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林薇不怕以小搏大:捍衛對的事

00世代怎麼說:政治觀〉「Taiwan Can Help」影片,21歲女生勇嗆譚德塞
文 / 謝明彧    攝影 / 張智傑
2020-10-27
瀏覽數 15,000+
林薇不怕以小搏大:捍衛對的事
圖/林薇目前就讀英國愛丁堡大學。張智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說到今年最受國際矚目的00世代,就非林薇莫屬。才21歲的她,面對世衛祕書長譚德塞的謬論,製作影片反擊,並造成全球網友廣大迴響。林薇說:只要經過思考,一定堅持捍衛對的事情!

9月中,第58屆十大傑出青年當選記者會上,出現一張非常年輕的面孔:今年21歲、還在念大學的林薇。

或許你對這個名字沒印象,但應該記得今年4月初,WHO祕書長譚德塞公開點名台灣對他人身攻擊,一位留學英國的台灣女生Vivi Lin,在社群媒體用四分鐘影片《Taiwan Can Help》,替台灣發聲,引發廣大迴響,那就是林薇。

「我從沒想過那支影片會有這麼多人看,只是很單純地認為譚德塞說的不對,覺得有責任要站出來幫台灣說清楚,」林薇回憶當初拍攝那支影片,動機非常單純,「既然知道那是錯的,就無法當作沒看到。」

從小鍛鍊獨立思考,養成為自己負責的態度

這種「不怕以小搏大」「對的事就去做」的信念,來自家庭教育,「爸媽從小就訓練我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他們對我的人生指示,大概只占我所有決定的20%以下,」林薇笑著說。

從小成績單拿回家,爸媽都「只簽名,不看分數」。他們並非放任不管,而是花時間討論為什麼要學習?該如何學習?引導她的思考和自發動機,只堅持「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功課不是為爸媽而讀;分數是自己的責任。

當然,選擇後如果遭遇困難,林薇隨時可以找爸媽討論,有需求也會在能力範圍內支援,前提是「這是你自己深思熟慮後的選擇」。

她發現,爸媽很早就幫她建立「屬於自己認可的價值判斷」,而且這個判斷是合理、有邏輯的,「既然我已經思考過、並認為是正確的,就願意堅持、捍衛我覺得對的事情!」

除了鍛鍊自我價值判斷,爸媽從小給林薇另一個身教,是「不把小孩當作不懂事」。

林薇爸爸也曾是社運青年,小時候的林薇,就多次跟著爸爸一起參與遊行。

「小時候根本不知道那是幹什麼,只是看到爸爸要去、就跟著去,」林薇回憶,爸爸從來不阻止她,也不把她當作「啥都不懂的小孩」,反而會在路上說明上街頭的原因,把議題的來龍去脈一一闡述。

開放討論社會議題,鼓勵勇敢說出自己聲音

爸爸從來不用「你年紀太小還不懂」「大人的事小孩不要管」阻止林薇理解世界,而是把她當成大人,解說這個社會有哪些不公不義,為什麼需要改變,並鼓勵她說出自己的想法。

這賦予了林薇另一種人格特質:不因為自己的年紀或身分限制,就覺得沒資格發言。

以前爸爸暑期到大學進修時,曾帶著林薇一起上課、旁聽。有回教授問了一個問題,林薇發現自己知道答案,但全場卻沒人舉手,她問爸爸:「我可以回答嗎?」爸爸直說:「當然可以!」

當她舉起小手時,連教授都嚇了一跳,而當她說出正確答案,更讓全場刮目相看,「這給我很深的印象,就算只是個小小孩,但說出自己的意見,並不是不可以的事。」

對的事就堅持,小四就挺身幫同學爭權益

這種捍衛價值、不怕權威的個性,讓林薇小學時就跳出來幫同學爭權益。

小四時,她被選為校際科展製作成員,某天發現,普通班竟然不能參加校外科展,學校根本不給名額。

於是,林薇跳出來,找上教務處抗議。當時教務處的老師覺得,這小孩莫名其妙,乖乖做實驗、寫海報就好,幹嘛找事?但林薇就是覺得「這樣不對」!

在她鍥而不捨地「吵鬧」下,學校最後真的讓步了。校外科展雖然還是讓資優班學生代表,但普通班也能開始參加校內競賽,啟動公平競爭的第一步。

「我已經發現體制有問題,就不可能視而不見。」

小時候,爸爸曾提到「成功不必在我」觀念:「你覺得『成功創造改變』比較重要?還是『這個改變成真』比較重要?」

林薇在沉思後,選擇後者,「如果制度、權威造成不公,那我就盡力去追求改變,至於我在這過程中的角色多大多小?那不重要。」

面對強國壓制,串連他國留學生一起發聲

高二時,林薇爭取到有「全球最國際化高中」之稱的世界聯合學院(United World College,UWC)荷蘭校區就讀機會,成為該校第一位台灣學生。林薇(右下)就讀世界聯合學院的經歷,讓她體會爭取世界友 人支持的重要。圖/林薇(右下)就讀世界聯合學院的經歷,讓她體會爭取世界友 人支持的重要。

