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落難、穩住、再出發

文 / 莊淳雅、林美姿    
2002-07-01
瀏覽數 21,850+
落難、穩住、再出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錯誤總是發生在最不該發生的時候」,這句跟了勤業會計師事務所總裁魏永篤二十多年的座右銘,時至今日,才讓他深刻體會到這句話的涵義。

在事業發展一帆風順時,突然天降大禍。勤業在加入安達信(Andersen)會計師事務所世界組織二十二年後,因為美國安達信捲入安隆(Enron)破產案,使得安達信世界組織分崩離析,勤業也被迫重新找尋新的結盟對象。

一朝落難,備嚐冷暖,為了維護住這塊四十年的老招牌,也為了找一個可棲身的國際組織,魏永篤從今年3月中開始一連串艱辛的結盟談判。

4月11日,勤業加入德勤國際組織(Deloitte Touche Tohmatsu)成為會員,並和國內的眾信會計師事務所簽下合作意向書,成為國內最大,也是超大的會計師事務所,魏永篤讓勤業在風聲鶴唳中「安全降落」。在這段危機處理的過程中,「把勤業的價值提到最大化」,以及保住勤業這兩個字是他最大的任務,風險的控制和企業文化的堅持則是他得到的教訓。

他的心路歷程也許可以為企業的危機應變提供一些參考,以下是訪談的內容:

Q:合併的新公司何時成立?

A:目前我們還是用勤業的名稱,不過先加入德勤國際組織(Deloitte Touche Tohmatsu,簡稱DTT),成為台灣的會員,可是DTT在台灣已有一個會員,是眾信。根據DTT的看法,一個地方在正常的情況下應該只有一個會員,多加一個會員是因為特殊情況,所以我們答應DTT和眾信談結合的事情,時間訂在明年5月底以前。

Q:你不能獨立以勤業的名字繼續運作嗎?

A:以前是可以,可是現在我們的客戶都是國際化的客戶,有台積電、日月光、中華電信,他們要在國外發行股票、ADR(美國存託憑證),需要一個國際性的事務所,所以我們要加入國際性組織成為會員,遵守國際的準則,這樣美國證管會才會承認你客戶的股票可以在美國掛牌,這是第一個理由。

第二個理由是我們很多客戶,股東是外國人或外國法人,他們希望看到公司的帳是一個國際性的會計師事務所負責的,所以我們被逼得一定要找一家國際性的組織加入。

Q:你們何時更名?

A:我們現在還在和眾信談合併的細節,談完之後我們就簽訂合約,之後就一步步來做。最後的目標日是明年5月底之前,也可能更快。

Q:安隆(Enron)事件後,客戶是不是流失不少?

A:安隆案之後,本地的客戶並未流失,反而還增加。有一些外商是因為母公司改變簽證的會計師事務所而流失。不過勤業服務的外商客戶本來就不多,現在低於5%。加入德勤之後,還可能有新的外商客戶進來。

一般公司在5月底所得稅結算完畢後,才會考慮到是否更換會計師的問題,現在塵埃尚未落定,所以會流失多少客戶還不知道。

把勤業的價值最大化

Q:你是第三任總裁,面對變局和危機,再怎麼樣也要扛下來,你的心路歷程是怎樣?如何一步步處理這次的危機?

A:這分三階段來講。第一階段是安隆案去年11月1日開始的時候,我們知道,在美國只要有大公司倒閉,會計師一定會被告,因為只有會計師有錢,所以我們知道不妙,會對美國的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有影響,可是沒想到那麼嚴重,以為只要賠一點錢就了事。

可是安隆案在美國越滾越大,故事越講越多。當國外的報導很熱時,國內也開始報導安達信,但還沒有牽扯到勤業。

後來媒體報導出安達信在台灣的會員是勤業,我們的處理主要是釐清勤業和安達信的關係,以及勤業可能受到的影響。我們也和客戶、學者、會計專家以及同事們溝通,並向證期會報告。所以第一階段的工作是和外界溝通。

後來美國的安達信燒毀文件,美國政府開始控告美國的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那時候美國的安達信已很難活下去,所以改變策略,除了美國的安達信事務所之外,其他的事務所務必再找一家國際性的組織作合併。

