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拉近人臉辨識與善的距離

研華執行董事何春盛╳訊連董事長黃肇雄,對談AI倫理難題
文 / 邱莉燕    攝影 / 張智傑
2020-08-27
瀏覽數 6,250+
拉近人臉辨識與善的距離
《遠見》邀請研華科技執行董事何春盛(左)與訊連科技董事長黃肇雄(中)對談,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所長詹文男(右)擔任主持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AI(人工智慧),毫無疑問,是當今最尖端的科技之一,而人臉辨識,正是其中既迷人且可廣泛應用的技術。

從機場自動通關、手機解鎖到行車安全……各種應用不僅紙上談兵,甚至已到出貨水準了。

因此,Google、臉書(Facebook)、微軟(Microsoft)、IBM等科技公司早已投入,中國大陸的BAT互聯網三巨頭(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也從未袖手旁觀,刷臉支付、治安偵防、AI面試等,成為人工智慧發展最具規模且普及度高的科技。

曾有人說台灣不適合做AI,但在疫情蔓延時,台灣在地開發的臉部辨識引擎FaceMe,相繼被先進國家公司,包括美國Municipal Parking Services、日本NTT DATA、Bitkey等採納,代表台灣研發能量的底蘊深厚,沒有在這項關鍵技術的發展中缺席。

訊連開發的FaceMe,在美國NIST排行中,與國際巨頭並列為全球頂尖團隊。最「炸」的兩項全新功能,一能偵測出人臉上是否確實配戴口罩,二是在戴上口罩後,仍能進行人臉辨識。此外,還能探知喜怒哀樂等情緒。

世界工業電腦龍頭製造商研華,特地與訊連結盟,打造智慧物聯網,在零售、交通及建築等應用領域,進行訪客管理及數據分析。

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這項象徵時代趨勢的技術,許多原本投入的公司卻在今年喊卡,先是IBM宣布退出人臉辨識領域,亞馬遜(Amazon)與微軟相繼暫停提供相關服務給美國警方,聲稱目的是維護人權及倫理道德。

事件的演變足以令人深思:發展AI的目的之一,是代替人類完成各種工作。當AI讓公共安全與個人隱私之間的那條線變得模糊,人類該怎麼抉擇與分辨?

《遠見雜誌》邀請研華科技執行董事何春盛與訊連科技董事長黃肇雄就此展開對談,並委託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所長詹文男擔任主持人。

一次次言語交鋒中體現的,不僅是新趨勢與新商機,更傳達出決定未來的不是人工智慧,而是人類如何管理和應用人工智慧,以及在AI面前,人類的欲望、道德和行為將如何取得平衡。

人工智慧不是洪水猛獸,更像是人類的一面鏡子。它照出我們是誰,以及我們身上的未解之謎。

AI給你一雙火眼金睛〉刷臉立判年齡,精準行銷

詹文男問(以下簡稱問):兩位能談談在人臉辨識的初體驗嗎?

何春盛答(以下簡稱何):六年前,研華第一次在展示間安裝人臉識別軟體,據說可以認出年齡。

我忐忑不安站上去,結果72歲。但我那時60歲,工程師緊張兮兮把光調了一下,又變成50幾歲,從此我對人臉辨識就沒信賴感。

直到最近,碰到訊連的黃董才改觀,他用了研華最新內含邊緣運算的硬體,加上非常厲害的演算法,推出了人臉識別軟體,聽說還可以認出人是不是很生氣。

黃肇雄答(以下簡稱黃):訊連做人臉辨識十年了,不是用AI,而是用DSP數位訊號處理,兩、三年前開始聽到大量的中國故事,比如刷臉就不用拿現金付錢等。

我算是人臉辨識的半個專家,就請研發團隊以AI的技術來做人臉辨識。

幾個月後,他們說做好了一半,我親自測試,被準確度嚇一跳,看到AI人臉辨識的威力,真的突飛猛進,也明瞭人臉辨識就此進入新篇章。所以,就跟研發團隊說,就是這個技術了,一定要全力投入。

問:人臉辨識的應用,有時令人意想不到,日本有公司聲稱能「牛」臉辨識,辨識牛有沒有吃好睡好,未來若進展到狗臉辨識,可能更不得了。人臉辨識將來會有更驚人的進展嗎?

