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政大以數為據 布局國際化與跨領域

文 / 謝明彧    
2020-07-27
瀏覽數 20,350+
政大以數為據 布局國際化與跨領域
政大校務研究辦公室主任洪福聲表示,任何變革都需要數據做為證據,才能說服所有人轉型是必要且合理。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身為人文社科類大學翹楚,政大近年卻逐漸被台師大超車。為此,政大積極導入校務相關大數據,找出差異化、未來發展重點項目,推動全校變革。

兩年前剛歡度90週年校慶的政治大學,向來是眾眼中人文社科類大學的翹楚,然而,攤開國際排名、學術成就、產學合作、學校經費等各種大學排名指標,卻又不免令人納悶:「ㄟ!政大居然不是人文社科大學的榜首?」

近年來,台師大不管在論文總數、師均論文數、抑或論文國際影響力等,都已超越政大,國家圖書館每年公布的學術資源影響力報告,台師大也已名列全台前三。產學合作金額更以10.7億元,遙遙領先政大的2.6億元;連全校總經費,政大也少了台師大16億元。

「我堅信,政大還是台灣最佳人文社科大學,但有些地方走得有點太慢、太封閉了,」一提到被超越,政大校長郭明政感嘆,政大有非常好的傳統和資源,「必須重新盤點自身優勢,找出強項、重點投入。」

政大校務研究辦公室主任洪福聲說,這正是為何教育部近年會要求各校成立校務研究單位,蒐集、整理與分析各項校務相關大數據的主因。透過數據,學校不只能看自己的強項,更可以明確比對同等級學校,找出自身特點與競爭優勢。

更重要的是,有了數據做為證據,才有辦法客觀檢視學校在整體高教競爭地圖上的位置,並據此作為爭取補助、競爭資源的依據。

「這是一所學校要進行重定位、設定變革最需要的證據力,」洪福聲認為,也是說服大家放下過去的自以為、真誠面對變革的關鍵。

助力1〉分析數據,找出差異化優勢

洪福聲指出,對比於同級人文社科與綜合性大學後,政大的強項是國際化與跨領域。

以國際化來說,政大的國際交流學生人數是全國第二,若換算成學生人均,更是全國第一。外籍專任教師人數排全國第二,國際學生人數全國前五、跨國學位的合作校數全國第七。

洪福聲表示,這只是國際師生交流數字,如果再納入外交、外語等泛國際化的學科領域,政大不管在師資專業、校友影響力與學生人數,都數一數二的,「國際化絕對是政大領先全國的重量級優勢。」

而跨領域部分,「政大是國內人文社科大學中,院科系所最完整的大學,」郭明政說,像台師大就少了法學院,而某些師範轉型的大學還是以教育為主,政大在文法商三大領域,不論學院規模、發展歷史、校友人數等,皆名列前茅,甚至許多比較特殊的語言學系,例如,阿語、土語、俄語、德語等,國立大學也是只有政大有,在推動跨領域時,「系所愈完整、愈獨家,就愈有優勢。」

洪福聲強調,大數據治校的時代來臨,未來數據應用將更從校務行政出發,不再從老師個人議題研究出發,「從整體凸顯政大特色,才能創造最大數據效益。」

助力2〉挪移資源時,平息系所疑慮

確立了兩大未來政大差異化優勢所在,怎麼把目標化為實際做法,也就考驗每個因此在其中可能受影響的系所和師生,而要推動創新、平息疑慮,靠的,依然是校務大數據的佐證。

以國際化為例,政大目前國際生人數約1500多位,依郭明政規劃,未來把政大國際生人數將拉到2000人以上,然而,教育部近年對大學招生名額總量採取嚴格控管,「如果現行制度下無法增加,甚至可以減少國內生數量、增加國際生人數。」面對跨領域,可透過每個系所招生名額的彈性調整,在總量不變下,讓熱門的科系招更多人、冷門的科系少招一些人。

洪福聲解釋,教育部規定,大學對學士班科系的招生名額,有10%的調節空間,例如,A系所原本有100個名額,但B系所近年搭上國際趨勢大熱門,校方可以將A系所挪移10個學生名額給B系。

一旦系所學生人數發生變化,師資人數也就對應會減少或增加,這正是政大在推動未來差異化優勢策略時,最容易引發反彈的地雷區,畢竟受影響的老師和系所,定會心生不滿。「這時,又得端出大數據說服,論述學校政策是有理且合理的,」洪福聲說。

譬如,大數據便顯示,某些學院的輔系或雙主修錄取率特別低,導致跨領域成效不彰,而造成低錄率取率,一是「僧多粥少」,想修的學生多,但系所名額少,二是「僧少粥多」,系所名額多,卻沒人要來。

助力3〉發現問題,落實可行解方

「數據不如預期,代表制度落實上出問題,也就找到改善的起點,」洪福聲指出,以法學院和商學院的雙輔來說,錄取率都偏低,原因在於法和商都是熱門的跨領域選項,許多外系生都想來修,但對系所來說,老師就這麼多,如果收太多學生,老師根本無法負擔,熱門系所也會抱怨:「學校要推跨領域?沒有多給我們師資員額,做不到!」

其實,若科系是當前熱門領域,任何外系生都會想來修,照理講,學校應該要系所多收學生。於是就要透過彈性調節,如果系所在基本員額外,想要增加更多師資,就要看系所是否可開出更多跨領域課程、招收更多外系生,當學生變多,學校也就會給予對應的師資員額。

在此同時,冷門科系也會擔心,「如果很少學生想來跨領域修課,那我的招生名額每年被挪10%出去給別人,未來學生人數愈來愈少,會不會被減老師?甚至科系消滅?」

「學校必須找出對應指標去消弭大家疑慮,」洪福聲說,政大鎖定「生師比」,教育部規定系所對應學生數,必須有一定的教師人數,不管大系小系,學校一定會給予足夠師資,保障學生修課品質,「系所不用擔心『被消滅』的問題。」

這也是為何政大今年在某些系所疑慮中,依然強力推動「員額分配新制」,就是著眼未來,希望用制度去提升多元學習環境。

透過大數據,讓系所知道,想要取得更多資源,就必須對應學校未來發展重點項目前進,「一拉一推,就算過程可能需要適應,依然帶動大家往前,」洪福聲說。

多元學習、跨領域、國際化等美好的高教願景與口號,其實都需要數據佐證,並落實成為制度。

洪福聲解釋,學校必須先用大數據評比自己與對手表現,找出重點發展指標;再設定對應的制度與資源移轉做成執行配套,並用數據做說服證據與成效追蹤。

最後,才有機會讓各個系所動起來、真的做出改變,「人性通常不會想改變,看到、知道,並不等於做得到,唯有學校拿出數據做證據,才有機會讓校務變革成為可能。」

政治大學大數據治校策略。圖/政治大學大數據治校策略。

本文出自 2020 / 08 月號

共生新台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數據大學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