第二階段就是我們要去尋找一個可以結合的對象。

這時候大約是3月初,我們的想法是如果國際公司如何走的話,我們就跟著走,這樣力量比較大,舊有的網絡組織也可繼續存在;萬一與國際公司的交涉談不成的話,我們希望跟亞太區一起走;若亞太區再不成,我們就跟大中華區一起走,這樣一步步來,這是我所謂的「筷子理論」,三支筷子夾在一起力量大一點。

最先國際找的是畢馬威(KPMG),但談了一段時間後就談不下去了,所以最後沒有一個國際案子談成。亞太區的變化很快,大陸、香港和日本也都各自找了對象,我們就無法再follow亞太區的策略,只好自已去找一個比較適合的對象。

那時候是非常時期,要賣資產,大家都希望撿便宜,一定折價很低。勤業那時候有「落難」的感覺,要找一個新的棲身之地。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組織在國內都有會員,我們四家都有聯絡,對方看我們平時值100元的,好的打八折,精明的打個六折跟你談。

那時候怎麼辦呢?我務必「要把勤業的價值提到最大化」,所以一邊跟國內談,更重要的是直接和國際談,因為國際組織看的是大的布局,台灣勤業要找一家國際性的組織結盟,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果這次的機會喪失的話就永無機會了。

那時普華永道(PWC)剛完成合併,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會計事務所,所以沒胃口再爭取其他國家的安達信會員進來。KPMG本來國際性談好要合的,我們也開過記者會,宣布和安侯建業合作的事情,但後來談不下去了。最後就剩下德勤和安永兩家。

所以我就直接和德勤的CEO(最高執行長)柯普蘭連上線,也找機會介紹勤業給他們認識,從我們的文化、歷史、客戶、科技運用、人員等介紹後,他們的眼睛就亮了,非常希望抓住這個機會。

但兩家只能選一家,而且到了4月中旬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否則像台積電到美國發行ADR就會受到影響,所以必須立刻做決策,也滿順的。4月11日和德勤簽了合作意向書(MOU)之後,4月22日德勤就召開一個臨時的國際董事會通過了入會案,以例外方式處理這件事,現在我們連名字都改過來了。

當初兩家選一家的時候,也是考量幾個因素,第一個是勤業的名字是否能留下來,不希望合併後勤業的名字放到後面去,慢慢就不見了,合夥人都堅持這件事。

第二個希望我們四十年來的經營理念,我們的文化、價值觀念能夠持續下去。

風險控制大意不得

Q:什麼是勤業成立四十年來的經營理念?

A:我們的企業價值是誠實、正直,互相尊重,以及「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二十一年前我一個人從國外回來,剛加入勤業時,已經有一個很好的環境讓我發展,前人已經發展出結果,我們務必繼續努力把它做大,做得更好,給後人可以乘涼,這是我們很重視的精神。

還有passion for excellent(追求卓越),不是要追求完美,要追求卓越,不斷持續地改進,不能好就好了,好還要更好。個人的成長很重要,部門之間也很合作。One firm(一個公司)也是我們重視的,我們真的是一個事務所,不是說我要退休了,就把業務賣掉了,或是我不喜歡就把客戶帶走,勤業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

Q:這是合夥人堅持要把名字留著的原因?

A:勤業的名字很有價值,《遠見》6月號在最受社會新鮮人歡迎的一百家公司調查中,我們排名第四十七名,會計師事務所我們在最前面。只要拿勤業的名字出去,別人立刻就認識你了,知道你後面代表的是一個很正派的組織。

Q:安隆事件後,你得到什麼教訓?

A:二十一世紀,資訊發達,企業經營的風險越來越高,而且變化太大。就像三國志裡的火燒連環船,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後,整個世界經濟融成一體了,台積電在台灣發行股票,美國也發行股票,生意全世界做,若發生問題的話,都會影響到。

全球化到來,任何地方發生事情,星星之火都可以燎原,所以對風險控制更要小心,不能大意。這是第一個lesson(教訓)。

第二個lesson是文化的養成更重要。安達信所以會失敗就是因為它的企業文化裡重視業務拓展,而忽略了文化的堅持。希望一個客戶提供給它很多的服務,所以千方百計使客戶高興,因此忘記了正直面,堅持立場是很重要。