黃:人臉辨識是一個Next Big Thing(下一階段的大事),它不僅重要,還是非常大的技術。

因為新冠肺炎,大家每次進電梯就拿筆或傘去按樓層,不大敢用手。訊連一個電梯製造商客戶,在高檔公寓用上人臉辨識,住客一走進電梯,電梯一辨識到住客,立刻就知道他住幾樓,連按都不用按。

另一個客戶是做醫院的智慧藥箱,因為醫院有很多管制藥,像是嗎啡,獲授權的護士的臉靠近時,藥箱才能打開,以保障藥品安全。

日本NEC也把訊連的人臉辨識用到筆電裡。如果是阿公阿媽來搜索餐廳,電腦辨識出來,網頁立刻冒出適合長輩看的廣告,要是辨識是兒子,就給球拍、球棒的廣告,女兒就是包包。如此一來,精準行銷很容易變成三、四倍的回收。

軟硬體合攻認臉商機〉做好90%,10%落地完成

問:你們一位是硬體大佬,一位是軟體專家,你們覺得,人臉辨識在軟硬體分別的商機如何?

何:人臉識別不外乎兩件事重要,計算機的運算力和軟體的演算法。隨著數據量愈來愈多,全放雲端的話,雲端也會塞車,邊緣運算因此順勢崛起,將會帶動大量硬體的需求。

全世界有80%的伺服器是台灣製造,雲端裡面都是伺服器,而有60~70%的工業電腦大量用在邊緣運算,也是台灣廠商做的,其中,研華占了近35%,所以會帶動台灣硬體產業的發展。

根據國際一份報告,AI的經濟影響力,有38%的價值在於硬體,14%的價值在軟體,另外有48%在應用。

全世界大概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這麼厲害,生產如此值得信賴的伺服器、工業電腦、邊緣運算。台灣下一個要發展的,真的就是軟體,因為沒有軟體,我們的硬體常是幫人家作嫁。

黃:台灣若真的軟硬聯手,應是強強聯手,沒有什麼敵人的了。

像訊連與研華這次的聯手是萬事俱備,硬體完備,成本控制好了,軟體也做到相當準確。在個人家裡、辦公大樓內部的應用,目前也沒問題。

何:我們應該避開直接做一個Total solution(完整解決方案)。因為台灣本身是一個小的內部市場,在自己的家園做Total solution合適,然後進軍全球市場。

但不要忘記,全世界有這麼多國家,文化、宗教、語言和價值觀都不盡相同,所以不要把全部的東西都做完,而是應該做一個application ready(應用方案就緒)的產品,也就是把90%的功能做好,其餘10%,到了落地的國家再去完成。

這樣一來,首先,你不會遇到牴觸,當地國家願意跟你合作,因為同時也創造了它的價值,我們就可以順利把產品賣出去。

問:分享個笑話,古時候,皇帝微服出巡,看到美女太漂亮,就帶回皇宮,晚上侍寢,皇帝一看,居然不是早上的美女,因為妝卸掉了,豈不是犯了欺君之罪?

回過頭來看人臉辨識,會不會也有類似的結果?萬一人臉辨識認錯了怎麼辦?

黃:訊連做人臉辨識,常被問能不能辨別雙胞胎?我的答案是若是肉眼分辨不出來,機器當然看不出來。沒錯,人臉辨識有它的限制。

所以,利用人臉辨識,一定謹記要second check(再確認)。就像去ATM提款,為什麼不能只有提款卡,還要有密碼?這就是second check。

既然技術有局限,我們就有兩個選擇:是1萬次中會錯1次,所以都不用呢?還是1萬次裡對了9999次,出錯的那次用second check防範呢?

