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出身貧民區、被歧視的黑人,如何當上麥當勞執行長?

文 / 一流人    
2020-12-12
瀏覽數 29,250+
出身貧民區、被歧視的黑人,如何當上麥當勞執行長?
僅為情境配圖。取自unsplash
Line分享 articlefont

編按:包容性是不是能幫助你征服已知世界的文化工具? 我們在此探索試圖創造一個包容性文化的潛在力量,以及一些相關的陷阱。(本文摘自《你的行為,決定你是誰》一書,作者為本.霍羅維茲(Ben Horowitz),以下為摘文。)

心靈成長大師東尼•羅賓斯(Tony Robbins)說,

你拿什麼樣的問題問自己,會決定你的生活品質。

如果你問:「為什麼我這麼胖?」大腦會回答:「因為我很笨,又缺乏意志力。」羅賓斯的論點是,如果你問的是爛問題,就會得到糟糕的答案、過著糟糕的生活。但是如果你問:「我該如何盡可能善用資源,以達到生命中最好的狀態?」你的大腦會說:「我會吃品質最好的健康食物,像個專業運動員一樣健身,然後活到120歲。」

身在社會上的我們常會問:「為什麼財星五百大企業(Fortune 500)中,非裔美國人執行長那麼少?」通常會得到這類的答案:「種族歧視、種族隔離法、奴隸制度和結構性的不平等。」但是,也許我們應該問:「來自芝加哥惡名昭彰的卡布里尼-格林花園高樓(Cabrini-Green Garden)公共住宅的黑人,究竟如何成為麥當勞唯一的非裔美國人執行長?」如果想知道為什麼包容文化沒有奏效,我們可以問前面那道問題;但是,如果想弄清楚如何讓包容文化發揮作用,就應該問後面那道問題。

成吉思汗克服「黑骨頭」的出身,以及遭到部族拋棄放逐的經歷後,征服世界上大部分地區,以更加符合人人平等概念的方式改造世界。他的策略包括殺死同父異母的哥哥別克帖兒、結拜兄弟札木合,以及其他無數人;當然,這樣的策略在現今的世界不太有效。麥當勞前執行長唐•湯普森(Don Thompson)採取截然不同的方式崛起。他打從心底擁抱包容文化,發展結盟關係,但不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想法。不過,一旦擁有權力後,他就採取跟成吉思汗極為類似的人人平等策略。他跟成吉思汗一樣,不會戴著有色眼鏡,用階級或膚色評斷別人,而是注意對方的本質,以及對方取得機會後,可能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湯普森的體型很嚇人,他身高193公分、體重達120斤,但是,他的為人非常和藹可親又誠懇,如果你不喜歡他,肯定也不會喜歡自己。他對人和種族的哲學,完全反映在他討喜的做事風格上,與他告訴我的故事如出一轍,他說:

想成為會議中唯一一個黑人,有兩種辦法。你可以想著:「每個人都在看我。」然後把情況想像得愈來愈糟:「他們不喜歡我、不喜歡黑人……。」或者,你也可以跟我一樣想著:「每個人都在看我,他們不知道自己即將體驗到唐•湯普森帶來的巨大衝擊。我要跟他們談談,他們會了解我,我也會了解他們,我們甚至可能建立一段美好的友誼,或是長長久久的業務關係。」

不幸的是,我們大多數人都被洗腦,只會用第一種想法應付生活。會議是一場競賽,我會嘗試理解你,而你也在試著明白我。我們能不能成為合作夥伴? 我們會成為彼此的後盾,還是敵人? 如果競賽一開始,你就把會議室裡所有人都看作敵人,你已經全盤皆輸。你必須重新定位自己,想著你帶來的是新東西、好東西,而且是他們沒有的東西。

湯普森由祖母蘿莎(Rosa)撫養長大,他充滿感情的把自己長大的地方稱為「社區」(Neighborhood),而不是「貧民區」(hood),這個用詞上的細微差異充分顯示出他的觀點,所以當別人看到慘澹的一面時,他卻能看到機會。卡布里尼—格林公共住宅的居民幾乎都是非裔美國人,白人居民只有三位,他們分別是警察、消防員和保險業務員;而那位保險業務員賣出的壽險,保額剛好只夠支付被保險人的葬禮開銷。

湯普森十歲時,他們家搬到印第安納波利斯市(Indianapolis),鄰居都是非裔美國人,不過新學校裡幾乎全都是白人。所以,祖母蘿莎教他如何在這些不同的世界裡與人談判。蘿莎是中端零售連鎖商店艾爾衛(Ayr-Way)的經理;這家公司後來被塔吉特百貨(Target)收購。她的店裡大多數員工都是白人,但是她對每個人都一視同仁,他們也都來過家中拜訪。湯普森從祖母身上學到,人有好人也有壞人,但你必須個別看待他們,才能看清楚他們是怎麼樣的人。

湯普森在一九七九年進入普渡大學(Purdue University),然後馬上就受到震撼教育,他回憶當時的狀況:

