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歐洲反移民情緒高漲

文 / 張玉文    
2002-08-01
瀏覽數 22,750+
歐洲反移民情緒高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巴亞提(Muhammed al-Bayati)現在很後悔當初為什麼要從伊拉克偷渡到丹麥。巴亞提原先在伊拉克一家教學醫院擔任醫師,他因為直言批評政府而面臨牢獄之災,因此決定出走。他偷渡到丹麥申請庇護,迄今已經一年多了,還沒有結果。他住在一個收容中心,依法不能工作,只能靠丹麥政府每個月發給的100多美元生活。

現在,仍在等待申請結果的巴亞提,白天在一家紅十字會的難民中心擔任義工,他後悔地說,「我不願入獄所以離開自己的國家,結果到了丹麥卻像是住在監獄裡……我原本以為歐洲是個民主的地方,現在我認為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民主和公平。」

反移民情緒升溫

巴亞提當初怎麼也想不到,現在到歐洲去,無論對難民或移民而言,實在是個很差的時機。歐洲的反移民情緒正在升溫,但同時歐洲又需要移民填補勞動人力的缺口(高科技專業人員,和低階的勞動工作),這兩種相反的力量交互拉扯,使得歐洲的移民問題(尤其是非法移民)日益棘手,甚至成為6月下旬歐盟各國召開高峰會時的首要議題之一。

《紐約時報》指出,移民已成為普遍的議題,令整個歐洲騷動不安,而且也讓極右派和民粹主義式的候選人藉此攫取選票。

許多歐洲國家都出現了反移民的極右派或民粹式的政黨。例如,法國的國家陣線(National Front)、奧國的自由黨(Freedom Party)、義大利的北方聯盟(Northern League)、丹麥的人民黨(People’s Party),荷蘭極右派的政治人物弗圖因(Pim Fortuyn)也是因此而迅速崛起。

此外,許多歐洲國家的政府對移民的政策日趨嚴格。例如,丹麥通過新的法律,禁止尋求政治庇護的人結婚,削減他們的福利,並且要求他們在申請被駁回的當天就離境;義大利曾打算要求合法移民應先找到義大利的工作,簽好工作合約,才能離開原先的國家,甚至考慮要求非歐洲裔的移民留下指紋紀錄。

目前歐洲究竟有多少合法和非法的移民(包括難民)?並沒有完整的統計數字。根據歐盟執委會的估計,目前歐洲每年的非法移民約五十萬人,合法移民則有六十八萬人。

難民潮退燒

而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估計法國有四十萬非法移民,去年約有四萬七千人向法國提出政治庇護申請,其中最多的是中國大陸人,其次是土耳其人(多半是庫德族)。德國估計有五十萬至一百五十萬非法移民,每年約有十萬人偷渡入境。

由於缺乏完整統計,所以歐洲的移民人數呈增加或減少走勢,沒有人知道。但是若以尋求歐盟政治庇護的人數來看,過去十年的趨勢是人數銳減,從1992年的六十七萬五千多人,降為去年的三十八萬四千多人。

歐洲日益升高的反移民情緒,最直接的原因與歐洲的經濟不振有關。歐洲民眾對移民的印象多半來自電視,他們往往看到電視上那些貧困的伊拉克人、阿富汗人、或阿拉伯人,或坐車或乘船,一心想要偷渡到歐洲,尋求更好的生活。

景氣差的代罪羔羊

因此,歐洲人很容易就把目前日益升高的失業率和犯罪率部分歸咎於移民,同時也把那些中東裔的移民跟恐怖主義聯想在一起。《紐約時報》指出,德國因為失業率很高,以及過去對難民很寬大,因此移民成為選舉時的主要議題,同時德國也跟英國、法國、西班牙等國一樣,把移民問題跟犯罪率升高、恐怖主義扯上關係。

這股民氣不容小覷。德國曾爆發一連串攻擊移民所居住的旅館的事件;今年5月份法國大選,現任總統席拉克雖然贏得選舉,但竟然有六百萬選民投票給反移民的極右派候選人拉班(Jean-Marie Le Pen),反應了不少民眾對移民的反感。

「大規模的移民潮才剛剛開始,我們有被移民淹沒的危險,」拉班宣稱。

而在英國,一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英國民眾認為目前最重要的議題中,移民問題高居第二,僅次於健保問題。