人臉辨識不是萬能,但我們不要把它搞成萬萬都不能。

何:我覺得不能盡信科技,科技是用來輔助人類,做一些關鍵決定的,但不能全部依靠設備去偵測。

運用科技要非常小心overkill(過度),比方說,回家明明拿鑰匙打開就能進門,卻硬要人臉識別再按指紋,這個就叫overkill。

適得其所地將科技用在關鍵的地方,也不宜到處都用,這是我的觀點。

問:近來,IBM、亞馬遜和微軟,紛紛宣布在法律完整規範以前,不讓保全和警察使用人臉辨識,兩位怎麼看?

人臉辨識與惡的距離〉勿侵犯人權、隱私、良善

何:癥結在於,人類到底願意為科技讓渡多少隱私權?

科技雖然是一個冷的東西,但對隱私權的侵犯無所不在,已完全掌握人的行蹤。

若科技應用在福國利民上,就是好事,但掌握在壞人手上,其實對社會不好,我同意要立法來限制科技使用。

我是想到保護隱私權的解方:去識別化。比方說,捷運乘客若太靠近月台,人臉辨識會發出警報提醒,去識別化,只是提示有人靠近,但不曉得是誰,人民就會比較容易接受。

黃:所有的科技都是兩面刃,像核分裂,可以拿來發電,也可以做原子彈。

舉個例子,就會理解人臉辨識如何用得恰當。若把技術應用在大巴士或客運車,司機連續開車開了五個小時,累了不小心打瞌睡,此刻響個警報,是保護人命的。

但同樣拿人臉辨識來判斷工廠作業員有沒有打瞌睡,就過分了。

科技除了造福人類,還要問三個問題,有沒有侵犯隱私?有沒有侵犯人權?有沒有侵犯人的良善?

假使老闆用人臉辨識,分析工人工作是否勤奮,緊盯到員工連一口氣都不能喘,雖然老闆沒違法,但恐怕不良善。

總之,技術永遠是中性的,要看人類怎麼使用它。

問:西班牙巴塞隆納有家戲院專演喜劇,門票20歐元,後來觀眾發現愈來愈不好笑,看的人愈來愈少,收入也愈來愈低。

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顧客覺得值得?戲院老闆想了半天,於是想到「Pay for Laugh」,就是所有觀眾免費入場,有笑才給錢,笑一次給一歐元。

但一開始做不到,誰知道哪位觀眾有沒有笑?後來發現AI能幫上忙。戲院的每張椅子上安裝面板,辨識觀眾的臉有沒有笑,最後,戲院的營收成長三成。

故事的啟發是,在什麼情況下,人臉辨識有可能在台灣大爆發?

何:台灣是第一個國家果斷撤掉高速公路收費站,用科技一次做到位的。

目前的ETC也是影像識別,識別的是車牌。我記得當初ETC推動時,還有人發動拒裝,但現在大家都裝了,因為看到效益。任何科技讓老百姓看到效益之後,自然就會接受。

任何新科技的導入,應該去思考如何讓老百姓接受,尤其是要老百姓讓渡個人的隱私權時,更要思考導入的機制。

另要弭平數位落差,人臉辨識對數位原住民沒有問題,因為他們一生下來就滑手機。對數位的移民卻很辛苦,有些移不過來。政府要解決數位落差,把落差降低以後,自然就能普及。

黃:現在的社會高齡化,常聽過很多失智老人出門後找不到家,講不出地址、不知道自己是誰。

這時候,人臉辨識就能派上用場了,如果某人家裡有失智的長輩,自願把長輩照片提供給警察單位,當警察在路上巡邏看見老人家東張西望,一問之下,發現他失智,警察拿起手機幫他照像,由於先前他的家人曾在資料庫登記他是誰、住在那裡,就能送他回家。

人臉識別要普及,法規要趕快制定。美國華盛頓州已立法通過,明確規範人臉辨識在什麼情況下可用?什麼情況下不能用?台灣應該也是這樣。

科技可以福國利民,可以害國害民,那條線就是要法規立法出來。

台灣當然可以不做人臉辨識,但這不表示別的國家也不會做。如果這是相當重要的技術,台灣落於人後,其實就是國力的傷害。

本文出自 2020 / 09 月號

台灣飆5G

數位專題
【遠見 X 財經M平方】 教你如何掌握經濟脈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AI5G產業創新法律國際產經趨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