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永遠的外交才子錢復 私房御人、育人術

文 / 李國盛    攝影 / 陳之俊
2020-05-28
瀏覽數 30,850+
永遠的外交才子錢復 私房御人、育人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一個崇尚把話說滿、說盡,傷人利己而不惜的年代,錢復立下的為人處世標竿,他日或成絕響。這跟他喜歡交朋友的性格有關,也跟他的家教和職業訓練有關。

他的記憶力是有名的,幾十年見證的歷史事件人事物細瑣數來,一一清晰復現。辦公室總是堆滿了剪報、檔案、個人紀錄和手札,花了15年撰寫的「回憶錄卷三」近日終於出版,這位永遠的外交才子,希望對每一事件、每一細節,事情的經緯,都能正確掌握,然後,「顧及朋友的立場」,筆下不帶私人情緒。

歷經台灣史上四位總統的拔擢,在外交部長和駐美代表加起來11年任內,主掌台灣對外關係,特別是駐美五年半任內,被美國政壇推許為「新型工業化和民主化的中華民國社會象徵」。外交之外,他歷任經建會主委、國民大會議長以及監察院長,都取得極高的評價,顯見在交友之外,他更熟稔「御人」與「育人」。

在回憶錄卷三出版之際,他特別撥冗接受《遠見》獨家專訪。堅持「不在其位,不論其政」的他,暢談外交工作和交友的心得,他認為,台灣要廣交全世界朋友,花時間慢慢培養基礎,對於台灣的外交和國際視野,這是無比重要的工作。

以下,我們以第一人稱整理訪談內容。

外交工作有很多跟其他工作共通的層面,經常有人問我,怎麼在外交和其他工作上取得成功呢?我說,你要有誠信,你要會交朋友。

在外交場合,彼此喝一杯酒、打高爾夫、網球,都是必須的。甚至為了結交朋友,男性一起進洗手間也都可以。重點是,一定要花時間讓對方知道,你是一個有信用的、誠實的人,這個時候對方就會分享他的inner secret(內部看法),然後,你就拿來跟自己的範圍對照,在談判上,兩邊哪些需求可以吻合。第二天,就先從雙方吻合的先談,差不多好了,就可以先簽協定。

我常講外交人員最大的成功,就是朋友多,怎麼知道一個人有朋友?你跟他參加宴會,周圍圍了很多人的那個,就是成功的。我審核部屬就是拿這個標準,每當舉辦國慶酒會快結束的時候,我就去看同仁,絕大多數都是一群朋友在聊天,少數同仁沒有朋友在角落,我就知道這個人或許不適合外交工作。

交友之道,誠信優先

1985年,我擔任駐美代表期間,有一天去參加菲利浦美術館的活動,那是一個非常正式的場合,掛滿當代作品的美術館廳堂中間有個椅子,坐了一對慈眉善目的日本夫婦。當時,我想到,才剛在報上讀到新任日本駐美大使松永信雄到任的消息,我沒有看過他(畢竟,那是沒有網路的年代),但多年外交工作累積的直覺,讓我認定那對看起來剛剛來到華府的夫婦,很有可能就是他和夫人,我主動用日文打招呼。松永用日文回我,我才誠實的說:「日文我實在不行。」

一個人到新環境,對於首先伸出雙手迎接他們的朋友一定會有好感,雖然我日文不行,但隨後我們用法文聊得很愉快,我也替松永引介華府的外交圈,慢慢變成一輩子工作上和私人上的朋友。

我說,冒昧是我的特點,卻是廣交朋友不可或缺的特質。

自尼克森之後,有段時間台灣都覺得,大陸跟美國關係好的不得了。但我自己很清楚,當時我在美國做代表,美國所有上層社會funtions(酒會),中國歷來的大使,從柴澤民、章文晉,再到最後是朱啟禎,你都看不到他們。這代表他們進入不了美國主流社會,也說明了兩國真正的關係,是否真的從國際關係,進入到人與人的關係。