那裡聚集了各國學生,但林薇挫折地發現,居然沒有任何人知道台灣。

「既然是唯一的台灣代表,當然要幫忙宣傳台灣,」入學後,她想盡辦法到處認識人,開口第一句自我介紹就是「I'm Vivi from Taiwan」,並主動舉辦介紹台灣的工作坊,只要兩人以上參加就舉辦;還在校內做主題策展,向大家介紹台灣文化。

然而,某次校內活動中,各國學生都可以擺攤介紹自己,想成立台灣攤位的林薇,卻遭到中國留學生的強烈阻擋,甚至一狀告上校方。

面對這樣的惡意,林薇不僅「打死不退」,還開始構思如何爭取支持。

她先採用邏輯攻勢,和校方表示台灣與中國,就如同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關係,「如果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可以個別設攤,為什麼台灣不行?」

接著,她尋找台灣的正面議題,以和其他學生產生共鳴,藉此吸引對方的支援與結盟,例如用社會運動議題,讓香港學生和林薇站在一起,再用同志平權成果,吸引同樣支持的歐洲和美國同學。

「我發現,與其憤怒罵街,最好的方式其實是找盟友,讓更多人站在我這邊,」而結盟最好的方式,就是找出雙方的共通點。

最後,林薇不只成功保住那次的台灣攤位,從此更讓台灣成為世界聯合學院的固定參展陣容。這次經驗讓她深深體會,不用因為反對力量很強就退縮,更不要覺得自己力量小,「就算一個人,還是能創造改變!」

這也是她為何會在譚德塞公開攻擊台灣時,決定跳出來拍片反擊的緣故,她並未預期影片暴紅,更不是要對外強調「Taiwan NO.1」,而是告訴大家,譚德賽哪裡錯了、台灣又可以怎麼幫助大家,「找到台灣和別人一起合作的地方,就能讓大家看見台灣,也能創造共鳴。」

 「沒跨出去以前,不必自我設限或自我審查」,林薇相信自己的力量,也相信每個人都可以創造影響,不管是國際情勢、社會議題、還是為台灣發聲。

如何看00世代/台北藝術大學教授、「探照文化」創辦人 李明璁 
尋找屬於自己的英雄,甚至變成英雄台北藝術大學教授李明璁。圖/台北藝術大學教授李明璁。 
台灣年輕世代、尤其是00世代,從2014年太陽花學運後,愈來愈常參與各種社會與政治議題,從網路上的表態、社群上的串連,到實際走上街頭、發起反抗運動,甚至投入選舉,這也讓許多年長世代,對年輕一輩貼上「不懂來亂」「政黨打手」「都是被XX洗腦」等負面標籤。
會有這種觀點,主要來自兩個層面:一是「小孩子被教壞」,部分年長有權者透過貶抑年輕世代獨立判斷的能力,質疑年輕世代對議題立論的合理性與正確性,來壓抑不同意見。 二是「對理性的不信任」,有些人,當發現對方說的其實合理,無法有效反駁下,偷渡「年齡」「階級」「性別」「學歷」「經歷」等權力落差,做「假客觀、真歧視」。
這件事不只發生在年輕與年長世代,只要是權力與勢力不對等的雙方,都會發生,例如兩岸或國家間。 而我們看到,00世代對於這些傳統力量的反擊,也走向兩種不同模式: 一是「超越對方、證明自己」,例如透過完整的思辨、論證,向大眾說明,自己的觀點其實更切實,甚至證明自己與上一輩的觀念差異,源自已經超越了對方的局限。並透過直接訴諸大眾的各種運動,來爭取社會認同。
二是「承認現實、但不上心」,例如面對長輩的批評,以一種「擺爛」的無所謂態度回擊,「我就爛,又怎樣?」「我就沒有,但也無妨。」 這種態度,在現今多元的社會中,有時候反而更受歡迎、顯得更酷,年輕世代直接跳過年長一輩在意的問題,用無所謂來向對方宣示「我滿足與接受自己的現狀,才不追隨你定義的成功」。
這點,正是00世代對政治與社會議題的特點,他們尋找的,是獨立思考後的自我價值選擇。 他們依然想要擁有典範(role model),但不是傳統中的英雄或英雌(Hero∕Heroine),而是重要領域中能發揮影響力的KOL,透過不同領域新代表,嘗試不一樣的新可能。  所以,00世代對各種政治立場與政治人物,他們不輕易相信,但也沒有不相信,而是在各種嘗試、觀察、游牧中,尋找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以及可以追隨的人,甚至變成那一個人。

本文出自 2020 / 11 月號

00世代

數位專題
年輕學者養成計畫-夢想無框方程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海外人才2019新型冠狀病毒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