。

此外,從公司成立第一天,辜成允就擔任董事長的和信電訊,在四家全區無線通訊業者中,又一向敬陪末座。攤開2001年的業績,和信電訊的每股盈餘僅僅只有0.42元(見頁228表),甚至離第三名的遠傳電信3.52元,都有一段差距。「我承認我們的確做得不好,」面對錯誤,辜成允毫不避諱地坦承。

問及扛下家業的壓力有多重,原本挺直腰桿的辜成允,孩子氣地兩肩一垂,做了個他稱為「窩窩」的姿勢,然後開懷大笑。

辜成允在壓力下清醒

貼近一點看辜成允,你感覺不出因為銜著金湯匙出生而帶來的絲毫驕氣。溫文儒雅的外表,透過帶著磁性的聲音,給人一種親善的魅力。「應該跟從小教育有關,我也從來沒見過辜振甫先生罵過人,但就是能自然地散發出威嚴,」在台泥工作超過三十年的台泥執行副總經理江正雄說。

聯廣公司副總經理陳玲玲則認為他具有騎士精神。有一次,陳玲玲與辜成允合作一個廣告案,結束後陳玲玲回到家中,突然接到辜成允打來的電話。「真的很感動,他打來跟我說聲謝謝。由此可見,他對周遭的人是很關心的,」陳玲玲說。

1977年,剛自美國華盛頓大學畢業返國的辜成允,第一份工作是在勤業會計師事務所,從最低層的查帳員做起。「原本以為他應該是自己開車,或是有人接送上下班,沒想到,他都是背個背包,搭公車就來了,」勤業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王金山說。

早一年進來的王金山與辜成允是同事關係。直到今天,當時的同事仍會一年聚會一次,在他印象裡,溫文有禮的辜成允從以前到現在都沒什麼改變。

但現在,一向給外界溫和印象的辜成允,要展現魄力,奮力反撲。「我是很懶的人,在壓力下我才會清醒過來,」他說。

兄長辜啟允的過世,家族重擔由辜成允一肩扛下,壓力著實不小。「當然是很難過,但是難過沒什麼用,在工作上更認真當然是一定要的,」兩肘垂靠在膝上的他頓時沉吟半晌,原本活力四射的眼神,抹上一絲黯然。

從和信電訊著力

接班大戲的第一齣序曲,辜成允從和信電訊下手。

以「創新每一天」做為經營理念的和信電訊,其實握有很多第一。和信電訊是全國第一家拿到民營行動電話特許執照、第一家推出預付卡服務、第一家推出WAP(無線應用軟體協定)行動上網服務,也是第一家推出GPRS(整合封包無線電服務)行動上網服務的無線通訊業者。「第一並不重要,我們要的不是速度,而是數字,」陳立人說,電信市場大者恆大的法則,重點不是速度,而是規模。

先天不足,讓和信電訊陷入苦戰。雖然和信電訊是第一家拿到執照的民營業者,卻因外資問題,拿到的只是北區GSM1800的分區執照。行動通訊大戰開打之初,各家全區業者無不喊出「全區比分區好」的口號,這樣的形象也因此深植消費者心中。

「身為分區業者的和信電訊,好像是二等公民,」辜成允說,現在還有許多民眾,以為出了北區,和信的門號就收不到訊號。

後天失調,則讓和信電訊反撲無力。花了80幾億元購併東榮成為全區業者,比其他業者多花了將近70億元的成本。為解決通訊品質不佳的問題,毅然汰換朗訊的設備,重新購置諾基亞的設備,也花了近150億元。

此外,辜成允過度授權,也造成經營績效不彰的後果。「在工作態度及習慣上,應該要有更嚴苛的標準,」辜成允認為,不能以一般標準自滿,因為績效的展現上已與其他成功團隊脫節。

現在,永不放棄的辜成允要讓和信電訊重新出發。

推出i-mode是第一步棋。2002年6月20日,和信電訊宣示開通引進i-mode服務。辜成允意氣風發地說,「從現在開始,台灣將進入i-mode元年。」

由日本NTT DoCoMo創立的i-mode服務,是可以同時上網及接收電話的無線應用軟體協定,也是全世界唯一成功的行動數據通訊模式。自1999年推出以來,用戶數現已成長至三千四百萬人,等於說全日本每四個人就有一人使用。「i-mode服務上線後,所有競爭者都要開始恐懼了,」辜成允滿懷信心地說。

對和信電訊而言,i-mode是電信市場第二輪的新戰局。一旦在行動數據上獲勝,現有的排序會重新改寫,「我們很有機會成為市場的領先者,」射手座的辜成允永遠向前看。

拉開引信,和信電訊要擲出i-mode手榴彈。辜成允認為,台灣的語音服務市場已達飽和,「所以一定要等到革命性的產品出現,才能顛覆現有排序。」

i-mode的出現,要讓手機從「說的」變成「用的」。三年前,和信首家推出WAP服務;隔年再推出GPRS服務「igogo」,經過市場檢測後都已失敗。

記取教訓後,和信電訊開始重新思考消費者要的是什麼。「我們學到的最大教訓就是不要去標3G,有3G就一定會贏嗎?和信有2.5G這麼久也沒贏。所以重點在於有沒有一個能供使用者簡易使用的服務平台,」辜成允說。現在市場視3G為泡沫,和信電訊的思考似乎找對了。