因此,英國《經濟學人》週刊指出,歐洲各國領袖擔心,如果他們再不處理非法移民的問題,極右派的勢力會進一步擴大。

美國《Business Week》認為歐洲人反移民、仇外情緒還有更深層的因素:認同危機。

認同危機浮現

歐洲克服重重困難而成立歐盟,希望建立一個大一統的歐洲,但是在這樣統合的形式架構之下,內涵尚未統合,各國仍然擁有自己的語言、文化、種族、經濟模式。因此,《Business Week》指出,舊的歐洲各國體制正在崩解,但新的歐盟尚未打造完成,歐洲人正陷入一個龐大的認同危機之中。

目前歐盟希望能針對移民問題,制定一個全歐洲統一的移民政策,但是要整合目前各國各自為政的移民和難民措施,並不容易。目前各國對「難民」的定義莫衷一是,遑論制定並遵行一致的政策了。「歐洲各國政府普遍不願意改變他們的制度,」歐盟執委會一名官員說。

雖然在政治上,移民引發許多歐洲人的反感,但若從經濟的角度來看,移民對歐洲卻是正面的因素。

英國首相布萊爾就鼓勵合法移民,但拒絕非法移民。布萊爾倡議各國應對那些不願意配合阻止非法移民到歐洲來的國家施壓,但他赴英國下議院演講時表示,合法移民對國家有益。

移民填補勞動缺口

移民對經濟的幫助在於,他們能夠填補歐洲勞動市場的缺口:更高階技術的人才(例如電腦工程師),和更低階工作的人力(例如農場)。

以英國來說,目前電腦業和醫療保健業都缺高級人才;義大利北方的許多中小企業,南方的農場,都很仰賴移民。

移民有助於提高國內生產毛額,推動經濟發展。英國財政部估計,淨流入的移民人數(移入減去移出)將會持續成長,到2006年為止,可以讓英國的經濟成長率每年提高0.25%,約合38億美元,每年稅收也可以增加15.2億美元。

移民對經濟有幫助,因此當義大利政府打算實施更嚴格的移民法規時,最先跳出來抱怨的就是商人。

移民對整體經濟和企業有幫助,對於個人卻不一定,尤其是與移民從事類似工作的人。英國國家研究委員會(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曾作過一項研究,結果認為和移民從事同樣工作的人,會因為移民加入競爭而使得薪資降低1%至2%。

因此《經濟學人》持平地指出,移民使得企業和大多數人的日子過得更好,但是會使一些本來就比較貧窮的人更窮。

大鎔爐創造競爭力

歐洲的移民問題陷入正反兩面的拉扯之中,隔著太平洋的美國也許可以做為參考。今年4月份法國第一輪總統選舉時,極右派的拉班雖敗猶「榮」,贏得不少選票,當時《Business Week》就強調,雖然歐洲對外國人的憤怒之情日益升高,但美國應該記得,移民對美國經濟的重要貢獻。

從1981到2000年,超過一千六百四十萬移民合法進入美國,估計非法移民約七百萬至八百萬人。目前美國人口中,在國外出生的人口占11%,1970年代提高一倍。

《Business Week》指出,許多經濟學家認為,移民在美國新經濟中扮演重要角色,美國仰賴移民而來的科學家、工程師、創業家,來維持的高科技產業的競爭力。

此外,美國長期而言將面臨勞動力不足的情況,低技術的移民正好補位。例如,目前在美國,15%的建築工人是移民。

當然,技能較低的移民碰到的問題也很多。目前美國貧窮人口中,有22%是移民和他們到美國之後所生的子女。在所有勞動人口中,高中以下學歷的人約三分之一是移民,他們也面臨種族歧視的問題。

在強調全球化的今天,理想中藩籬人們應該可以自由移動遷徙,但是在致力統合、打破區內國家藩籬的歐洲,卻對區外的人們(尤其是非白種人)築起高高的心牆,甚至要築起制度的高牆來摒拒他們。這是二十一世紀的悲哀。

當歐洲為移民問題紛紛擾擾時,也許看看美國這個移民國家,可以有一些啟示。《Business Week》是這麼說的:美國一向都能夠容納新來的外人,讓他們進入美國這個大鎔爐,這一點正是美國競爭優勢的重要來源。

本文出自 2002 / 08 月號

第194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