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擊退「抗藥性」 打敗「超級細菌」

我們必須面對的真相
文 / 李悅華    
2020-11-23
瀏覽數 46,650+
擊退「抗藥性」 打敗「超級細菌」
圖/輝瑞大藥廠台灣區總裁葉素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早在2014年,提出「金磚四國」理論的前任高盛集團主管、英國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Jim O'Neill)便曾在研究中指出,抗藥性問題將在2050年躍居全球死因首位,每年奪走1,000萬人生命,比癌症致死的數字還可觀!六年以來,正視這項議題的急迫性有增無減,為避免「今日不採取行動,明日則無藥可治」的窘境,我們必須重新省思抗生素對整個世界的意義。

「回顧起來,抗生素雖然早在1928年就被科學家弗萊明(Alexander Fleming)發現,但真正普及運用,還是得溯及1940年代。」輝瑞大藥廠台灣區總裁葉素秋解釋,當時二戰士兵,常因一點小傷口未妥善治療而喪命,不過抗生素興起後,有效對抗了細菌,將致死率大幅降低96%,也從此改變了全球醫療的面貌。

當時的輝瑞,即是率先投入抗生素研製的先驅,拯救了戰場上多達二十多萬人的寶貴生命;因此輝瑞雖有超過一百五十年的悠久歷史,但後來急速起飛、躍身國際級藥廠,正是與抗生素分不開關係。

「藥物研發,最早可能是0到1的偶然,但要真正幫助到更多人,更需藥廠從1到N的努力,將藥物商品化並擴大產能,才能讓更多人受惠。」葉素秋比喻。

在這將近八十年的發展歷程中,輝瑞陸續推出了八十多種抗生素,每年治療了四千多萬病人。光在台灣,就有15種輝瑞抗生素,以因應各種狀況的需求,其中包含緊急情況的救治。每年可救治高達一百萬名病患。

抗藥性興起 讓抗生素利弊互見 

台灣感染管制學會理事長張峰義。圖/台灣感染管制學會理事長張峰義。

但是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這種曾經造福全世界的藥物,也逐漸成為一柄利弊互見的雙面刃。

曾任疾病管制署署長、目前擔任社團法人台灣感染管制學會理事長的張峰義便回溯,在抗生素長達八十年的普及化過程中,1990年代成為關鍵分水嶺。

在此之前,抗生素的抗藥性問題還不嚴重,但是接下來的三十年,情況急轉直下。

「這跟醫療普及化息息相關,過往只要有傷口,就用抗生素,侵入性的醫療手術也不斷大幅增加。」張峰義分析,愈來愈頻繁以手術治療病痛,使得抗生素的使用節節上升,門診如此,住院診治亦然。

在如此廣泛使用下,開始物極必反,演化的循環逐一登場,愈來愈強悍的細菌,出現了令人驚愕的反撲。

所謂的抗藥性,就是細菌由演化而產生的反撲現象;而新聞媒體不時出現的「超級細菌」,正是這種抗藥性演化的極致表現。

 「抗生素原本是醫師診療的重要武器,使用得好,對病人確實很有幫助,」但是張峰義也坦言,因頻繁使用抗生素而產生的抗藥性問題,已惡化至全球危機地步,不再只是危言聳聽,無論世界衛生組織,或是已開發國家,無不嚴正以待,台灣也需正視這個迫在眼前的挑戰。

打擊超級細菌 精準治療成關鍵

每個地方,活躍的細菌不一樣,各地菌株,也都會有不同演進,在抗藥性問題愈形嚴峻之際,如何打擊「百毒不侵」的「超級細菌」,更是關鍵。

葉素秋便感性回顧,自己在陪伴父親走過最後的人生旅程時,親眼見證加護病房特別容易產生多重抗藥性菌株的可怕。「眼看隔壁病床紛紛掛上MDRO(多重抗藥性菌株)黃牌,心裡就很希望醫師儘快找出細菌根源,更精準治療。」

而精準治療,正是對抗「超級細菌」與抗生素抗藥性的重要關鍵。

「現在一定要特別注重『抗生素管理』這觀念,因為抗生素的使用,也需被妥善『管理』!」張峰義呼籲,一般民眾對於抗生素,不能再心懷「有病治病,無病強身」的錯誤觀念,而醫界則必須建立正確、精準、迅速使用抗生素的機制。

「現代醫療可用很多方法減少或預防感染,不能再如同過去隨意使用廣效抗生素,在選擇上必須更精準到位,快速掌握細菌與感染狀態,」張峰義認為,投藥想正中紅心,累積大量診斷經驗成為必然,才能建立精準判斷。

不只醫界嚴陣以待,藥界也很關注抗藥性的發展。

「這就很像『打怪』,細菌在不斷進化,輝瑞也一直努力跟進,我們發展出ATLAS平台,協助全球對抗這個危機,」葉素秋解釋,Atlas原是希臘神話人物,肩上扛著宇宙的重責,輝瑞以這位「擎天神」為名,發展完善的串聯機制,藉由與全球一百多國大型醫療院所合作收集監測菌株抗藥性,即時監測細菌黴菌抗藥性的消長狀況。

抗生素全球普及 得來卻全是功夫

當某地區的抗藥性開始出現惡化徵兆,就要立即採取行動,否則一旦細菌演化出超級抗藥性,將使看似平凡的小病,也變得無藥可醫。

「我們用ATLAS即時更新的大數據,監控正在興起的細菌,並將資料分享給全球醫護人員,達到預警、超前佈署的效果,也真正符合實際需求。」

葉素秋表示,藥廠雖有業務壓力,但抗生素愈賣愈多,她心裡反倒愈擔心。「抗生素倘若用得不正確,抗藥性就會產生,」因此輝瑞深懷使命,希望在業務與病人福祉間找出平衡,並讓所有醫護人員及一般大眾都意識到抗藥性問題的嚴重,遏止狀況再惡化。

你可能不知道,台灣在抗生素產製上,其實亦小有成就。有一款輝瑞抗生素,全球僅在義大利跟台灣生產,持續出口供應鄰近的亞洲市場與拉丁美洲,讓台灣意外在全球抗生素版圖佔有一席之地。

「抗生素產線對品質要求高,製程也很困難,」葉素秋指出,無論生產線的管控、廢棄物的排放,都需特別用心,任何一點小瑕疵都可能帶來嚴重後果,因此對藥業來說,如何生產高品質、又兼顧安全性的抗生素,始終是個挑戰,投資總是居高不下。

儘管如此,在抗生素普及的八十多年來,輝瑞依然持續投入研發資源;近期輝瑞便宣布聯合同業,籌組10億美元基金,再度加碼投入新型抗生素研發,為扭轉抗生素的抗藥性難題,再盡一份心力。

※欲了解更多抗生素抗藥性資訊,歡迎上pfizer bug bus網站查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技醫藥藥廠藥品生物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