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網友狂推「全台最豪華大學宿舍」,逢甲為何讓人想重讀大學?

文 / 謝明彧    攝影 / 蘇義傑
2020-09-24
瀏覽數 36,400+
網友狂推「全台最豪華大學宿舍」,逢甲為何讓人想重讀大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網友狂推的「全台最豪華大學宿舍冠軍」,逢甲大學福星宿舍為何堪比五星級飯店、共享辦公室?

上週一(9/14)全台大學正式開學,對大一新生來說,除了上課模式從固定教室到跑堂選課這個大轉變外,很多人另一個全新體驗,就是離開習慣的家,開始「宿舍生活」。

九月上旬,臉書上就出現一則引發熱議的「#大學豪華宿舍特輯」,以星等為不同大學宿舍排名,看哪間大學的宿舍最吸引人。這則討論引發超過1700則留言,近4000次轉發,而眾人齊推的最豪華宿舍,就是「逢甲大學」!


逢甲大學最新的福星宿舍,一掃許多人印象中「狹窄、擁擠、單調、無隱私」的大學宿舍概念,木質的無印良品風,搭配設計師質感桌椅,除了冷氣,有些房間內甚至有小客廳,且配置了四人沙發、六人餐桌、甚至樓中樓迴轉梯下的休憩小空間,宿舍一樓的交誼廳,巨大木質長桌與通透採光,更宛如當今熱門的共享辦公室。

五星宿舍不是拚豪華,而是回歸「未來大學教育是什麼?」

網友看完,讚嘆「根本五星級飯店」,還有人笑說「真想重新再讀一次大學」,甚至引來許多「苦過來」的其他學校校友,「這是要寵壞媽寶嗎?」

「我們的目的不是要蓋豪宿、比門面,重點是提供『課間停留空間』,」逢甲大學校長李秉乾在專訪中特別強調,在討論宿舍豪不豪華之前,更重要的思考是「未來大學學習到底會是怎樣?」

逢甲大學校長李秉乾。蘇義傑攝圖/逢甲大學校長李秉乾。蘇義傑攝

「如果我們都知道,學習不再只發生在課堂、不只侷限課本背誦,那學生下課後,他們要去哪裡討論、交流?」李秉乾問,學校不提供空間,學生就只能去麥當勞、星巴克、便利商店的座位區耗一下午,「既然如此,那我們為什麼不把空間還給學生,提供他們在課間,有個舒適方便的停留去處?」

李秉乾進一步解釋,大學教育已經從過去的課本背誦,不斷走向跨領域、專題化、實做化,學生需要的學習空間,不再是過去那種「一個人在圖書館的一個安靜座位」,而是「一群人可以自由討論、說話、分享、上網的場域」,但這個需求,過去的學校建築是很難滿足的。

李秉乾強調,過去把大學視為「殿堂」,只以「教學」來思考建築設計,傳統大學建築空間,主要規劃就是教室、實驗室、辦公室、圖書館,都是「使用目的性很強」,完全都是為老師和行政人員服務而已。

逢甲大學打破舊校舍空間思惟,轉為更開放式的空間。圖/逢甲大學打破舊校舍空間思惟,轉為更開放式的空間。

就連宿舍設計,也只是「能夠睡覺」就好,所以空間狹窄、桌椅擁擠,也造成學生離開教室後,如果還想要繼續和同學討論、交流,其實沒有什麼「不用錢、舒適又方便」的地方可去。

雖說很多學生要討論專題,會選擇去速食店、平價咖啡廳或便利商店座位區,但那些場地人來人往、環境吵雜、也常沒有插座或Wifi;如果要去設備好一點的咖啡廳,一杯上百塊的咖啡,對學生來說也是一筆負擔。

「學生一天在『課堂』可能只有三到五小時,但『課間』時間可能長達10小時,他們要到哪裡去?」李秉乾開玩笑,總不能要逢甲學生沒課時,就只能一直逛夜市吧?

破除校舍只是上課用的舊思惟,讓學生隨時輕鬆逗留

「宿舍不應該只是『鴿籠』,」李秉乾強調,學生在校四年,扣除上課在教室,有將近1.5萬個小時「課間」,既然如此,大學當然有義務打造好的環境。

這正是逢甲大學近年大舉改裝宿舍、校舍、圖書館等場域的主要理由,由校內建築系老師參與,加上訪談學生需求後,共通特點就是打造各種「可以幾個人一起坐下來討論的小型討論區」,滿足學生「課間方便的停留處」,散落在各教學大樓、圖書館、行政大樓,不一定是正規的會議室,也可以只是兩人對座的小沙發、四~六人的木餐桌,或是組合式桌椅,可以隨需要拼成方桌、長桌或圓桌。

逢甲大學近年將校舍與宿舍改裝為適合聚會、討論的空間。圖/逢甲大學近年將校舍與宿舍改裝為適合聚會、討論的空間。

宿舍房間也打破過去常見「床在上、桌在下」的「一人一桌一床一櫃」模式,設計成連在一起的長桌,並拉大室內走道空間,還設有小冰箱,就是方便大家隨時可以椅子拉一拉,聚在一起討論、聊天、交流。

目前規劃,大一新生100%都有宿舍可住,大二~大四則可以隨時在校停留,讓學生可以大量自由使用學校硬體。

李秉乾說,以前的台灣,校園再大,校舍配置只能稱為「大學樓」,學生都只在樓與樓之間移動而已;逢甲的目標是透過這些開放場域,讓學生隨時可以待上一整天,成為真正的「大學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學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