安隆也追求成長,追求創新,創新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太創新了以後,太多點子了,以致進入灰色地帶,不知不覺犯了錯誤,使得公司倒閉,所以文化很重要。

文化是抽象無形的,但這次我們就感覺出來,合夥人都團結一致,所以我們能渡過暴風雨,不但完整存在,還更壯大,凝聚力更高。

我體會到,追求成長是要追求健康地成長,創新要一步一步來。同時踏實做事,不踏實是會失敗的。特別像安隆這種公司,提供的產品是服務,服務就是名字,跟我們一樣,我們提供服務,就是品牌,當大家對你沒有信任,品牌受損,價值就沒有了。提供產品的話還好,不像無形的服務業那麼嚴重。

感謝最後一個粹練機會

Q:關於風險如何控制這件事,是否可以談一談你的心得?

A:風險是整體的,任何事情或事件會使得企業不能執行策略就是風險,因此經營事業是全盤性的,從客戶、人員、制度都不能有錯。平時政策程序都已規定得很清楚,只是說你是不是確實執行。

Q:你都在忙外面的事情,公司內部的凝聚力是如何穩定?

A:我們合夥人都會開會溝通,事情有定案時,我會直接對同事們,分層級的,從台北、新竹到高雄,當面跟他們溝通,有問題他們也可以問。我們還有一個同仁關係委員會,有不同階層的員工代表在裡面,可以透過機制來溝通。

Q:聽說你為了公司還曾去上海找高人指點?

A:那時我所有能做的都做了,人事能盡的都盡完,就聽天命。我覺得過程中,有許多小地方、小事情是以前結的善緣,現在來回報,很有意思。人的因果很微妙。

Q:經過這些事件你最大的感想?

A:現在回想起來,我很感謝有這樣一個機會,我今年五十八歲了,很多同輩都已退休了。在我人生事業的最後一個階段有這樣一個粹練,雖然過程是很辛苦。

勤業四十年下來經營得非常好,大家對未來都有美好的夢想,在很順利的時候,突然這樣的事情發生了,我在和同事們開會時,責任感常讓我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淚。

Q:你覺得這次老天是送給你什麼樣的禮物?這些都是你前任沒有經歷到的?

A:我的前任總裁是經歷不同的事,第一任的總裁是創業,絕對是很辛苦的,第二任總裁是轉型,我們改和安達信簽約時,外商客戶不見了,務必要去做本地客戶。這個階段勤業轉型以本地客戶為主。第三任是要站穩腳步,再去開創的階段,朝大中華區發展。

Q:你這個階段是挫折的階段,還是再發展的階段?

A:這只是某個事件的挫折,雖然受到影響,結果還好,這也是另一個機會,我們和眾信會計師事務所加起來超過兩千人,人員的整合本身就是一件大事情。

Q:合併後你會扮演什麼角色,退居幕後嗎?

A:整合之後我可以擔任CEO,負責經營,眾信會計師事務所會長林柄滄擔任第一任的理事主席。我的任務是讓勤業安全降落(Safe landing),即使之後我不再扮演任何角色,要我功成身退都可以。

多行善,必有報

Q:這次的事件對你有什麼啟示?是不是讓你的人生想法有一些改變?

A:平時要多行善事,喜歡幫助別人,就會有回報。像德勤國際總裁柯普蘭(James Copeland)曾在亞特蘭大的事務所當合夥人,二十五年前我進該事務所時,他是面試我的主管,所以人要不斷地結善緣,當然有時候惡緣也會出現。

回顧以前,我可能太嚴厲,因為我想得很快,性子也比較急,別人還沒講完,我一下就作結論了。以後這個我要改,嚴厲還是要嚴厲,但我要當個慈父型的大家長。要多聽,多從對方的角度去看事情。

像我坐在這裡,同事進來的時候,我猜他已經很害怕了,他拚命要講最好的話給我聽,已經很緊張了,我還打斷他,他就無地自容了。我以前常打斷別人的話,現在會深呼吸,更有耐心點聽對方講。

我有一個跟了我二十多年的座右銘,我從來都不能體會它的涵義,本來已經封箱了,去年8月在上任總裁退休後,我搬進新辦公室時,翻箱找了出來,不經意放在桌上,沒想到真用上了,上天告訴我要讀這個東西。

Murphy’s Law(墨非定律)

Nothing is as easy as it looks(沒有

任何事情看起來是那麼簡單的)

Everything takes longer than you

expect(每一件事所花的時間都

比你預期的久)

And if anything can go wrong(如

果任何事情會發生錯誤的話)

It will(它會)

As the worst possible moment(而

且會發生在最不該發生的時候)

Q:你對這種人生的際遇和命運的安排有什麼想法?