i-mode的優勢及挑戰

i-mode成功的魅力在哪?陳立人解釋,「在於豐富的服務內容及簡易的操作介面。」

若將寬頻傳輸比喻為「康莊大道」,路邊引人駐足的各式「商家」就是內容服務。目前i-mode放在目錄裡的官方網站達九十一個,論數量,似乎與其他家業者的服務相差無幾。「但我們重視質,若質不好,我們寧願不要,」陳立人說。

i-mode的內容都需經過嚴格的審查,審查的標準就是新鮮度、深度、多樣性。「使用手機上網的期待與電腦不同,消費者一上網就要看到最新的東西,所以要求新鮮度。但消費者對於內容深度的要求,卻不亞於你能在電腦上看的,所以也要有深度。此外,多樣性的網站內容,才能滿足消費者多方面的需求,」陳立人舉例,在i-mode的網站有超過兩千張圖片、五百首電子鈴聲可供下載,而且這些內容每個禮拜都會不斷翻新。

除了官方網站外,i-mode也能讓個人設計網站。陳立人解釋,i-mode使用的i-mode HTML(超文件標記語言),與一般網頁編輯的HTML語法幾乎相同,對網頁提供者的技術障礙幾乎是零。「雞生蛋,蛋生雞,選對正確的技術就是第一隻雞,」他說,目前i-mode已有約兩百多個個人網站,未來還會快速增加中。

人性化的操作介面也是i-mode的最大優勢。「以前igogo上網,要按十幾個鍵,找久了還會迷路,現在i-mode只要按一個鍵,」辜成允說。

下拉式選單的介面設計,也讓使用者避免用手機輸入文字的困擾。「接近Internet的操作介面,不看說明書也會用,」陳玲玲也是i-mode的使用者。

市場被i-mode炒得沸沸揚揚,但還是普遍不被看好。「三年前i-mode在日本推出時,日本的網路普及率並不高,反觀現在台灣網路普及率這麼高,到處都是網咖,為何要用手機上網?另外,日本上下班時,花在通勤的時間很長,無聊時,他們只好玩手機,這樣的環境台灣並不存在,」一位電信業者表示。

面對批評,和信電訊毫不畏懼。「這都是分析二手資料所得出來的結果。等我們到了日本,才發現,原來這些反對的人也沒來過日本,」陳立人坦承,和信電訊初期規劃時,也有這些疑慮,等到了日本,才發現資料跟事實是有很大的差距。

他進一步解釋,i-mode推行之初,日本的地鐵大部分的支線是收不到訊號的,甚至到現在,仍有部分支線還是收不到訊號。

至於台灣的網路普及率比日本高,這不是阻力,而是助力。因為i-mode的環境與電腦上網類似,使用者反而能快速適應。「況且,當你無法用電腦上網時,還能使用手機,」他舉例說,如果你上班時想要下單,去廁所按幾個鈕,就能完成交易。

此外,目前i-mode的適用手機僅有NEC530i,沒有足夠的手機款式供消費者做其他選擇,也是目前最大的質疑聲浪。「要成功,就一定要有適合的手機搭配,」大眾電信網路事業部經理陳啟清說。

面對手機款式不夠多的質疑,其實和信電訊早有準備。「今年年底將會推出至少一款新機型。透過同樣具有i-mode服務的法國、德國、比利時、荷蘭等國的電信公司的合作,NTT DoCoMo已爭取到恩益禧(NEC)及東芝(TOSHIBA)等大廠專為我們設計新機種,」陳立人認為,手機研發需要一年的時間,之後會陸續推出新機種以滿足需求。

辜成允以行動展示決心

面對這些批評,辜成允的回答倒很乾脆。「他們一定都沒用過i-mode!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後悔,我敢跟他們統統賭一塊錢,最後贏家一定是我,」他拈起掛在i-mode旁的沙袋狀手機螢幕專用拭布,輕輕地擦拭待機畫面是隻昂首闊立的老虎的256色超大螢幕,專心的程度好似在擦拭手中揮甲天下的寶劍。

賭一塊錢不是小家子氣,而是辜成允並不愛賭。「天助自助,與其將命運交給未知的上帝,不如自己緊緊握牢,」辜成允認為賭是靠運氣,而他寧願將勝負掌握在自己手中。

辜成允其實也很清楚i-mode要面臨的挑戰。他認為最大的兩個挑戰就是台灣的行動電話普及率太高,消費者不願換號碼;且i-mode改變制式、傳統,這將挑戰消費者的使用習慣。

面對挑戰,他輕鬆以對。「我說破嘴也沒用,一定要消費者自己來玩玩看,他們就會知道i-mode的魅力,」所以辜成允跟著i-mode的體驗之旅全省走透透,去教大家怎麼玩i-mode。

每天早上八點半前就進辦公室,往往工作直到晚上近十一點才離開的辜成允,以行動展示的決心,也深深地感染到周圍的工作伙伴。「我們看了也很感動,有哪家公司的董事長親自下去賣手機的,」江正雄說。

位於台泥大樓十四樓的辜成允辦公室,已經許久沒有傳出悠揚的樂音。921大地震晃倒了放在辦公室裡由他自己親手組裝的心愛音響,忙於工作的他,直到現在也抽不出時間重新整修。

但現在的辜成允並不寂寞,因為他正準備凝神傾聽由他一手譜寫的i-mode勝利樂章。

本文出自 2002 / 09 月號

第19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