進入校園後第一個晚上,我非常興奮可以上大學。這時,一輛敞篷車在我附近停下來,車上三個白人對著我喊:「黑鬼!」

我雖然受到驚嚇,但我知道比賽正要上場。因為你們絕對不可能阻止我來到這裡所追求的事物。我曾經見過你們,雖然不是你們當中特定的哪一個人,但是我見過像你們這樣的人;而且我也見過試圖掐住我的脖子、想把我勒死的黑人。所以,對我來說,這不是什麼新鮮事。你們這三個反對我的人,想停車就停吧,我絕對沒問題。要不然,你們也可以繼續開車,大聲喊出你們想說的話,不過那並不會改變任何事。

儘管碰到這種事,他仍然對他在普渡大學的那段日子充滿感激,而且,現在他還成為學校董事會成員。

無論你來自哪裡,只要拿到工程學位畢業,你就會得到應有的報酬,這讓人覺得平等。

麥當勞前執行長唐•湯普森(Don Thompson)。取自PamMiks,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圖/麥當勞前執行長唐•湯普森(Don Thompson)。取自PamMiks,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湯普森在一九八四年大學畢業後,進入諾斯羅普公司(Northrop)的國防系統部門擔任工程師。他在那裡一開始也遭遇到不太好的經驗:

兄弟,我有一張桌子了,那是我自己的桌子! 猜猜我第一天上班時,桌子中間貼了什麼? 一個白色十字架。我把它刮掉、揉爛,然後丟進垃圾桶裡,接著把個人物品擺到書桌上。我記住祖母的話,沒理會這件事,繼續我的工作,並且和一些人建立起非常棒的關係。

湯普森在諾斯羅普工作六年並且晉升管理階層。一九八○年代末期,當國防產業需求疲弱時,他接到一通招募電話,詢問他是否想在麥當勞工作。他直覺以為是國防承包商麥道公司(McDonnell Douglas):

當我發現打來的是麥當勞漢堡時,馬上回答:「不了,謝謝。」我這麼努力就為了成為電機工程師,而且祖母已經為我投資這麼多,我不能最後卻去煎漢堡。不過,他們卻找來一個麥當勞員工打電話給我,他曾經是貝爾實驗室的工程師,他說:「不過是來談談,你會有什麼損失嗎?」這讓我學了一課,現在我會說:

除了拒絕拉高衣領以外,別拒絕任何東西。

湯普森加入工程小組,開始改良一個名為「炸薯條曲線」的製作流程,幫助麥當勞做出世界上最好吃的薯條;這條曲線是指薯條在整個油炸過程中經歷的油溫變化。要改良這條曲線非常棘手,因為放進油鍋的薯條溫度不盡相同,有時薯條已經解凍回溫,有時則是直接從冰櫃取出。湯普森和團隊在油鍋裡放進一片晶片,透過程式設計,確保每次炸薯條時都能依照最佳曲線料理。他完成這項任務和其他挑戰後,成為部門中的首席工程師。但是,這件事卻差點導致他離開麥當勞:

麥當勞每一年都會頒發總裁獎給表現最好的前一%員工。那一年我表現絕佳,部門裡每個人都說:「唐,你一定會拿到總裁獎。」頒獎當天我穿得非常體面,而且打理得比衛生委員部門的人還乾淨。我非常興奮,但是,他們宣布的得獎人名單中,完全沒有工程部的人。前一年我們部門還有兩個人獲獎。

所以,我參加了討拍派對。我告訴自己:「他們不想讓黑人得獎,也還沒有準備好接納我,我要離職。」部門主管走過來說:「你大概很好奇為什麼沒得獎吧。」我說:「老實說,我確實想知道原因。」他告訴我:「因為我沒有把你的名字放進去,畢竟我們部門去年已經有兩個得獎者。所以,我不只準備好參加討拍派對,還準備好要當主辦人。」

我打電話給幾個熟人,告訴他們我準備要離職。其中一位說:「在你做決定前,我要你去找雷蒙•麥恩斯(Raymond Mines)談談。就幫我個忙,跟他見個面。」

雷蒙•麥恩斯是麥當勞的區域主管,他負責橫跨華盛頓到密西根的八個州,也是公司裡兩大非裔美國人領導人之一。他來自俄亥俄州,是個非常粗野的人。我和這位兄弟見面時,他問:「你為什麼要離開?」我說:「很明顯,麥當勞還沒準備好接納我,他們還沒有準備好接受我能帶來的影響。」然後,他一針見血指出:「所以你打算離職是因為你沒有得獎。」他接著說:「品管小組想用你,他們願意提拔你,你為什麼不去幫他們工作?」最後他補充:「也許有一天你可以到我這來工作。」

我想,這肯定是我聽過最傲慢的評論,而且,雷蒙的話讓我相當困擾。我原本希望他同情我,但是我卻從他那裡得到了力量。這讓我十分震驚,所以我選擇接受這份工作。

《你的行為,決定你是誰》,本.霍羅維茲(Ben Horowitz) 著,楊之瑜、藍美貞譯,天下文化出版。圖/《你的行為,決定你是誰》,本.霍羅維茲(Ben Horowitz) 著,楊之瑜、藍美貞譯,天下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
種族歧視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