A:覺得人生無常,因此我現在會用比較開闊的心去接受事情,不會認為事情非這樣不可。

本來我沒有很堅定的宗教信仰,在這次的過程中,我不斷地禱告,唸九十八字的主禱文,那一陣子我禱告得很兇。上次去看上海的師父,她給我的唸珠我也拿來唸阿彌陀佛。我把唸珠放在身邊,想到就唸。以往我搭飛機起飛和下降時我都會唸主禱文。

不過我還是覺得信仰不重要,心裡存善念比較重要。

Q:你的個性也改了不少?

A:應該是吧,我太太說我不像以前那麼急躁。以前我坐車遇到紅燈都忍不住,現在不會了,紅燈就紅燈吧。

一年前我在辦公室的黑板寫下「定靜安慮得」,後來發生安隆的事件後,我很不快樂,依心情的轉變,再寫下「忍辱負重、自信、微笑、熱忱、知止」,很多人告訴我要多笑,這樣比較好。

Q:你的家人在這過程有給你什麼支持?

A:我的兩個小孩在美國,他們給我寫email,問我事情發展得如何?跟我說good luck。太太跟我在一起,晚上陪我散步談事情。最近散步比以前多,因為心裡煩,有很多事要想,需要有人聊聊天。

Q:你會覺得panic(恐慌)嗎?或是很想逃開嗎?

A:過程中有panic的話,也沒有很久,反而是想如何準備好自已去接受挑戰。我是很喜歡接受挑戰的人,1972年我國的少棒隊去美國比賽,那時我在美國喬治亞州唸書,借了一點美金,週六的晚上深更半夜開車上路,開了十六個小時的車到賓州威廉斯堡去觀賽。

Q:今後你有什麼打算?

A:希望能把結合的事情做好,把事務所帶到安定的境界後,接著我會做下一階段的人生規劃,現在還不知道。

眾信會計師事務所會長林柄滄:

新娘太強,有入贅的感覺

金字招牌的勤業急著找對象,真是一個surprise的機會,要拒絕或接受?這是一種智慧。

國內五大會計師事務所任兩家加起來都是最大的,所以這是一種酸葡萄的心理,你不願意他跟別人結婚。而且他也沒有出問題,為什麼要拒絕他。

我們眾信的原則很簡單,第一,對於名字我們不堅持,眾信擺在後頭也沒有關係,面子之爭沒有什麼意義,要看合併是為了什麼。老年人眷戀名字,可是為了年輕人的發展,有捨才有得。

不過有時要退讓,有時要堅持,我們要求合併後的「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比照現在眾信的組織,設置理事會和經營管理委員會雙層結構。

我們有表達過意願,不過談判的過程分分合合,勤業也和多家同時在談,魏永篤忙著趕場。他像是一個長得漂亮又非常聰明的女孩子,周旋在各個對象之間,很理智地爭取到他想要的條件。換一個人可能情況會不一樣。

我們要結婚了,是我們娶勤業,可是眾信有些同仁覺得是入贅,因為新娘背景太強。所以我們要給同仁打氣,新郎也有優點,新娘才會選我們,所以「不要怕」,要有信心。

現在我要做的是築橋的工作,我以前在勤業待過六年,而且現在勤業的合夥人有20%是我教過的學生。我們雙方的幹部已經聚會好幾次,感覺不錯。

未來兩方的知識分享和經驗交流顯得更重要,所以勢必會增加知識管理的投資。

勤業和眾信結合後的人數是兩千四百人,比起第二名的安侯建業一千六百人多出很多,市場占有率35%。我們合併後對其他三大會計師事務所一定會有影響,為了拉近距離,未來中小型的事務所可能會被吃掉。國內未來會維持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競爭的局面,因為四大不可能再併了。(林美姿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