從這點去判斷,你就知道,即便尼克森總統或卡特總統對他們執政當時的中國駐美大使好,兩國的基本關係仍沒有改變。

目光長遠,不執著眼前利益

在美國和其他國家工作,必須要廣結善緣,我對於五年八個月在華府,最滿足的就是結交這些朋友。這些朋友到今天還是聯繫來往,外交是這樣做的,不是只就眼前的利益和談判。

2004年,我奉命前往巴拿馬,因為當年巴拿馬傳出要跟我國斷交,但我去了一趟就不斷了。我在回憶錄中有說(笑)細節,因為彼此之間,是兩、三代的交情,在這樣的交情下才能阻止。(編按:台灣與巴拿馬在2017年斷交)

我要強調,從事外交工作,是交朋友的工作,但這個交朋友的出發點不是為自己,是為國家。但從上面的故事來看,即便台灣和日本兩個國家沒有邦交,但可以交朋友到這個程度,靠的就是兩個字:誠信。

可惜的是,今天的世界領導人,從川普、普丁以下一長串,都是不守誠信標準的。人類有道德標準,道德標準就是從小父母長輩老師告訴我們,在某個範圍之內可以做任何事情,超越那個範圍就要接受處分,道德認知就是從這樣的教育開始的,知道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

有人說「你說不可以,我非要做」;有人要碰觸禁忌,最後把傳統的道德倫理打破,但打破後,卻沒有建立新的道德倫理標準,這是不道德的。幾十年來,我告訴我外交部的同事:外交官第一個守則是愛國;第二個守則就是誠信。不誠實、沒有信用的人,對方不會跟你分享inner secret。

從這點來看,外交人員及普遍的青年人訓練很重要,在了解世界的同時,也得看到「交朋友」這件事比較深的層次。但這樣的「訓練」,無疑是台灣需要的。

這次因為出版回憶錄卷三的關係,有人問我從外交、經建會、國民大會到監察院,不同性質的四個機關首長,你如何勝任?

用人唯才,絕不徇私

首先,我到任何機構,一定只帶兩個祕書,其他的人才我都就地取材,一個一個考核,好的有缺就升他。

其次,先看法規,先看terms of reference。在外交部,我是獨任制,我一個人扛,因此決斷要強。有人說我當外交部長經常罵人,但不是我喜歡罵人。曾經有同事被罵哭了,我說,「哭什麼?回去好好改進就好了。」結果不少人後來就升職了,所以才傳出被我罵過的都升官這樣的說法。其實,是因為同仁把原來的問題改善了,做好了,當然就升官。

至於經建會、國民大會和監察院,都是合議制。經建會每個委員都是部長,我只多了主委兩字,我對部長可以說用「恭敬」來形容,這樣一來,部長感覺被尊重,開會就會早早來,做出來的決議,到行政院會也不會遇到問題。

1988年,李總統找我回來接經建會的位置,我曾經長考。但如今看來,如果再選擇一次,我還是會到經建會,因為在那個位置上,可以看到國家經濟建設的全貌。

從獨任到合議,不用私人,不偏袒任何一方,就能得道多助,所以,我在四個機關都有好同事,從事後來看,任務也都順利達成。

世局變動,台灣須謹慎以對

現在,全世界都認為,我們似乎又要回到冷戰的格局。面對日益嚴峻的美中關係,從90年代當時,我就感覺這是不可避免的。

首先,美國希望中共可以走向民主制度,而中共當局眼看著蘇聯戈巴契夫制度上的改變,所謂的「重建」(Perestroika)與開放(Glasnost),說穿了就是「民主化」。

中共領導人看著當時的蘇聯,轉型成後來的俄羅斯,知道美國期待世界走向全球化,走向新秩序,這樣的方向,對於中國的後果,一定跟蘇聯一樣走向瓦解。

另外,美國要做世界盟主,但,偏偏中共跟他思想觀念不同,卻一樣蓬勃發展,取得經濟上的成功,這一點,是美國很難吞下去的。

2005年起,走向就是如此:美國發現自己愈來愈弱,大陸愈來愈強,對立愈來愈嚴重,而且勢不可免。

對於台灣來說,處於大國競爭之間本來就很難選擇,不經思考就選邊,或是所謂拉一個打一個,都不是聰明的作法。

本文出自 2020 / 06 月號

數據.紅利.階級戰

數位專題
川普VS拜登 誰將登上美國總統寶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錢復歷史外交美國
您可能會喜歡